IMG_5683_rotationsmalltag.jpg 

10/10/2009 勛。在台中豐樂雕塑公園踏青  

 

  勛的恐懼,一而再再而一的歷史重演,今天,我到了瓶頸點,無法再往上爬,也下不來,沒辦法脫身。------10/15/2009

 

  外子今天會晚歸,臨時和秀媚姐約好去鑑定要買的烤箱,由我接勛回家。進家門前,帶著孩子到社區的中庭花園,我應著他們的要求玩起躲貓貓,當鬼躲起來時想著孩子總是玩不膩躲貓貓這件事,還有他們就是會躲在我一眼就看穿或聽得到的地方。玩過三回,天色昏暗,天氣漸涼,我們回家吧!

 

  甫進門時,交待孩子自己打點的事項,便匆匆進入廚房準備晚餐,舀米,兩米杯,沖水,洗米,轉身回頭,驟然發現勛依然在客廳裡悠哉著,手拿著換下來的上衣。心急如焚,看見書包,餐袋,髒衣袋原封不動,勛卻趴在沙發上看書,我扳起臉正色提醒他,所有事情做好之後,再看書。這時,勛的老毛病又犯了。媽媽,請你陪我去廁所。我沒空,你自己去。可是,我好害怕。勛一面說,一面躁動著身體。現在不過五點多鐘,唸過咒語勇敢地往廁所方向走去。唉呀,我不敢啦!他的身體持續著,使我蠢蠢的心跟著浮躁起來。

 

  不管,請你自己去,我不希望你再這麼膽小怯懦,只不過是一段小小的路,況且,天並不怎麼暗,如果你覺得暗,也可以打開走廊的燈,或是帶著巧虎給你的勇氣包子,提起你滿滿的勇氣,去,把該作的事情早點完成。我不敢過去,我要人陪,那裡好黑,我怕會有怪獸出現。那裡根本就沒有怪獸,快點去,我現在忙著作飯,沒功夫陪你去。

 

  勛,一臉哭喪,我,一肚子火。勛趕緊找來倩當護身符,我呢?怒火中燒,完全無法思考,想找個能澆熄心火的冷卻劑,都無能為力。勛的恐懼,使我筋疲力竭,只要他感覺到恐懼,害怕,"媽媽/爸爸/妹妹,你陪我去"這句話便不絕於耳。面對日復一日未見起色的恐懼反應,即使作過許多功課,想盡辦法減輕那股毫無來由而使身體裡的腎上腺素充斥著腦漿導致勛歇斯底理的恐懼思考,我真的不勝其擾。

 

  我想坦誠的是,我不是一位完美的母親,但我想我是愛孩子的。只是,人有七情六慾,我無法鎮日整年在與孩子互動過程永遠保有好心情,至少現在就不是。我的身體和勛一樣,突然有股暴躁的腎上腺素直往我腦門衝,它控制了我的語言,凍結了我的思緒,使我成為孩子眼中的河東獅吼,不可理喻的母老虎。

 

  對不起,勛。按下電鍋開關,絲瓜山藥切塊,薑切片,挑好紅鳳菜,蒜切末,打好蛋之後,將廚房的事拋諸腦後,我走向客廳正在玩玩具的勛。空氣裡所有的動作都凝結時,我表達了對勛的歉意,勛向我點點頭,我跪立著輕輕抱著他。對不起,勛,是媽媽太過急切,希望你能早點脫離恐懼,卻忽略了你還沒準備好,還有克服恐懼是需要人陪伴這兩件事。是媽媽的不對,希望你能原諒我。嗯,我已經原諒你啦!

 

  不管什麼時候當你覺得害怕,記得來我我。這是我對勛的承諾,也是對自己的別再忽視孩子恐懼這件事的誓言。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