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為什麼汽球會破呢?」小寶抽抽噎噎的說。

  自家附近開了家水餃店,愛吃水餃的外子,尤是喜歡水餃沾上帶著黑醋香氣和勁道的醬油,一口吃進嘴裡,嗯,好吃的表情全寫在臉上。於是,我們說好晚上不開伙,散步走到那一家掛著斗大招牌,上面水餃內餡的放大照片,給人煞是鼎鼎有名的名店氣勢,以及敢登這麼大的照片應該不至於難吃的天真想法,的確吸引不少人駐足停留,接著大家的一致動作就是掏出腰包,買幾顆水餃回家嚐嚐。

  在等待外帶的空檔,外子和我帶著孩子到隔幾家店的一間專賣海產的店家逛逛,好久沒吃魚了,想買些新鮮鱈魚,作一道孩子愛吃的清蒸鱈魚。在店裡閒繞了一圈,挑了一小包裡頭裝著兩小塊冷凍鱈魚和一大包調味過的冷凍牛小排,我便趕緊催促在店裡扯開嗓門說話的孩子,走到櫃台前請叔叔結帳。或許是孩子叔叔前叔叔後的,那位結帳的年輕老闆拿了兩顆汽球,紅色的給小寶,藍色的給大寶,他們兩人喜不自勝的向叔叔道謝。

  出了店門口,走回水餃店,只見人龍沒停歇過,排在我們前頭的人群也未見散去,外子心裡犯嘀咕,再這麼等下去天都快黑了。現在又正值季節交替,早晚溫度相差很大,為了不讓孩子吹太久的風,就由外子留在現場等水餃,我牽孩子拖著步伐走回家。

  平常走這段要回家的路,其實是相當輕鬆自在的,只要孩子不要走的太遠,我都會放牛吃草的讓他們盡情探索玩樂。可是,今天這段路我和孩子卻走的比往常還要小心,還要戰戰兢兢,只因為他們手上的那兩顆汽球。

  如果這兩顆汽球是用繩子綁著,情況可能就不會那麼糟了。然而,這兩顆汽球是用類似像吸管但是又比吸管長五六倍的長管子繫著,偏偏換季時節傍晚的風又特別大,才離開水餃店走沒多遠,繫在小寶那根長管子上的汽球就應聲被風吹落了。視汽球如珍物的小寶見汽球掉落便哭天喊地的追著汽球跑,因帶養兩個小傢伙練就一身俐落功夫的我,就在汽球吹落的同時,說時遲那時快,轉身隨手抓住那顆差點飛至路上的汽球。呼~~~,我倏地鬆了口氣。

  好戲才剛開演而已,壓軸的還在後頭呢!為避免重蹈覆轍,我要孩子把鼓脹的和他們身體差不多大的汽球抱在懷裡,左右手抓著他們的左右手臂,像是玩兩人三腳的趣味活動,大家一起朝著回家的方向移動。行進當中,大寶不時唸唸有詞的說著,「我要抓住汽球,不讓它飛走。」,「怎麼還沒到家啊。」,「我好怕汽球會飛走的。」而小寶則是不吭一聲緊盯著眼前的汽球看,深怕她一不小心,汽球就會離它遠去了。我們每個人一步一趨的慢慢走回家,我不時轉頭探看後頭,期待外子的身影隨時會出現在路口的轉角處。

  就在快要抵達自家附近的小公園時,因為汽球擋住小寶前方的視線,沒看見地上的坑洞,小寶踩了空,在不知所措之餘,她跌了一跤,而手上的汽球應聲爆破了。汽球爆破的聲音之大,大到走在前頭的大寶受到驚嚇,想要轉身一探究竟時卻因為腳步不穩被石頭絆倒,他的汽球也破了。

  「哇~~~~~~,媽媽,我的汽球呢?我的汽球呢?」驚慌失措的小寶放聲大哭,一旁瞧見整個經過的警衛伯伯,透過警衛室的窗戶安慰大小寶,但是眼看就快要到家,原本期待到家之後就可以盡情把玩汽球的孩子,突然在一瞬之間,所有的興奮喜悅之情全化為烏有,教孩子怎麼聽的進任何人說的話呢?面對兩個孩子恣意妄為的大哭與歇斯底里的跳腳,無所恃從的我只有緊緊的抱著他們,安慰他們說,沒事,沒事的。

  看見孩子從驚嚇轉而慌張,最後哭著要汽球的表情,當下,我的眼淚就快奪眶而出了,但是,為了撫慰他們因為爆掉的汽球而爆開的心,只好強忍淚水,輪流抱抱大寶和小寶,拍拍他們的背,藉此提振自己心疼孩子的心。

  「媽媽,汽球怎麼了?」大寶邊擦眼淚邊說。

  「媽媽,為什麼汽球會破呢?」小寶哭著說要抱抱。

  「媽媽,我的汽球破了,波啾波啾(老鼠的叫聲),嚶~~~~」當大寶覺得心裡不舒服的時候,就會學黃金鼠的叫聲。

  「媽媽,我還要再吹一個汽球嘛!」當小寶東西不見的時候,就會要求外子和我幫她找出來。

  「孩子,沒關係的,有媽媽在,一切都會沒事的。」

  牽著孩子的手,終於可以不用像兩人三腳那樣走路,我們很快的走進警衛室,穿過中庭,來到電梯口,我們一前一後進了電梯,就在門關上的那一刻,和孩子一樣,我眼眶泛紅掉下淚來。

  我,寧願孩子和我舉步為艱的走回家,也不願意看見孩子傷心難過的模樣,現在我們三人兩手空空的相互對望,聽著大寶難過的說我怕汽球會破的輕聲,聽著小寶傷心的說要爸爸幫他再吹一個汽球的細語,聽著電梯轟轟隆隆往十二樓扶搖直上的雜音,我聽見自己的啜泣......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