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總是以自己認為對的解讀孩子的「脫序」行為,也總以理所當然的要求他們去做「對」的事。在孩子的世界中,事實上,無所謂「脫序」和「對」的事,那是「自由」與「成長」之間角力掙扎的關係。

 

  當警察對皮皮說,進兒童之家可以學很多東西,包括九九乘法。無以為懼的皮皮卻樂觀地回應,沒學過還不是過得很好,而且以後也不需要學。跳脫故事,從現實生活中檢視自己,憑自己的心意加諸在孩子身上的行為有多頻繁?雖然是未定性的孩子,時而需要督促丶甚或要求他們強迫接受,才能建立起世俗眼光的常規,也才有可能真正激發原以為是不感興致的事物從此對它開始產生學習熱忱,舉圍棋和美術就是很好的例子。

 

  然,是不是也因此剝奪了孩子大部分想做且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的時間?長襪皮皮問警察兒童之家可不可以養馬,警察推詞說不行,養猴子?也不行。冕問我,可不可以玩,不行,等下完棋;可不可以看書,不行,等畫完這張圖。

 

  有時,孩子說不懂的事,並不是不懂,只是懂的是大人看不懂或看不到的角度。當大人得不到想要的答案或回應,通常是他們不是以孩子聽得懂的方式提問,或希望能夠盡快取得簡短答案時的敷衍探詢。當警察質詢皮皮如果什麼都不懂會很丟臉時,當警察語帶威脅皮皮,要是有人問葡萄牙首都,她卻答不出來怎麼辦時,其實,警察並不懂,孩子懂的事是早已從與人事物的互動經驗中觀察,累積,且歸納出來而內化的結果,也是許多大人不懂的角度。邊倒立邊說話,努力想著葡萄牙首都到底在哪裡的皮皮回應警察說,我跟爸爸去過里斯本(皮皮的爸爸是船長,皮皮以前也跟著他航海)。

 

  而當大人始終得不到他們認為的合理或善意的回應時,為達目的,或保住自己的面子,他們最後還是淪落到採用各種手段強加在孩子身上,希望孩子妥協,逼迫他們不得不接受或低頭屈服。但,成長中的孩子是自由的,享受成長中充滿探險,想像,樂觀,和天真瀾漫的過程是他們身為小孩專有的權利。不該剝奪,不該抿滅,更不該否定,大人應該要做的,是欣賞它,讚美它,保留它,珍惜它。反之,若積累一段時日,未給予宣洩或發揮的途徑,如皮皮一樣,努力從警察手中逃去,受不了的孩子也會試圖逃離大人,追尋大人不懂的自由。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