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8107smalltag.jpg  

11/06/2009 烤箱裡跳舞的馬鈴薯片 

 

  嘟......嘟......嘟......嘟......嘟......,沒人接。還在報告?不管了,先去接小孩再說。------11/06/2009

 

  通常外子在應該致電給我的時間卻沒有致電給我,過了致電時間再打電話報告沒有致電的原因,通常橫著腸鐵著心,我是不會接受的,即使他拼命解釋當時的情況真的不允許他走出會議室或研習教室,拿起手機按下反白著"孩子的媽"的手機螢幕,在原本說好的致電時間致電通知我,不能準時返家,孩子的事或晚餐就看著辦吧!

 

  不過,今天例外,那是在我的不滿情緒準備要爆發之前,在我停在接送孩子,我和外子戲稱的,"得來速"排列隊伍上,等候手裡拖抱著每兩個星期得大包小包拎回家換洗的睡袋和牙刷杯組,孩子他蹣跚的步伐,而等在我後頭的車假裝按耐住性子,試圖以輕輕壓一下方向盤上方的突起物,表示自己在如此倉促之中,還能假裝優雅的等著孩子關上車門的那一剎那。也正好是孩子的爸回電給我的時候,這下子,不按一聲長喇叭,我是不會突然驚覺自己儼然是路上的絆腳石,而慌張失措的開上馬路,然後回家。

 

  什麼事?我問。我會晚點回家,他答。為什麼?我納悶。我得留下來接受表揚,他嗚著話筒小心翼翼的說著。多晚?半個小時吧?!不說了,我要準備上台。再見。拜拜。

 

  雖然不知接受表揚的原因,不過既然有機會上台,也為近日被許多不順遂的事給悶壞了,來件好事喘息一陣,對身心是好的,也有助於今天晚上的食慾。其實早就想好晚餐的菜色,即使外子無法趕在讓我能溫吞的走進廚房洗手做羹湯的時間裡返家,即使孩子在客廳裡鬧得天翻地覆,我還是有辦法在原定的用餐時間裡所有的菜色都能通通上桌。

 

  白飯是昨天製作"滷蛋奶油焗飯"剩的,"黑椒梅花豬"前幾天的主菜還有半盤,青菜是今天現天熱炒的蒜香波菜,有主食,主菜,青菜,就剩副菜了。說穿了,是不想讓餐桌看起來寒酸之外,也抱持著實驗的心態。對於不擅料理的馬鈴薯,頂多容易上手的如馬鈴薯沙拉和馬鈴薯濃湯,其他的料理方式我實在是敬謝不敏,如馬鈴薯薯條,薯餅之類的,要準備一大鍋的油,冒著被滾燙的油燙著的危險,與吸著符合炸出酥脆薯條或薯餅裊裊上升的煙,突然在抵達抽風機口與我的鼻息之間消失不見。我好怕!尤其是慶幸自己驚險度過不被燙傷與嗆傷的時刻,卻又得為那一鍋油的著落傷透腦筋。最令我無法接受的是,這麼勞師動眾,炸出來的薯條薯餅一點都不"亭亭玉立",嚐起來是可以想像的軟趴趴,還帶油是最糟糕的處境了。

 

  重點是,薯條薯餅都既然如此了,更別妄想在家DIY炸薯片了。買現成不就得了?!那可是有違健康養生的吃法,還有嚴重與外子的減肥之路背道而馳。但是,今天我不想退而求其次,品嚐美養是大事,尤其是在減肥的時候,有什麼事值得慶祝的時候,被孩子吵得耳朵轟隆作響的時候,還有想證明自己烹煮的食物是世界上最好吃的時候。美食更是扮演滿足口腹之欲,舉國歡騰,與表現自我,我敢打睹是世界上所有人最不可能想要抵觸的重要角色。

 

  那麼,這麼決定,來烤盤可能會"炸"得酥脆的馬鈴薯片,卻不動用大鍋子,毋須倒進半鍋的油還分心的想著炸完的油明天可以炸冰箱裡的什麼東西時又多倒了一些,也不必肚子的火在燒(爐火的位置大概距離我的肚子只有一支筷子)頭頂也在冒煙時還得死守著那鍋馬鈴薯片在油裡冒泡我卻半步都不能離開,就憑我三年的烹調技術和常識(會這麼說是因為我覺得三年根本就不足以稱有什麼烹調技術和常識)。

 

  乖乖遵照松露玫瑰"廚房新手料理總複習"的美味筆記,我坦誠,有些地方很乖,有些地方一點都不乖。切好厚薄大小不均的馬鈴薯片不只250克,心想,一家四口要吃,又要慶祝,更要表現自己作的最能獲得全家人的青睞,不過一點都不油不膩而且咬起來卡滋卡滋響的這個美味重點也要考慮,因此,一開始切馬鈴薯片我原本打算切成薄薄一片,即使烤出來真的不脆,至少節省了烘烤的時間,也證明我已經很努力。

 

  可是,我的手卻不聽使喚,一直在厚薄之間來回游走,宛若我的手是一個獨立個體,我的心智也是,手想怎麼切心智根法無法可管,當然心智怎麼想,手哪管你啊!我想起為孩子唸過的一本書,"身體的各位"。當手指捏到一顆有點變軟的糖果擔心它的新鮮度時,貪吃的嘴巴急忙的說話了,"沒事,沒事,還好得很,當然可以吃。"唉,現在我就覺得自己扮演手指的角色,手卻是老神在在,只好任由手就這麼厚薄厚薄,或厚薄薄厚,或薄薄厚厚,或薄厚厚薄,......,一刀刀切完兩顆帶皮的馬鈴薯片。

 

  烤箱預熱180度,烤盤鋪上烘培紙,淋上三大匙橄欖油。我分成四次,將馬鈴薯放在一個器皿,撒鹽和黑胡椒粒,像醃肉一樣搓一搓抓一抓,使所有馬鈴薯都能吃到鹽和黑胡椒粒。再一片片不重疊的平放在淋過油的烘焙紙上,因為我切的量是食譜筆記裡的兩倍,同樣的步驟得做兩次,也給了兩次不同的味覺感受。

 

  第一次,很乖,按照松露玫瑰的做法,以180度烤30分鐘後,改以200度烤5分鐘收尾,這個步驟類似中式油炸的大火逼油,這樣處理過的食物似乎會變得更加酥脆可口,顏色也會引人垂涎。期間,我忙碌於挑撿前幾天買的放到現在有一半以上的菠菜葉不是黑就是爛裡的還可以吃的菜葉,待洗好放在流理台備用,等著馬鈴薯脆片快烤好時再下鍋與大蒜清炒。

 

  這時烤箱傳來的橄欖油香氣,混著馬鈴薯味?倒沒有,卻引來兩個好鼻師的圍觀。我問,想不想看馬鈴薯跳舞的樣子?當然想啊,這麼有趣的事怎麼能放過,尤其是對任何事物都充滿好奇的孩子。搬起小板凳,勛首先踏上高處張望,接著是倩,尾隨在後。擔心孩子的好奇心勝過對環境的警覺心,廚房裡的烤箱是放在孩子伸手搆不到的地方。

 

  孩子一聲接一聲的讚嘆,使我對這道烤馬鈴薯脆片愈來愈期待,即使發現有幾片在30分鐘時間還沒到就已經焦黃了,而且顏色愈來愈深,那些都是被"手"切的薄薄的"薯"輩們。不是烤的愈久,馬鈴薯片就會愈酥脆?基於這個念頭促使我讓已經焦黃的馬鈴薯片繼續待在水深火熱中,直到已經焦黑一片,我才善罷干休的拿出一片試吃,唉呀。苦苦,澀澀,還帶酸味。早知如此,就要有個變通,先取出焦黃的薯片,或減少烘烤的時間。

 

  沒關係,還有第二次。反正第一次的孩子不是照樣吃的津津有味,還對準備用餐前的幾分鐘才打電話來的阿嬤昭告我在廚房裡烤馬鈴薯片的事,同時奉上一句,馬鈴薯跳舞,好好玩哦!兩個孩子一前一後輪流和阿嬤通話,說的內容一模一樣,可見剛才的試吃對他們起了很大的誘惑作用。

 

IMG_8127smalltag.jpg 

11/06/2009 烤馬鈴薯脆片

 

  嚐了幾口薯片,配白飯,才知道原來是我和外子共同撰寫的論文得到"最佳論文獎"的殊榮,有點慶幸的是,沒在接孩子的時候,那通電話裡對他發脾氣。其實,那篇論文是我攻讀碩士時研究關於電子商務的推薦系統,當時的外子幫了不少忙,現在想來不知當時的我哪根筋不對勁,竟然會對自己外行的事這麼感興趣,也因此註定胎死腹中,不過和外不外行半點也扯不上關係,畢竟事在人為,單靠惡補還是有所作為。

 

  自從知道自己已經無法拿到碩士學位,頂著便便的大腹,牽著勛的手,決然轉頭向讓我在後半學期和薯片一樣處於水深火熱中的校園揮手再見,也將推薦系統的研究棒子全權交給外子處理,研究,撰寫,發表了。

 

  恭喜你,外子,你的成就,很高興我可以沾到一點邊,讓我們拿起一片烤馬鈴薯脆片,say "cheers!"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