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媽:「哥哥,你還記得科博館小小動物園裡的招潮蟹嗎?」
  大寶:「嗯,記得啊,它們和彈塗魚住在一起。」
  愛媽:「不過,媽媽忘記它們的樣子,你可不可以畫一隻給我看看啊?」
  大寶:「可是,我不會畫耶!」
  
關於招潮蟹的身世,來自維基百科......
招潮蟹最大的特徵是大小懸殊的一對螯,擺在前胸的大螯像是武士的盾牌。在英文裡頭,牠被稱之為「fiddler crab」,因為兩隻螯也像是小提琴一樣。只有雄蟹擁有一隻大螯,雌蟹的兩隻螯都是很小的。招潮蟹會做出舞動大螯的動作,也因此而被稱之為招潮蟹。這個「招潮」的動作,目的是用大螯威嚇敵人,或是求偶。所以也被叫做「Beacon crab」或是「Calling crab」。

  大寶:「不然,這樣好了,媽媽你畫獨角仙好了。」
  愛媽:「可是,我不會畫耶!」

  我模仿大寶的語氣。

  大寶:「Please, oh, please!」

  好厲害,這小子現學現賣,馬上就把今天才教給他的一首1001 Rhymes & Fingerplays 韻文派上用場。

  愛媽:「好吧,那我試試看好了。」

  為了杜絕大寶凡事遇上沒有自信會做好的事就會畏縮的習慣,我只好身先示眾,鼓起勇氣畫出生平第一隻的獨角仙。託了飯粒(範例)的福,畫出來的結果雖然有點差強人意,至少大寶一眼就看穿,媽媽,你畫了一隻獨角仙耶!

  先澄清一下,獨角仙右邊那一隻看似螃蟹的生物不是我畫的。

  畫完獨角仙,孤芳自賞了一下子,我又回頭一面提起招潮蟹的事,一面憑著對招潮蟹的記憶,畫出一隻黑色招潮蟹,一隻紅色招潮蟹,以及它們居住的環境。

  愛媽:「放招潮蟹和彈塗魚的魚缸,是不是有類似樹的植物?」
  大寶:「對耶,媽媽,你看,有兩隻招潮蟹。」
  愛媽:「這兩隻招潮蟹看起來怎麼樣?」(刻意畫了兩張哭臉。)
  大寶:「它們看起來不開心的樣子。為什麼,媽媽?」
  愛媽:「因為都沒有朋友陪它們玩啊!」
  大寶:「為什麼呢?」
  愛媽:「因為它們在等你,等你畫另外一隻招潮蟹陪它們玩。」
  大寶:「可是,我不會畫耶!」

  又來了。

  愛媽:「那它們只好各玩各的。」

  沒多久,神奇的事發生了。大寶逕自找了一塊區域,和我一樣(雖然內容物不一物),畫出他生平的第一隻招潮蟹。

  雖然這隻招潮蟹看起來有點奇怪,說它像蟹,又沒有螯腳,說它像蜘蛛,又沒有頭,不過說它是一隻招潮蟹,還是有人相信。

關於招潮蟹的樣子,來自井仔腳ㄟ厝部落格......

招潮蟹的眼睛具有細長的柄很像火柴棒,雄蟹具有雙螯,一大一小,大螯的外觀極像一把大剪刀,雌性的雙螯都細小,這是招潮蟹的特徵。


  畫出第一隻的招潮蟹,就得到我如雷的掌聲,大寶興奮的繼續畫出了兩家愛的招潮蟹家族。

  以下是大寶作畫過程中的碎碎念。

  大寶:「妹妹的眼睛比較小,因為它是哥哥。」

  大寶說的妹妹是指畫面上最左邊那一隻招潮蟹,哥哥則是在妹妹右邊那一隻。

  大寶:「妹妹的螯腳比較長,因為它是哥哥。」

  看似大寶說的這兩句話有點不合邏輯,其實他是想表達,小眼睛的是妹妹,大眼睛的是哥哥,螯腳比較長的是妹妹,比較短的是哥哥。

  大寶:「它沒有張開螯腳。」

  大寶正在畫招潮蟹爸爸,根據大寶剛才說的那一句碎碎念,你看的出來招潮蟹爸爸是哪一隻?沒錯,就是哥哥頭上那一隻。大寶以沒有畫出細細長長的螯腳,代表爸爸沒有螯腳。

  大寶:「它是招潮蟹、媽媽、妺妹、哥哥。」

  應該不難看出哪一隻是我吧?!

  大寶:「招潮蟹哥哥喜歡爸爸,招潮蟹妹妹喜歡媽媽。」

  是誰規定的?難道招潮蟹哥哥一定要喜歡爸爸,喜歡媽媽、喜歡妹妹不行嗎?招潮蟹妹妹就要喜歡媽媽、喜歡爸爸、喜歡哥哥不行嗎?

  大寶:「這是哥哥生的寶寶,它的腳短短的。」

  腳短短的那還得了,得叫它多吃點小生物的屍體才行。

關於招潮蟹的食物,來自井仔腳ㄟ厝部落格......

乍看之下會認為螃蟹是吃泥土長大的,事實上牠們是挖起泥沙吃進後,泥沙表面的微細藻類、小生物屍體、和有機物碎屑,以特殊口器過濾有機質,剩下的泥沙在口器中形成擬糞,這些小生物及食物顆粒是招潮蟹的主要食物來源。


  大寶:「這是哥哥生的寶寶,它的腳短短的。」
  
  大寶:「招潮蟹爸爸和哥哥都很強壯,它們都會保護媽媽、妹妹、和寶寶。」

  真是媽媽的乖兒子,雖然事到臨頭,你總是第一個逃之夭夭。

  大寶:「我不會把它擦掉。」

  大寶:「我要留著招潮蟹,因為那是我畫的。」

  利用具有白板效果的海報紙進行這次的活動,點子來自《阿羅有枝彩色筆》這本書。大寶說,他喜歡畫一畫再擦掉的感覺。

  小寶:「畫的真不錯耶!」

  看過大寶畫的第一家愛的招潮蟹家族,小寶下了這麼一個捧場的註解。

  大寶:「嗯,媽媽,你畫的真不錯。」

  大寶隨聲附和說。在擦掉我的畫作,卻不忘諂媚美言一句,彷彿想讓他毀了獨角仙和魚缸裏的招潮蟹的動作合理化,這樣的想法在我心中油然而生。

  對於害怕犯錯的孩子而言,利用可以即畫即擦的方式,不失為培養他們繪畫興緻的好方法。深怕畫不好,所以大寶總是戰戰競競的畫下他的每一筆每一畫,萬一沒畫好,心情好時,索性就放棄不畫了,心情不好時,乾脆在地面來個前滾翻再說。

  大寶曾經說過,他喜歡畫完擦掉的感覺,那一塊板擦猶如他的擋劍牌,在他覺得沒有畫出自己想要的畫面時,便可以拿起板擦左右擦拭一番,擦掉他的不滿意,擦掉他的挫折,擦掉他的恐懼,取而代之浮現在畫紙上的是一顆想要繪畫的自信心,與積極追求完美的心。

  大人何嘗不是如此。眼影沒畫好,就用化粧棉沾水擦掉;穿在身上的衣服配不上今天的心情就脫掉;照片失焦模糊或角度不對就刪掉;打在WORD裡的文字看不順眼就Del或Backspace掉......不就是想要追求自信,不就是想要追求完美嗎?

  擦掉,完全的空白,一張淨素的臉龐,脫掉,一絲不掛的身體,刪掉,一張留有空間的記憶卡,Del掉,一片白茫的螢幕......

  擦掉,完全的空白,一張未經雕琢的畫紙,即將注入一個孩子的想像力,那一張畫紙準備好接受他的試鍊、他的精雕細琢、他的創意揮灑、他的無窮潛能......

  雖然有時候,擦掉再畫的眼影沒有上一次的好,脫掉再換上的衣服沒有上一次的合身,刪掉再拍的成果沒有上一張的清楚,Del掉再打上的文字沒有上一句的貼切,但是這些誤打誤撞的行為都是為下一次的完美所做的準備,有時是所必須付出的代價。

  那麼,當下一次大寶因為畫不出心中的想像畫面時,不是退縮不畫,就是一再更換畫紙,最後到了暴跳如雷的地步時,我可以想像那會是多麼令人沮喪的事,也可以明白那會是他開始步上成功的畫好心中那一幅畫的第一步了,正如他成功而且有自信的畫出第一幅愛的招潮蟹家族一樣。

  感性完了,總要來點知性的。之前,在因緣際會之下,讀到一本書,是小天下的《科學小百科》。當時在書店看了喜歡,便買了下來。後來,讀過幾次,從中大寶得知了食物鏈的大略概念,諸如鯖魚吃浮游生物,鮪魚吃鯖魚,鯊魚吃鮪魚。家裡又正好有一套鹿橋文化出版的「動物世界」,其中一本的《海灘上的螃蟹》,在它書尾的地方列出了與螃蟹相關的食物鏈,如下圖所示。

  既然認識了蟹將,總該對它的生存環境有所認識,於是以浮游生物開始,我慢慢帶領大小寶一起用手「走出」螃蟹的生活,試著體驗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現象。在走到最後的人類時,大寶問我,為什麼人類要吃掉螃蟹呢?我只是輕描淡寫的說,因為人類也要生存。

  只不過,有時可以選擇別的生存方式......
 

圖片來源:《海灘上的螃蟹》

  文中我曾經提及大寶畫了兩家愛的沼潮蟹家族,第一家如你所見是愛全家,第二家是大寶發揮愛屋及烏的精神,畫出檳榔婆婆全家,也就是大小寶阿嬤全家以及假想的幾隻蟹寶寶。是不是很可愛呢?不過,看久了,不免心生這樣的懷疑,大寶是不是把豬圈裡的豬和海邊的蟹弄混了?為什麼左下角大寶稱呼是爸爸的螃蟹(應該是未來的大姨丈吧?!)愈看愈像一隻流鼻涕的豬......
  如果我沒記錯,或是大寶沒說錯的話,左下角那一隻「流鼻涕的豬」是螃蟹爸爸(未來的阿姨丈),上面是螃蟹哥哥(大阿姨與大姨丈愛的結晶),螃蟹哥哥的右上和右下各是兩隻螃蟹寶寶(大阿姨小孩的寶寶),螃蟹寶寶的右邊是螃蟹媽媽,右下是另外一隻螃蟹寶寶,下面則是螃蟹大阿姨。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