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是當了父母之後才懂得養育孩子,孩子,是父母在當了父母之後,賜予他們從另一個角度體驗生活的真善美。

 

圖片來源:天下網路書店

  早上,依照慣例,孩子各自挑一本想看的書,由我唸給他們聽。今天,大寶挑的是天下雜誌出版的「我贏了!我輸了!」。這本書的編排設計相當特別,它是一本雙封面的繪本,由左翻是描繪小羊贏了的感受,由右翻則是描繪小鵝輸了的感受,以兩個迥異的角度,贏與輸,看待同一件事,在小獾家玩慶生會比賽的遊戲。

  我先從小羊看待「我贏了」的角度開始唸,無論做任何事一心只想贏的大寶,我的決定似乎正中他的下懷,他興高采烈的連說三次好啊,在附和的同時,宛若是在讚許我做了一個明智的決定。

  故事開始是一個不歡而散的場景,走出小獾家的門,胸前別了一個綠光胸章的小羊就一臉氣呼呼的直奔回家,被遠遠拋在後頭的小鵝則是獨自落寞的走在路上。看見小羊生氣的表情,大寶連續問了三個問題,他怎麼了?他在生氣嗎?為什麼他要生氣?

  我說,先把故事唸完,或許就可以知道答案了。

  回到家,小羊向爸爸交待了今天在小獾家玩遊戲贏得比賽的過程,當大寶看到小羊和小鵝玩大風吹的畫面,小羊已經坐在椅子上了,而發現小羊比他早一步捷足先登的小鵝看起來有點錯愕時,大寶問,他怎麼了?(大寶最近老愛問「你怎麼」開頭的問句,忙的時候會覺得不勝其擾呢!)

  我反問,你覺得他怎麼了?他回答,他沒坐到椅子。

  一直唸到故事的結尾,看到小羊和小鵝一起坐在木箱子堆起來的高塔上,大寶指著小羊頭上的皇冠問,請問他贏了嗎?嗯,他贏了,我回答。他指著小羊問,那他輸了嗎?嗯,他輸了。

  話才一說完,大寶便急忙翻到書的背面要我唸小鵝的「我輸了」。同一個不歡而散的場景,現在大寶目光焦點全放在小鵝頹喪的臉上,走在前頭的小羊背影愈來愈模糊了,眼光泛著淚水的小鵝正拖著沈重的步伐走回家,手上拿著一個金色皇冠。

  回到家,和小羊一樣,小鵝一五一十的告訴爸爸今天在小獾家玩遊戲輸了比賽的過程。他的腳怎麼了?看見小鵝在玩跳麻袋遊戲,因為麻袋破了一個洞,又被一塊石頭絆倒而跌倒在地時,大寶這麼問。

  這本書除了是雙封面的設計之外,最大的特色就是作者巧妙地運用小羊和小鵝重修舊好的畫面將兩個故事串在一起,即兩個故事的最後一頁是落在同一頁上。

  看著小羊和小鵝的相視而笑,我反問了大寶一開始問我的那三個問題,他怎麼了?他在生氣嗎?為什麼他要生氣?他說,因為小鵝搶走小羊的金色皇冠。為什麼小鵝要搶走小羊的金色皇冠?因為他不高興。為什麼小鵝不高興?因為他輸了。

  那現在呢?小羊看起來怎麼樣?大寶回答,很開心的樣子。那小鵝呢?也是很開心的樣子啊!他們都不再生彼此的氣了嗎?嗯,對啊!為什麼他們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啊,媽媽?因為他們已經原諒對方了。為什麼他們要原諒對方啊?因為能和朋友在一起是一件非常快樂的事。

  大寶是不是聽懂這句話,我不敢確定,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孩子真的有他們自己獨到的見解,解讀生命中邂逅的每一件事。

  在我閤上書本準備唸小寶挑的書(The Crocidiel and the Dentist)時,大寶突然冒出一句話,如果他得到輸的皇冠會怎麼樣?我問,誰?小鵝啊!如果小鵝得到輸的皇冠會怎麼樣呢?

  楞了半晌,我回過神來說,他應該會很高興吧!為什麼?他真的鍥而不捨。因為不只贏的人,輸的人也可以得到皇冠。

  說到這兒,突然想到之前為了消弱大寶「贏的人或第一名的人就是最棒」,以及讓他接受「沒有永遠的贏家」的念頭,在幾次猜拳決定誰能玩某個玩具的過程中,我刻意定下輸的人可以先玩或先挑玩具的規則,因為小寶不太懂猜拳的訣竅,所以由我擔任猜拳委託人的身份和大寶猜拳。

  每當我猜拳猜輸的時候(其實大部分都是我刻意猜輸),我就會大聲歡呼舉手叫好,耶,我輸了,我輸了,我可以先挑玩具了。每當大寶猜贏的時候,他也會學著我做的誇張動作,一面手舞足蹈,一面高喊,耶,我贏了,我贏了,我可以挑玩具了。經過幾回合的拳頭相向,漸漸地,大寶贏的時候不再像前幾次那麼興奮,也沒那麼執著於輸贏了。

  在我聽見那一句「如果他得到輸的皇冠會怎麼樣?」的瞬間,說真的我結舌了,閃過腦海的是我的「耶,我輸了」的念頭與大寶那一句無心說出來的話所要傳達的意念不謀而合。萬萬沒有想到,我會從一個即將滿四歲孩子的口中聽到了如「我贏了!我輸了!」這本書的書名暗示的,凡事都有一體兩面,就算輸贏也一樣。

  小羊贏了,他得到一個金色皇冠,小鵝輸了,他得到一個綠光胸章,不論輸贏,最後他們都得到了彼此的友誼。

  誰規定只有贏的人可以昂首挺胸,輸的人就得垂頭喪氣?除非輸的人自己沒有全力以赴,沒有使盡全力,沒有認真對待他真正做的事。

  如果沒有,那麼輸的人就有權力在輸的時候高聲吶喊我輸了,面對群眾打氣鼓勵的掌聲之下,同時獲頒一個「輸的皇冠」,證明他的努力與付出是不容等閒視之的。

  想像這樣的場景,我想到一輛車。

  眼看就要衝過終點線了,閃電麥坤卻突然緊急剎車,給了路霸捷足先登得到火塞獎盃的機會。是閃電麥坤後繼無力使然,還是閃電麥坤沒有使出全力,甚或閃電麥坤根本就沒把這場賽事放在心上?

  都不是,事實正好相反,閃電麥坤非常重視這場賽事,他一心想要獲得象徵他是菜鳥卻能獲得如此成就的火塞獎盃,衝勁十足的他從一開始分心落後,到最後領先群雄,在在證明他的勢在必得。

  不過,最後的結果是,他輸了。雖然他輸了,他贏得了所有在場觀眾的熱情掌聲;雖然他輸了,他贏得了戴諾可新代言人的機會,雖然他輸了,他贏得了朋友的信任;雖然他輸了,他贏得了最後的榮耀。

  為了贏得輸的皇冠,輸的掌聲,那麼,我想,輸也值得。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