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4174_rotationsmalltag.jpg 

09/26/2009 (左)勛,(中)倩。怎麼感覺,勛更像惡霸?  

 

  對我,身為母親,把孩子從呱呱墜地一直呵護,教養,管束到現在,我最享受的時刻,是孩子完全依賴我,聽命於我的第一年,也就是學步期之前。我說什麼,孩子聽什麼;我說吃這個,即使不吃,孩子也不會吵著吃那個;我提出警告說危險時,孩子連碰都不敢碰;我提醒該回家了,行動受限的孩子只能乖乖跟著我走。不過,當時,殊不知我有多麼渴望他們能快快長大啊!

 

  現在,孩子真的長大了,長到足以與我對一件事評頭論足,談的內容頭頭是道,一點都不含糊;長到我說一,孩子已經能夠斬釘截鐵的對我說二,甚至語帶義憤填鷹;長到我說那可能很危險時,孩子依然義無反顧的向前衝,嘴裡還唸唸有詞著,一點都不危險,我會小心的;長到我說去那兒,孩子不僅拒絕,還會說服我別去那兒,或是自己獨自前往。不過,現在,我卻有多麼盼望他們依然是捧在手心上的小寶貝啊!

 

  這是成長必經過程,這,我都知道,畢竟,自己是過來人。只不過,當真正面臨這個野馬即將脫韁的時刻,心還是徬徨失措,而且經常膽顫心驚,還會不由得介入其中,想要取回原本歸我所有的控制權,成為孩子成長過程裡的完主主導者。引導他,在我主導的世界中,走向一個祥和寧靜,無憂無慮的未來。在那裡,猶如陶淵明筆下的桃花源,人心是善良的,簡單的,大家自給自足,共同為邁向同一個目標生活。在那裡,沒有針鋒相對,沒有明爭暗鬥,沒有阿腴我詐,更沒有惡霸欺凌……

 

  是公園裡遇到的一位小男生,激起我這一場的擔心與煩憂。

 

  他不算是惡霸,但是他使我想起惡霸。天真的勛一看見與他年紀相仿的小朋友,很開心的與那位小男生打交道,只不過他並不領情,一付派頭很大的樣子一口回絕了勛的好意。還好,對一向不會看人臉色的勛繼續為著能遇見差不多身高的朋友喜不勝恣,在那位小男生身旁不停的擺出各種招式,同時聲稱自己是無敵鐵金剛。

 

  原本對勛充滿敵意的小男生一聽見無敵鐵金剛五個字,倏地像是開竅似的,一股腦兒尾隨轉身逕自溜滑梯去的勛。兩人,勛一前他一後,談起彼此都愛無敵鐵金剛而眉開眼笑。我該為他交上一個新朋友感到高興,但我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原因出在於,他的眼神,他的態度,他的行為。

 

  於是,相談甚歡的兩人開始交頭接耳,宛如交換秘密般的鬼鬼祟祟,我指的是那位手裡拿著星巴克隨行杯大口啜著飲料的小男生,至於勛,只見他總是一張笑容掛在臉上,眉飛色舞,開心極了。接著由那位小男生帶頭,在攀爬架的一頭準備由上往下走下去,而當時攀爬架上的另外一頭正好有兩個小女生由下往上爬向小男生那一頭。兩位小女生見此情狀,趕緊飛也似的往回倒著走,而小男生一面往下走,一面回頭慫恿勛和他一起並肩作戰,開心交到新朋友的勛當然毫不猶豫的也邁開大步向前走。

 

  我知道,不該好管閒事,但是,我就是天生傲骨,看不慣的事不說出來不只心裡難受,還覺得對不起自己。

 

  等一下,勛,你還記得玩遊戲的規則嗎?什麼啊,勛一臉莫名其妙,還是持續往前走。當有人在玩的時候,必須排隊輪流玩,而不是強行從另外一頭往下走,讓其他人沒辦法玩。可是,那位哥哥也這樣啊!他的事我不管,你是我兒子,我希望你能按照規矩玩遊戲。我相信,當你正在玩的時候,也不希望有人從中插隊讓你沒辦法繼續玩下去。等我訓完話,勛也走下來了。然後,頭也不回的,跑去和小男生會合。

 

  他們接續著兩人邂逅的好心情,夥同小男生的姐姐,玩起我是好人你是壞人的打鬥追逐遊戲。由於是周末假日,來到公園裡的小朋友和家長比平常多,當他們圍繞著溜滑梯四周追逐,經常險象環生,不是差點就撞上其他小朋友,就是為了閃避小朋友而跌跤摔倒。心想,勛簡直是玩瘋了,把之前我們對他耳提面命的事忘的一乾二淨。

 

  不要在溜滑梯場上追趕跑跳蹦。雖然自始至終都是那位小男孩發號施令,勛只是聽命於事。

 

  不習慣面對惡霸,更不喜歡隨之而來的厭惡情緒,連帶的,也不願天真爛漫的孩子現在就去面對,因此畏懼與退縮的心油然而起,在外子的心中。其實,早在攀爬架事件發生之時,外子便忍不住內心面對衝擊便吆喝勛回家了。但是,當時的我制止了他,我抱持的想法是,寧可現在就讓孩子明白有惡霸這樣的人存在,也不願將其蒙在鼓裡,或一味阻止他與惡霸親近,唯有真正面對,體驗,孩子才能學會如何處理,解決。

 

  我希望孩子能比現在的我們更有勇氣。

 

  後來,外子還是引導孩子走向草地玩大老虎追小老鼠的遊戲去了,期間,我和勛討論起那位小男孩和他的姐姐的某些不好的行為,並不清楚勛到底聽進去了,還是聽懂了沒。等到跑累了,勛回頭又說要去玩溜滑梯了,而且一面往溜滑梯場上跑一面轉頭對我說,我要去向那位哥哥和姐姐說不可以這樣哦!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