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外子返家,手上捧著一盒學生送的星巴克捲心酥禮盒。------09/30/2009

 

  備註:照片忘記拍,想到要拍,有咖啡餡的捲心酥吃光了。

 

  拿去吃吧!我問,誰送的。學生。哦~,是遲來的教師節禮物,還是中秋節的伴手禮?後者吧?!

 

  沒有女王的聖旨,沒人敢動那盒蛋捲禮盒一根汗毛。看在勛一臉飢渴的模樣,還有下班下課難得的好心情,好吧,雖然沒多久晚飯就要開了,還是解嘴饞一下,反正,孩子之前看我們經常喝黑咖啡,就提過想嚐嚐咖啡的味道,擇日不如撞日(這樣的形容好像有點怪里怪氣的),這盒咖啡捲心酥禮盒既是甜食又是咖啡口味,正好,給孩子大啖咖啡的香氣與味道。總算可以交待過去了吧,而且大可放心,捲心酥裡頭的咖啡含量或許只有黑咖啡不到一口的份量吧?!

 

  談起送禮這件事,外子還有點膽顫心驚。當初送禮的學生約他的時候,那名學生在外子詢問了事由卻賣起關子的說,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搞得外子這幾天像顆飛揚的塵土,心頭載浮載沈,隨風飄盪了好幾天,到今天才真正塵埃落定。幸好,是好事,不是大難臨頭。原來是先前因腳傷休學的學生,趁答謝之便,送了這一盒一人收禮全家受惠的咖啡捲心酥。

  

  其實,我和外子都感受到,懂得向老師表達感謝之意的學生愈來愈少了。教書也有四五年,累積的學生人數也有近千人,卻沒有聽見任何一位學生在教師節這一天說一句"老師,教師節快樂!"或收到一封裡頭寫著"老師,您辛苦了!"的卡片。寫到這兒,驀然憶起以前讀書的時候,全班會利用班費買一大張卡片,趁空堂或上課時間大家傳閱同時寫下自己對老師們的祝福,而且還會獻上一束花。時代在變,學生在變,老師也要跟著變。變得圓融,變得和學生嘻嘻哈哈,不成體統,變得要能包容學生的所有令人咋舌的託辭與藉口。

 

  想起前些日子看的一本書,"讓我說個故事給你們聽",裡頭有一篇談到作者廖玉蕙任教時學生對成績斤斤計較而提出的無理要求。讓我看了嘖嘖稱奇之餘,和外子談起以前學生時代的我們,哪敢跟教授討價還價,當掉就當掉,火紅成績就擺在眼前,誰也賴不掉,誰也無話可說,哪會想出這麼千奇百怪的理由搪塞。不過,倒是想起當時年少輕狂的我們合夥做了一件驚天動地,完全不管後果會是如何的可怕行徑,就是罷課。只為了不滿當時那位老師的大刀闊斧,在另外一門課披荊斬棘,使班上有半數的同學死當,但是不包括我和外子,罷這一門課,除了為學生抱不平,其實也趁罷課之便,美其名是自修準備考轉學考,事實上是偷溜去K書中心約會去了。

 

  想當然,罷課的結果是抱了顆鴨蛋回家。沒有被罵得臭頭,因為學期總成績第二名,也領了獎學金,誰敢罵我。

 

  雖然以前還是學生的我們也會叛逆,也會和老師亦敵亦友,但是不至於離經叛道,對老師不尊不敬,不恭不卑,那是對老師的尊重,也是自重的表現。隨著教師節只慶祝不放假的作法上路之後,學生對老師的尊重態度與老師原本抱有的權威也相繼式微。不可諱言,少子化是每個人都會提出的趨勢之一,不過,最基本也最核心的地方在於啟蒙每個孩子學習的家庭教育優劣與否,還有家庭結構的變遷,原本大家庭的約束作用隨著拆解成一個個小家庭而減少,甚至消失不見了。

 

  社會環境的改變,也不容忽視。以利益為優先考量,先想到自己,才想到別人,是要安然生存在這個社會裡的寫照。想來,無不令人感到悲哀,難過,嘆息。這樣的情況更是反映在校園裡,被認為是最清純無機的學生生活中。

 

  順帶一提,今天是頭一次嚐到這款捲心酥。先入為主,以為是一般的咖啡蛋捲,乍看之下,突然有一股"什麼時候星巴克也追隨了孔雀捲心酥的腳步",出了這款咖啡捲心酥。嚐起來的滋味有咖啡的香,有餅乾的酥脆,也有夾心的滑潤,如果放到冰箱冷凍,嚐起來別有懷舊的味道,挺適合這篇文章要的感覺。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