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9561_rotationsmalltag.jpg 

08/14/2009 勛。哭著說不想上學  

 

  陣陣洪水滾滾從框裡由左而右,由右而左,由上而下,無情惡狠狠地在我們眼前吞噬早已蹂腸寸斷的台灣土地,驚慌、畏懼、無助、絕望。在電視前的感受姑且如此,目睹滾滾洪水而過,經歷生死只在一線間,那受災民眾,那親臨現場勘災救難的搜救人難,體驗到的震憾與哀慟,強烈到夜不成眠,泣不成聲,潰不成軍了。------08/14/2009



  該如何是好呢?我問勛,他湊近電視以便看清那滾滾洪水上的斷橋。橋斷了,橋這邊的人過不去,橋那邊的人出不來,眼看橋那邊的人就要面臨斷糧斷水的危機,可是橋這邊的農夫和賣糧食的商人豈會眼睜睜的讓橋那邊的人餓著肚子無水可用呢,然而他們卻束手無策,難道只能倚仗老天爺雨別再下了,水別再流了嗎?


  我會變成救護車機器人,拯救地球。不想靠天吃飯,勛伸出雙手左右揮舞,一面說著開頭的那句話,一面全副武裝,鏗鏗鏘鏘,裝上盔甲的他隨即化身成英勇的救護車機器人,打算突破重圍,施展飛簷走壁的功夫,搭救身陷險境的橋那邊的人。


  接著,勛突然從日式餐桌上蹤身一躍,撲倒在地,扭動著身軀匐匍前進,他將自己偽裝成一艘船,我會變成一艘船,載他們去安全的地方。叫他們把我們家當作他們的家,我們買便當,和爸爸、媽媽、我、和妹妹一起吃飯。我是很開心的關心他們。


  能有這番貼心純真的想法,是站在電視機前的我不曾想過,也不曾預料會從勛的口中聽來,讓人聽了足足為那群遭受水災無情肆虐的災民們感到溫馨與感動。雖然年紀尚幼的孩子還不懂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情操,姑且也不曾有機會遭逢過。但是,勛表現出來孩子的真,重新拾回了我們對台灣的信心,再次滿懷希望的踩在台灣土地上。這些土是大家胼手胝足走出來的,我們不會輕易就讓它從眼前流逝,消失在遼闊無際的大海中。


  記得,勛在幼稚園的老師曾經說過,他很有同理心。有一回,勛仍然處在分離焦慮症的掌控下,在學校裡隨時心頭想的都是我們的身影,不免經常悲從中來,連當天最喜歡的沙坑時間,他選擇寧願坐在一旁,也不願一個不小心把小沙子撥進其他同學的眼睛裡。這是他給A老師的理由。其實,心裡明白,他身陷在思念的泥沼中,難以抽身。


  還有,每回想念起我們的時候,不論當時處在何種情況,勛總是淚眼汪汪的訴說思念之情。為了安撫勛的情緒,也不願見到勛把精力全然耗費在哭泣這件事上,當A老師發現勛的眼眶裡開始佈滿淚水時,便對他說,要是他哭了,她也會跟著一起哭。話畢,轉瞬間,勛不想哭了,反而開始安撫起A老師,希望她能開心一點。


  沒想到送玩具,沒想過捐出零用錢,孩子明白,肚子餓了要吃飯,口渴了要喝水,一如孩子喊餓討水喝時我們都會盡力滿足的情況。現在橋那邊的人沒水沒存糧了,最該要做的事孩子都替他們著想了。不然,變成一般潛水艇,潛入水中救出那些被土石流沖走的人們。這是勛在看見英勇的救難人員奮力抵禦夾帶混亂泥沙的溪流,企圖穿越以提供他們最大的能力讓災民脫困時說的話。雖然明知不可行,但其用心實可嘉勉與欣慰。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這是在這一場八八水災中孩子教會我的事。糧食、水源、擋風遮雨的蔽護所,除了這些,還要的是永不停歇的、無止盡的關懷。不要只是捐了錢,給了糧食,便以為這個瞬間的溫馨接送情會源源不絕的生根發芽,錢會花光,糧食會用罄,人的心不會因為有家可歸了,不會因為飽食了,承受的隱形傷痛便因此癒合、結痂了。


  當孩子受皮肉之苦,都需要父母緊緊依偎身旁,細心呵護了,那麼,災民呢?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