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229smalltag.jpg 

10/22/2009 鮪魚麵包  

 

  今天跟著秀媚姐製作這道麵包,我學會滾圓,包餡,還有學會轉念。

 

  大姐,即將被送去高雄長庚醫院接受團體諮商生活,母親的心垮了,我,早已魂飛散去。

 

  參考孟兆慶老師的"孟老師的100道食譜",不過裡頭的材料我們依照自己需要的略作調整。未漂白冰糖40克,即溶酵母粉1小匙水210至220克(依據蛋的大小適當調整,蛋大水少,蛋小水多),高筋麵粉500克,鹽1/2小匙,,全蛋50克,無鹽奶油40克,這是製作"鮪魚麵包 "的麵團部分。作法如下:

 

  1. 冰糖,即溶酵母粉,和水在美善品多功能料理機裡和勻,以3的速度攪拌30秒。

 

  2. 加入高筋麵粉,鹽,和蛋,以速度0慢慢轉至速度的方式,時間是30秒,稍略將料理機裡的材料攪拌一下。待時間到之後,用手檢視一下略為成形的麵團的軟硬度,太硬時可以在這個時候適時加入少許的水,太軟時也不用操之過急,如果水量是在材料斟酌的範圍之內,在經過五分半鐘的搓揉麵團步驟之後,應該在接下來的滾圓與整形的過程中也不至於太過黏手而不易操作,如果掌握得當,反而較為濕軟的麵團烘烤出來的成品更為鬆軟美味。

 

  3. 接著,以揉麵團的功能鍵揉打麵團,時間是兩分半,此時就可以慢慢加入無鹽奶油。值的注意的是,室溫融化的無鹽奶油必須切成如一節手指大小的一半慢慢加入揉打的麵團,以確保奶油能完全吃進麵團裡,增加麵包的柔軟口感。待兩分半時間一到,利用剪刀將麵團剪開,一來是避免麵團過熱影響發酵,二來是減少機器持續快速揉打的折舊程度。剪完麵團,同樣以揉麵團鍵繼續揉打麵團三分鐘。因此,總共搓揉麵團的時間加起來是五分半鐘。

 

  麵團完成之後,放在鋼盆裡靜置發酵約莫一個小時或外觀是原來的兩倍大即可進行下一個步驟,滾圓。在等待發酵的時間裡,我們可以緊接著製作"鮪魚麵包"的內餡。依據調整過的麵團量,內餡所需的材料是,沙拉油1小匙,洋蔥末125克至150克(視洋蔥大小,大顆需3/4顆,小顆需1顆),油漬鮪魚罐頭1罐,黑胡椒粉1/4小匙,鹽1/2(+1/4小匙),披薩起士絲100克,適量的白芝麻(裝飾用)。內餡作法如下:

 

  1. 熱油,爆香洋蔥,熄火後,加入油漬鮪魚,黑胡椒粉,和鹽拌勻。

 

  2. 待涼,續加入披薩起士絲拌勻即成"鮪魚麵包"餡料備用。

 

IMG_6238smalltag.jpg 

10/22/2009 鮪魚麵包。內餡(你發現了嗎?右下角有一個偷咬過的痕跡)

 

  等麵團發酵之後,接著進行滾圓的動作。今天我才真正感受到一件事情要做到最好,或說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光靠書本是不夠的,還需要識途老馬人在一旁指導與耳提面命。要不是秀媚姐的豐富經驗與丙級證照的加持,否則單憑食譜書上幾張示範照片,我實在無法體驗原來滾圓是要柔中帶勁,而不是自己想像或解讀的搓湯圓的道理一樣。這時候,對書抱持的態度,就應該是盡信書不如無書。

 

  滾圓之後,就該讓伸展過後的麵團鬆弛一下,回復平靜狀態,需要的時間是15至20分鐘。後續便是包餡了,將滾圓鬆弛過的麵團壓扁成圓扁狀,翻面,舀一湯匙內餡至麵團的中心位置,儘量避開麵團的周圍,以免內餡裡的油沾到麵團周圍而造成無法封口或難以封口的窘境,這個步驟若是無法順利完成,就會造成露餡。建議,初學者包裹的內餡以自己容易操作的份量為準則,寧可封口完美,內餡少,也不願吃的滿嘴鮪魚餡而麵包卻是開口笑。雖然話說的沒錯,自個兒吃的外觀就別這麼講究了,不過只要稍加注意與熟能生巧,相信,假以時日,就能吃到抿著嘴笑的鮪魚麵包了。

 

  包好餡,為了讓烘烤出來的麵包表面看起來秀色可餐,在麵團的表面均勻塗滿加了少許清醬油的全蛋液,再撒上適量白芝麻,就可以進烤箱,以低溫30度繼續鬆弛30分鐘。接著,烤箱以上下火180度預熱15分鐘,當烤箱真正達到預熱的溫度,麵團就可以送進烤箱烘烤了,以上火170度下火160度的溫度,先烤20分鐘。20分鐘之後,由於我們發現麵包還沒熟透,但是表面上色過深而底部卻尚未上色,因此適時調整上火的溫度,即為上下火各為160度,以及將烤盤移至最下層以接近底火續烤5分鐘。5分鐘過後,底部尚不符合上色標準,而表面已經接近深褐色,索性關掉上火,繼續以下火為160度烘烤約莫5分鐘,終於可以出爐了。

 

  記住,麵包可別趁熱吃,得等麵包裡酵母裡的二氧化碳散去之後,也就是等麵包涼了,想吃熱,再進烤箱烘烤一下,依然能嚐到新鮮出爐,享受那熱氣蒸騰的麵包香氣了。

 

  大姐與社會脫節與生活失序的情況日益嚴重,她原本是家裡皮膚最白皙,臉色最紅潤,兩年了,她的臉部接近下巴的地方,包括頸部,有著類似紅疹的反應一年四季跟著她,她不愛漂亮了,每次出門前都會認真的在臉上與全身塗抹防曬乳,確實做到三十分鐘以後再穿上長袖襯衫出門的原則,現在她不再斤斤計較,甚至省略了。因為別人以為的皮膚病,她找不到工作。藉此,她無所謂的脫離人群,從今以後待在家裡只有三個人的生活圈裡。每日起床,鎮日想著,今天晚上要執行的事。她無法獨自出門去運動,只因一個鐘頭過去了,她仍然沒辦法順利鎖上大門,騎著機車揚長而去。終於日落西山,家裡的另外兩個人在外頭忙一整天,才想好好歇息,她宛若是晝伏夜出的夜行動物,此時才是她真正要工作的時候。束手無策,筋疲力竭的另外兩個人必須為她在浴室裡無法控制的行為挑燈夜戰,而大姐像是變成另外一個人似的對抗另外兩個人的聲嘶力竭,苦口婆心。

 

  大姐在兩年前被診斷患有強迫症。服藥兩年了,情況一年比一年嚴重。母親經常為此自怨自艾,哭喊著活了大半輩子應該和阿嬤一樣這個時候就享福了,荼來伸手飯來張口,根本不用像現在不僅要為大姐烹煮三餐,還要為她的強迫症苦惱。最近,母親打電話來,要我幫她想辦法,她很煩,就快崩潰了。

 

  想起兩年前,在大姐被貼上強迫症的標籤時,母親那一張難以置信的臉孔依然深刻烙印在我的腦海。當時,她無法相信,或認同,為什麼一個會思考的正常人會因為執行某個儀式而無法思考甚至因此焦慮不安?!母親認為那是自小就有潔癖的大姐逃避工作與趁機可以隨心所欲清洗的技倆,因此對於她執行之後便停不下來的儀式感到厭煩,經常在夜裡會因為不時聽見大姐沖洗的水流聲輾轉難眠而大聲咆哮,有時會以將她掃地出門要脅她,喝阻她。最後,乾脆在大姐埋怨浴室裡水管阻塞時,索性佯裝找不到人來修,間接逼迫她至一樓沐浴,至少,母親在三樓,她能一夜好眠。

 

  現在,母親,已然能釋懷大姐患強迫症這件事,雖然無法理解,不過,除了服藥,她終於願意尋求另一個管道,那是我於兩年前提出來卻被母親駁回的提議。但是,有一件事,她依然耿耿於懷,這件事之前她曾經提過兩三次,現在絕口不提了,在言談舉止中,我依然能夠微微感受到她對我那股埋怨的心,在面對比兩年前更早另外一件事時。

 

  若不是我,大姐也不會一個星期搭三次火車往來員林與台中,就為幫忙照顧一個襁袍中的勛,一個呱呱墜地的倩。是幼保科出身的大姐,以新手媽媽的身份,我找她幫我分擔帶孩子的辛勞,當時大姐正值修完學士後學分但尚未找到合適工作的階段,這是我和外子商量之後願意給她進修後的第一份兼職工作,一個月一萬多塊。我的想法很簡單,如此一來,大姐的微薄收入對家裡的開銷不無小補之外,她有實際帶孩子的經驗,將來要再次重回社會職場之前,再補考個保姆證照,在現在少子化與雙薪家庭的趨勢下,相信要找到一份專職保姆的工作,不會太難。

 

  但是,事與願違,強迫症拖累了她。再不久,就會拖垮整個家,這通常是母親受不了大姐拼命執行儀式時下的結論。

 

  一面品嚐放涼一陣子的鮪魚麵包,秀媚姐檢視著裡頭內餡的鹹度,她問我,夠不夠鹹,少吃鹽味的我直呼剛好,而且非常喜歡餡料裡胡椒的香味與洋蔥帶出鮪魚的甜味。秀媚姐建議,如果餡料的鹹度再增加1/4小匙,這款麵包的口感會更好(已經註明在需要的內餡材料裡了)。回朔剛才製作內餡的畫面,秀媚姐猜想,或許是我們使用的鮪魚罐頭口味也會影響內餡的鹹度。這次,我們使用的是訴求健康的水煮鮪魚罐頭,鹹度會比油漬鮪魚罐頭要來得少一些。

 

  人不要鑽牛角尖。撕下一塊鮪魚麵包的邊,秀媚姐說著。倩也開心的張開小口享受著我親手餵食她的幸福滋味。

 

  轉念,曾經是我提醒母親要做的功課。比較,是人心罪惡的深淵。它會使人仰仗我就是要比你好的理由,做出自己想像不到的事,或鑽進思想的死胡同裡,即使拼命掙扎也難以脫身,在比較的桎枯之下,甚至會永遠在牛角尖中苟延殘喘,除非,你不比較。學習徐則林的"無欲則鋼",即使有比鋼更加堅硬的物體,思想,心有鋼作為保護,至少心不會傷的太嚴重。

 

  秀媚姐接著與我分享三個幸福家庭裡的不幸福故事。

 

  第一個家庭,由一對恩愛夫妻與三個孩子組成。老大和老二這兩個小孩都非常優秀,乖巧聽話不用父母操心,一個出國留學取得國外大學文憑,一個國內知名大學畢業,聽來是人人稱羨的優秀家庭。然而,第三個孩子卻是一個會當著母親朋友面前操三字經指責母親不對的紈褲子弟,只因為母親叨唸著他髒亂,鞋子和襪子丟得到處都是。

 

  第二個家庭,兩個小孩,父善母慈,老大卻在幼時高燒過頭造成顛癇的後遺症,因為這場意外使老大出社會進入職場的日子過得並不順遂,無法像一般人工作的他必須擔負起別人不願意或不敢冒生命危險的工作。此外,缺乏清楚明白的語言表達能力也是造成他在職場上處處碰壁,遭人欺負的原因之一。與老大的處境天差地別,老么是棒棒糖裡的成員(是哪一位我也忘了),高學歷,走向演藝之路,前途是無限光明。但是,他卻總是為了看顧哥哥而必須犧牲自己私人的空間與時間,也經常為此與父母吵架,但是父母卻是無可奈何。

 

  第三個家庭,母親是國文教師,父親是一般上班族,擁有帥氣外表與憨直的個性,會為妻子的家事分憂解勞,經常在上下班之餘,來往於學校與補習班間負責接送,無怨無悔,孩子也成器,一個最近考上高雄一所學校的博士後學位。看似幸福美滿的家庭,母親卻在去年不幸罹患咽喉癌,不能吃喝,只能仰仗腹部外接的儀器供給身體足夠的營養劑。受病魔折磨的母親,骨瘦如柴,每晚總是在床上輾轉反側,失眠嚴重影響一家人的生活品質。

 

  你說,我們幸不幸福?現在,我們還能煮,還能吃,還能睡,還能跑,還能叨叨唸唸,我們能不好好珍惜現在簡單平凡的幸福,便要與人斤斤計較,為此捨近求遠嗎?

 

  其實只要像第三個家庭的母親能轉念,為人母的職責已經告一段落,孩子健康長大,先生也工作順遂,可以安心放手了。對於所有比較得來的雜念,也放手順著不幸福故事隨波逐流了吧.....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