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晨,在早安餐桌上,孩子說出他放在心上幾個星期的心聲。

 

  媽媽,今天我不想去踢球。我喜歡星期一和星期三下午踢球,可是我不喜歡星期六也踢球。我想待在家做自己想做的事,和爸爸媽媽聊天,幫忙做家事,排棋,下棋,看書,畫畫,或玩玩具......

 

  的確,自從參加學校的足球社團後,冕為配合周一至周五晨光的練球時間,不僅與老師和同儕的互動逐漸疏離,作業量也明顯增加。也因著課後三次(周一和周三下午,與周六早上)騰出的練球時間,冕待在家裡的時間也減少許多。無怪乎,他會埋怨,即使足球是目前他最熱衷也最經常被他提起的球類運動,他的時間真的不夠用,不夠至足以滿足他想外放的身體與想玩樂的心。

 

  

 

  答應他的請求,心情剎時開朗的他,早餐過後,一面擦地一面娓娓道來他不滿於班上的同學總是喜歡挑選漂亮的女生當班長的心聲。冕非常想當班長,卻在班長是一年一任的規定下苦無機會,不過,真正讓他感到難受的是,當他憶起這個學期與同儕的互動過程,突然發覺自己並沒有真正的朋友。下課時,大家有時會一窩鋒地聚在一起玩樂,但大部分的時間裡,並不是由他呼朋引伴,而是同儕間的興致所至。

 

  自一年級至今,針對連續兩任都是女生的班長冕給予接近然不同的評價。如果滿分是一百,現任班長是九十四分,上任班長是九十六分。問冕兩人之間兩分的差別,他這樣回答。前任班長雖然會對全班大吼著安靜,可是至少那時班上的秩序比現在好多了,現在的班長只會在黑板上記名字。此外,冕也發表了要是當起班長的處事原則。

 

  如果有人說話,我不會對他(她)吼叫,我會走近他(她),告訴他(她)不要說話。因為大叫安靜或不要說話根本沒用,還是有人會趁班長不注意的時候偷偷地小聲說話或聊天。要是說一次不聽,兩次不聽,我才會在黑板上記下不乖同學的名字。

 

  樂於聽見孩子希望改善班級風氣的用心,不過也嚴正向冕提醒,在這之前,他必須以身作則,做好份內的事之餘,也能撥出更多時間與同學相處,更要付出關懷。如此,才有機會讓看見他改變的同學,自願在班會上推舉他並歡喜地投他一票。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