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放學返家,勛興沖沖的。迎著他的笑臉,我不由得跟著開心的問,想不想嚐嚐媽媽做的蜂巢蛋糕?------02/09/2010

 

  在他原本美好的心情上綿上添花使他興奮到無以復加的地步,一面愉快,迅速的收拾學校用品與更換衣物,再捧著三個餐碗走向廚房,對著坐在客廳沙發上的我大聲請求,請媽媽幫我洗。在我回應好的當下,他已經見著了預留在盤子上的一小片蜂巢蛋糕。

 

  淨手後,勛的腳步是輕盈的,手倒是小心翼翼的,他端起小盤子就坐在滿桌子玩具的餐桌前,細嚼慢嚥了起來。勛哪,要是遇上自己熱愛的甜食,不必我們耳提面命,總能像一位小紳士似的品嚐蛋糕裡蜂巢的獨特滋味。

 

  待他食用完畢,已是傍晚5:30了。一個小時之後,約莫就是固定的晚餐時間。

 

  如預料的,今晚的勛無法吃完一個碗粿,平常飢腸轆轆時肯定可以吃個精光。先是走向正在洗手台上清洗碗盤的我,接著懷著怨氣對我說,媽媽,都是你給我這麼多,害我都吃不完。我關閉水龍頭開關,轉頭往下俯視勛稚嫩負氣的臉龐,我蹲下來,說。

 

  聽你這麼說,我很難過。那是媽媽的愛心,希望你吃的飽,而且健康的長大。不只我,外頭沒有飯吃的小朋友聽了也會很難過。他們的父母沒有能力供他們三餐溫飽,有的甚至流落街頭,向路過的人乞討,討累了,餓昏了,無家可歸的他們只好睡在大馬路邊,沒有舒服的枕頭,也沒有溫暖的被子。在北風呼呼吹的晚上,他們打著哆嗦直發抖......。唉,頭頭是道的老毛病又犯了,只希望懵懂的勛聽進去。

 

  其實,你可以這麼說。說了那麼一大段話,還好沒忘記提醒他。媽媽,謝謝你幫我盛這麼多,可是我真的吃不下了。嗯,媽媽,謝謝你幫我盛這麼多,可是我真的吃不下了。倩在一旁看熱鬧的說,哥哥是鸚鵡。我向她招招手,同時在雙唇間放上食指,噓的示意她安靜。

 

  無論我和哪一個孩子對話,四周的環境必須是安靜無聲的。

 

  這是吃不下的理由,緊接著是不能吃的理由。

 

  又到了飯後水果時間,今天水果是香蕉,勛吃半根就好,當勛興高采烈的走進廚房途中,耳聞半根這兩個字,他趕忙將原本放置在流理台上裡頭還晃著半個碗粿的碗搶走,那時我也正好要拿起那個碗打算將碗粿裝進保鮮盒裡。我還要吃,勛搶走碗說。不行,吃不下就別吃了。我要吃。別吃了,我用堅定的口氣使負氣捧著碗走出廚房的勛回頭,不情願的遞出手上的碗,轉身就走。

 

  放下碗,我跟著他的身後,叫他留步。我有話對你說。

 

  不能吃整根香蕉,很難過,是不是?香蕉是勛最愛吃的水果之一。勛嘟著嘴,點了點頭。媽媽要你知道,並不是因為你沒把碗裡的碗粿吃完,所以懲罰你只能吃半根香蕉,其實是擔心你會吃的太撐而感到腸胃不適,吃水果是好事,對身體很有益處,但若不懂節制,一味的猛吃猛喝,也不管自己的肚皮緊不緊,瞧(我摸著勛的肚皮),你的肚子圓滾滾的,再吃,不是撐破肚皮,就是引發腸胃炎。妹妹就是患了腸胃炎(不過倩不是因為飲食不慎,而是腸胃型感冒引起的),必須嚴密忌口,如果貪圖一時的滿足,而囫圇生吞了香蕉,嚐來不是滋味,又鬧出了病,那不是破壞了水果帶給我們的美意與好處了?!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