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1498_rotationsmalltag.jpg 

04/20/2010 鮪魚三色蔬菜土司披薩  

 

  最近,勛原本消聲匿聲一陣子的怠惰習慣又開始蠢蠢欲動。一半自責沒盡到監督與勸導的責任(有時得要忙著下廚,實在沒辦法),一半數落孩子的爸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時而嚴苛,時而鬆懈,經常讓孩子無所適從而亂了方寸。------04/20/2010

 

  導火線來自於勛一早因喉嚨卡痰引起的焦躁不安,一面變成紅鼻子(使用光鼻機治療鼻子過敏症狀),一面試圖使勁咳出痰來,但愈咳情況愈糟,卡在喉嚨的痰動彈不得,任憑勛再怎麼用力。請他先喝過熱水,我再略微拍拍背,症狀應該就會舒緩多了。緊接著在紅鼻子之後,便是每天例行準備上學用品的時間,勛卻賴坐在沙發上,眼睛直視著前方,無所事事等著時間從他身邊靜悄悄且匆匆溜過。

 

  穿過半透明的門簾,身在廚房,望見這樣的情景,我莫名的火上來了,掀開門簾,要勛即刻動作,做完才能入席一起享用早餐。在外子意會是自己疏忽下,帶著勛一起檢視著"to-do-list"上的列舉事項,一項項按步就班的照著做,很快的,終於來到眾所期待填飽腸胃的時間了。

 

  掀開門簾,勛走進幫忙拿取早餐,看見兩個盤子上各擺放一片土司披薩,突然埋怨的說,早餐只有這樣而已。這次不只火上來,且冒著蒸騰的熱氣,若是你覺得不滿意,就別吃了,端走勛眼前的牛奶和土司披薩,勛嘩啦嘩啦的滴下淚來。我也氣的要外子和倩先吃,勛就等到學校再吃,便逕自走進房間摺疊外子甫從陽台收進來的衣服。

 

  不久,傳來輕輕的腳步聲,站在門口不敢再一步往前,宛若深怕我的氣未消而再次挨轟,勛發出小老鼠的吱吱聲,小聲向我道歉。放下手上的衣服,我要勛坐在床上,要他告訴我,說"早餐只有這樣而已"的背後立意。原來,以往我會準備比今天要多一點的土司或麵包,總是點綴著一張餐桌因而豐富美味。相較下,今天的吐司披薩就顯得玲瓏小巧了。

 

  明白他並無惡意,且說明我生氣的原因,不是他不乖,也不是事情沒做好,而是他的埋怨多過於感激使我感到心裡不舒服。不過,是誤會一場,也向他道歉後,我們一起走向餐桌,慢慢地,在逐步品嚐土司披薩的過程中,所有人的心情也漸次平復了。除了聊起我做的這款早餐需要花費的工夫,趁機表達多麼需要有人伸出援手的想法,且稱讚倩適時進廚房"拔刀相助"外,外子順道向勛數落一番。對自己負責,就是對別人負責。事情做好後,有空可以幫助別人。隨時心存善念與感激,人也會變得和善溫柔。

 

  就在早餐接近尾聲時,倩驟然以岔岔的語氣對勛說,你應該讚美媽媽的。

 

  "鮪魚三色蔬菜土司披薩"作法,倩先放入起司絲在土司上墊底,鋪好加了汆燙過的冷凍三色蔬菜,罐頭鮪魚,蕃茄義大利麵醬,和少許美乃滋混拌而成的餡料,最後再鋪上一層起司絲,送入預熱烤箱以上下火皆為200度烤至金黃。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