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聞外子形容自己記錄生活的一切美其名為家中的史官,不禁流露會心一笑。------12/10/2011

 

  那是在主講一場關於資訊安全議題後,與一位任職於雲林一所偏鄉國小校長的老朋友閒聊時外子打趣說的一句話。說是引以為傲,不如說是感到欣慰與慶幸,藉由手中的滑鼠滑過格子裡一篇篇舊時的文章,抵禦當時瞌睡蟲在昏昏沈沈的腦袋瓜裡胡亂攪和,縮減蘊釀成為一位知性與感性兼備的賢妻良母(不外乎閱讀增加知識,下廚磨鍊廚藝,上課習得為太長的衣物截短修飾,為破洞補丁)的大部分時間,挪用它,在電腦螢幕答答答答地敲下一個個如今你所閱讀的,有時真的是好不容易擠出來的,隻字片語。甚或,抽搐著潛藏在鼻竇的深溝裡,黏稠泛黃的,是病毒或細菌在身體裡蠶食鯨吞後遺留下來的涕水,不斷從眼睛和靠近鼻翼的孔洞中滲出。

 

  如今回眸,承受了以上那些,在此回憶的同時,又能獲得史官一職的加官冠冕,指著眼前最陳舊和最更新的文章對照,孩子們和自己那一股可怕,無懼於時間洪流,不知不覺裡的變化,是值得的呀!

 

  昨日是外子學校四十五週年校慶,與孩子一同陪伴他,也為他再度擔鋼教師組大隊接力的參賽選手加油打氣。當披掛著十號綠色球衣的外子從接到棒子,在我們蓄勢等待的跑道周圍呼嘯而過,直至抵達下一個接棒選手前,站在離自己二十公尺外的孩子,震天價響的加油聲,"爸爸加油,爸爸加油,爸爸加油",一直不絕於耳。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