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午后,和孩子在公園放空小休時,與一位住在社區附近的婆婆相遇。見著了,孩子主動與她問候之後,她也以"帶孩子真辛苦"回應我的點頭微笑。

 

  是辛苦,不過可以"苦中作樂",我笑笑,且以羨慕之意接續著表示"人老,不過可以享清福,含飴弄孫了。"那婆婆的回應卻出我意料之外。雖然拉把大三個兒女,到如今,卻仍沒有子嗣,"最小的兒子也有四十好幾囉......"婆婆望著冕和倩追逐玩樂的身影感嘆!"想當初,三個襁袍中的孩子也經常像他們兩個一樣,整天玩在一起,也和我形影不離,唉......,我們這群老人已經看開了......"不知該如何撫慰她,也望向這回從玩樂的興致轉向搜攞各式稀奇石塊的兩個孩子,"兒孫自有兒孫吧!"

  平常時日,的確經常看見不少老人出入社區,早晨出門,傍晚返家。病塌著的只好陷在輪椅裡任由晚輩或外籍傭人推著,雖柔弱但還能走的就杵起枴杖,硬朗的還能健步如飛,或騎上單車到市場買菜,自立更生。與他們擦身而過,總能面帶微笑的報以回應,但拖累在那笑容背後拱起的身影,卻讓人感到孤寂與無奈。

  醫生兒子就住在社區的透天厝,自己卻委身於同一個社區的大樓裡。每天電梯上上下下,吃吃喝喝還由得媳婦張羅,其餘時間就靠自己打發。

 

  另一位老人,兒子是汽車銷售員,娶的媳婦養尊處優。送孩子上學返家的早晨,偶然在社區遇著,那婆婆便向我抱怨,"我那媳婦只會泡麵和下水餃,只要我不在家,就沒人會下廚,兒子不是外賣,就是外食,和我以前當媳婦的日子簡直不能相比......"

  另一位老人,就是在社區公園巧遇的,經常見她獨自走出離我們社區不遠的日式透天,問她,上哪兒,她有時說,給自己買便當,有時說,去剪髮,但大部分沒說,因為我沒問,看得出來,坐在門前階梯的她出了神沒瞧見我,而那狐單離棄的眼神卻催促我迅速走過。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