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門時,冕對我說,「今天放學回家的時候,可不可以親親和抱抱?」此番話憶起了昨夜冕這個孩子體貼迷人的小動作。

 

  參與爵士音樂會返家沐浴更衣後,我疲累的攤軟在沙發上,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沈沈睡去,就在冕口吻溫柔的詢問要不要按摩時的我還殘留著矇矓睡意。應聲好之後,冕旋即不疾不徐地從我的腿部開始輕輕按摩,接著是手,和頭部,弄得我舒服地想暫留時間,停止這個時刻的分分秒秒,還有冕輕輕的探問,「舒服嗎?」「當然可以啊」回到走向學校後門的途中,我挨近冕的耳朵,細軟的說。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