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8341_rotation.JPG

09/06/2011 滷蛋沙拉麵包    

 

  昨天是首次勛入學後正式讀全天的日子,也是第一次在晚飯結束休憩片刻後寫作業。------09/06/2011

 

  事實上,經過幾次午間的陪寫經驗,察覺求好心切的勛總是反覆著"擦掉再寫"的動作,當他認為字寫得不夠好的時候(尤其是寫國習時),即使在大加稱讚(我覺得你已經寫得夠好了)之後。一位以前共事的好同事兼好友得知後,要我建議勛,待全部的注音語詞寫好後,檢查時將所有字跡相互比較,找出寫得較不好的字,擦掉重寫就可以了。但,堅持的勛並不從,只想專心一意的寫好眼前這一個看不順眼的"ㄅㄚ"。

 

  然,隨著就寢時間逐漸逼近(開始準備寫作業時,早已是晚間八點半後的事了),提醒勛的同時,首先以半強迫的方式要求他,如果願意照我建議的話做,我也願意陪在身邊一起寫作業,若否,我只好選擇離開。滿腦子給"要寫好"的想法塞得擠脹擁塞,沒能來得及回應,我便狠心的起身走遠了。

 

  不久,從書房便傳來終於發現狠心的媽媽不在現場的勛,吆喝著"媽媽,請陪我!""你決定照我的話做了嗎?""嗯,我願意,"一陣沮喪與怨嘆的低迷氣壓從我眼前的拱起臂膀喘息而來。"為什麼全部寫好才能擦掉,"勛躁動且不甘心的問,執著於此的他無法理解。"如果不這麼做,會耽誤你該上床睡覺的時間。我不希望作業影響你的睡眠。""沒關係,我可以利用一些睡覺時間寫作業,"勛以為自己理直氣壯。"為什麼原本一次就可以做好的事,要分好幾次,且花這麼多時間,甚至寧願浪費了你寶貴的睡覺時間,就為了寫好作業?"

 

  "如果你仍然堅持,我只要拿走橡皮擦。"這句話是在勛壞了約定,再度掉入"擦掉再寫"的惡性泥沼中。眼看他傷心難過,一邊抽噎的寫,一邊抬起頭吸取氧氣,心中非常不捨,但,我還是hold住性子,按兵不動。不多久,抽噎聲的頻率減少了,也偶爾才抬起頭來深呼吸。"等你全部寫好,由我檢查,除非寫錯擦掉重寫,只要你寫的我會讀會唸就不用再修改了。""可是,我害怕會被老師改錯。""老師還沒批改,你怎麼知道她會改錯呢?"希望孩子守規矩之餘,也希望他在規範中能勇於冒險犯難。

 

  好不容易度過眼前的難關,翌日,一早跳下床便走進書房,從書包取出國語習作甲本和鉛筆袋,怎麼想就是要把寫不好的注音擦掉重寫的勛又使自己和我們緊緊夾住縫中,難以脫離。除了約好"今日事今日畢"外,早食的餐桌前,外子也與他分享,每個人的獨特性,如自己寫字的樣子,若每個人字跡都一樣,不就和BQ22(來自近期閱讀的英語雜誌內容,是機器人,由一位小三學生製造的)一樣,所有事都做的如此完美,卻沒有一點點自己的樣子,和別的機器人不一樣。"

 

  眉頭雖然不再深鎖,但心裡也許還有些擔憂與疑慮,聽外子說,陪孩子走去學校的路上,他仍對於修改這事嘀嘀咕咕。如今,不強求孩子能盡快明瞭,或進入狀況,靜待他能從中習得經驗與方法吧!

 

  滷蛋沙拉麵包是昨日早餐。不僅簡單製作,更是討好孩子的可口營養早點,因為啊,裡頭夾了清水奶奶家特製的滷蛋呢!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