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老師喜歡上英文課,我不喜歡上英文課,所以我討厭他。------08/18/2009

  像是似是而非的邏輯。


  記得,昨天外子曾經在飯桌前問孩子。波妞喜歡吃火腿,我也喜歡吃火腿,那我是波妞嗎?勛的回答是,是。外子接著反問,我喜歡吃火腿,波妞也喜歡吃火腿,那波妞是我嗎?勛的回答卻是,不是。可是,你剛才說我是波妞啊,那理所當然,波妞就是我啊。勛被搞糊塗了。


  勛開頭的那一番話,也把我給搞糊塗了。


  仔細追問,勛始終無法完整交待始末,只是在他的腦袋內搜尋斷斷續續在學校的記憶,在這一堆片段的有關於上英文課這件事的訊息少之又少,或說非常模糊,也因此從我的心底挖掘出人類最原始的欲求,好奇心,打鐵趁熱的繼續以僅有的蛛絲馬跡深入探究。


  也許是甫起床的迷濛視線使勛無法分辨,也許是因為找不著心愛的玩物甚而無法思考,也許如A老師猜測的對新鮮事物產生的抗拒心態,以致搞砸了他與英文老師初次見面的美好氣氛。無論如何,我依然鼓勵勛,因為陌生會使人感到害怕與不安,遇到類似的情況,不如該如何是好的孩子通常會以抗拒和畏縮的方式宣洩內心的情緒,求得心靈的慰藉。


  聽A老師轉述,雖然勛拒絕上英文課,不願將其歸類為特殊禮遇的孩子,也不願與其他同學疏離,她還是勉強勛坐在教室一隅,半參與的看著英文老師與同學的互動情形。於是,為了瞭解勛半參與英文課的程度,根據聯絡簿裡的課程內容大綱,我試探性的詢問上課內容。
  

  一面玩機器人混戰的遊戲,一面打馬虎眼的回應。老師手上拿了一隻豬和一隻鴨子,吃掉同學,好好笑。每個同學都被吃了嗎?我問。是啊。那你呢?我沒有啊,我坐在旁邊看他們被吃掉。那你想不想被吃掉?我不想。他答的義憤填鷹。


  老師叫什麼名字?我不知道。你的英文名字呢?Eric。左XX的呢?我不知道。好,那老師今天教了什麼?我不知道耶,我聽不懂老師說什麼?他今天是不是說了有關書包裡會有的東西?我不知道。像是crayon之類的?嗯,有啊。那英文老師還說了什麼?嗯,pencil,和,book。


  那你應該聽到老師和同學唱這首歌,Your are my sunshine, my only sunshine, you make me happy......?沒有。勛開始答的不耐煩了,回答問題之後他接著說,媽媽,請你不要問了好不好,我想專心玩玩具。心想,你這臭小子,老媽是關心你耶,換作別人,我可沒那閒功夫呢。


  最後,在半推半就之下,勛勉強解開了我八成的疑問。外子和我共同推論的結果是,勛不喜歡英文老師的原因就只是因為不熟悉引起的。這使我想起A老師提及的勛在接觸新事物總會先以拒絕回應或許和這件事有些關聯。


  如我前面猜想的,伴隨陌生而來的恐懼,為了保全,人的本能反應就是反抗。相信,經過朝夕相處之後,情況應該就會開始好轉。畢竟勛也因為感冒在家休養了幾天,今天是病癒後第一天鎮日與同學共處一室,在適應之餘,難免會出現脫序的狀況,都是可以體諒與理解的。


  更何況,勛也曾經對鮮少離開他身邊的我,說過,我不喜歡媽媽。有時,孩子的話是無心的,只不過是為反抗而脫口而出,毋須放在心上,其實,該放在心上的是勛之後的行為與態度。


  在他表達對我的厭惡之後,約過半晌,便是用餐時間了。一面享用美味的媽媽牌起司火腿蛋三明治,不等嘴裡嚼得稀稀糊糊的三明治吞進肚裡,他一面開心的對我說,媽媽做的三明治最好吃了。這句話的安撫效果著實勝過一句「媽媽,我喜歡你」,還有餘呢!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