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什麼事?聽聞小寶的哭聲,我問。無奈的外子走近房間探頭,轉頭向我示意他只不過是要小寶不要隨意亂扔玩具,說了玩具會生氣的話,她便心有不悅的哭著跑進房裡躲起來了。

  任由找媽媽的哭噎聲在耳際迴盪,我無關緊要,繼續廚房裡的洗手羹湯。我不是狠心,安撫,這是始作俑者的責任。不料,愈是安撫,傳來的哭聲愈是劇烈,明白外子的玩具不生氣的說詞似乎無法發揮作用,向我求助的當下,或許讓有著哥哥身份的大寶試它一試,我慫恿外子這麼做,他照做了,被迫從玩樂中抽身的大寶倒也躍躍欲試。


聽外子形容,大寶走進門內,踏上床鋪,和跪坐在一隅的小寶說話。


大寶:妹妹,你很傷心嗎?

小寶:嗯。

大寶:這個玩具借你玩。

小寶:。。。。。。

大寶:妹妹,不用怕,我會保護你的。

小寶:我想要媽媽抱抱。

大寶:我不是媽媽,我是哥哥。

小寶:。。。。。。

大寶:我要出去玩了。

小寶:我也要一起去。


 
台中豐樂雕塑公園
2009/06/20
原來教養是愛這麼回事
 


  是父女情不如兄妹情?不是吧?是孩子懂孩子的心。外子,你就別耿耿於懷了。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