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Y HDR-XR500外殼


  各位伯父伯母叔叔阿姨哥哥姐姐,你們好,我是就讀「愛的學校」裡的老么,名字叫做小寶,今天我要為你們展示一台爸爸和媽媽考慮了好久好久好久才買的攝影機。它和我一樣有英文名字,只是我們的名字不一樣,它叫SONY HDR-XR500,我叫Peggy Chai。

▲充電器
  
  不像玩具和零食,爸爸媽媽說那是有孩子的家庭一定要準備的必需品,特別是有像我和哥哥一樣調皮搗蛋的小孩的家庭。有了SONY HDR-XR500,他們就可以拍下我們的惡行惡狀,等長大了,回頭看紀錄片的時候,如果現在為非作歹,不是他們當時不會教、不肯教,只怪自己不學好。


  所以他們省下了為我們買玩具和零食的錢,買下這台價值是萬字起跳的小黑,聽媽媽說,花在小黑身上的錢就足以買下四千多瓶的養樂多了,哇,如果每天都喝的話,夠我喝上一年半載呢,真可惜。


▲AV端子和色差端子


  其實,媽媽說,買小黑的最主要目的是為我們的童年留下美好的回憶。或許是因為他們最近回顧了我和哥哥學爬學走學說話的影片,更堅定了他們汰舊換新的決定,隔沒幾天,小黑就出現在我們家了。


  爸爸媽媽在看我像空中飛人一樣,趴在床上作了一個360度大轉身的時候,他們一面說那時候的我最喜歡轉圈圈了,一面咯咯的笑了起來,而聽見喇叭傳來阿嬤興奮的笑聲,看見哥哥推著車子學走路兩腳張開的滑稽模樣,我也和哥哥跟著哈哈大笑。


  不過,在看到哥哥學說話的時候,媽媽突然對著爸爸憂心忡忡的說著因為懶散有好一陣子沒拍了,已經錯過不少珍貴鏡頭之類的對話。雖然聽不太懂,不過我感覺得到媽媽的惋惜,而且還有點自責。



▲搖控器和USB線


  爸爸以拍了很多照片和錄了不少我們說話的聲音的話安慰媽媽,希望她能放寬心,聽完爸爸說的話,媽媽緊皺著眉心終於鬆開了,她不再哀聲嘆氣,爸爸和我也都鬆了一口氣。


  要不是原來的那一台SONY DCR-TRV6已經上了年紀,早已不敷使用,拍出來的效果實在差強人意,不僅色彩暗淡無光,就連聲音也收的稀稀落落的,不然,我可以想像,媽媽一定守著那一台DCR-TRV6,就像她每天把那一台Cannon EOS 450D掛著頸項間一樣,隨時拍攝我和哥哥相處與玩樂的畫面。那是她每天最開心的時候,因為我看到在鏡頭後面的她總是露出淺淺的微笑。



▲SONY HDR-XR500


  聽爸爸說,雖然是同一家廠牌,不過隨著科技的進步,SONY HDR-XR500的功能比起前幾代的SONY DCR-TRV6,功能要強大且完備許多。光是防手震的功能,就足以讓媽媽可以放心的邊走邊捕捉活潑好動的我們,其實要我們乖乖的坐著給爸爸媽媽拍,是說得通的,不過他們動作得快一點,本來嘛,好動是我們孩子的本性。


  哦,對了,我差點就忘了介紹「愛的學校」裡的第二個成員,他是我哥哥,也是唯一的老大,他的名字叫做大寶,他也有一個英文名字,是Eric Chai。媽媽說希望個性怯懦的哥哥會因為有個可能步上領導者後塵的英文名字,能顯得勇敢有骨氣一些。叫我Peggy,是希望我能友善一點。



▲SONY DCR-TRV6

  只要光線充足,對拍攝工具略有概念,拍出來的效果通常不加修飾就很自然好看,這是爸爸說的,我也覺得有道理,因為每次在看爸爸媽媽拍出來的照片或影片,都可以很清楚的看見我和哥哥傻呼呼的樣子,有時感覺我們好像就要從畫面裡跳出來一樣。


  但是,如果攸關拍攝效果好壞的光線不足時(如室內),就只能依賴拍攝工具所提供的附加功能來彌補了。就像有時候媽媽會打燈照著我們的臉部以增加光源的道理一樣,爸爸說SONY HDR-XR500提供了會主動尋找測光點的功能,尤其是在我們背對光源的時候。


  這個功能非常好用,爸爸帶著自豪的語氣解釋,這麼一來,在拍攝好動的我們時,就不用在上山下海的同時,還得費心去微調測光點,至少對號稱是機器終結者的媽媽來說,既省事又方便。我聽媽媽說,爸爸是SONY的愛用者。原來如此。



▲SONY HDR-XR500電池


  爸爸揶揄媽媽說起了玩笑話,說她很能跟的上時代,終於邁入了「人手一機」的行列。其實,爸爸認為媽媽不把手機放在眼裡是一種脫節的行為,不是忘了帶就是經常沒電,但是,卻很少見到媽媽不背著相機出門。媽媽總是笑著回答,因為相機與她同在。我想,媽媽是習慣成自然了,就像她已經習慣在我們的吵鬧聲下臨危不亂一樣。


  現在多了一台如影隨形的攝影機,媽媽有點擔心獨自帶我們出門時的肩頭更加沈重了。一會兒要攝影,一會兒又要拍照,媽媽說肯定會措手不及。「只要一機在手,攝影拍照樂無窮,」我聽爸爸這麼一說不禁啞然失笑,媽媽說爸爸又在耍嘴皮子了。


  只見爸爸二話不說的播放今天一早我們去豆漿店吃早餐的畫面,看到了幾張哥哥或露齒而笑或張開大口的靜止畫面,原來,SONY HDR-XR500也提供了現在的數位相機幾乎都會附加的微笑快門功能,也就是說在拍攝的同時,會主動的將主角裸露牙齒的畫面解讀成他(她)或他們在微笑而自動按下快門拍攝下來。看爸爸說的口沫潢飛的樣子,看的出來他非常滿意他的選擇。



▲HDMI線


  最近飯後的水果時間,爸爸都會播放一小段我和哥哥小時候的影片,讓我們一面吃水果,一面回味以前的時光。不過,好動的哥哥通常在吃完水果之後就坐不住,摸東摸西獨自找樂子去了。而從來沒看過哥哥小時候的我,卻顯得興緻盎然,總是能陪著爸爸媽媽一起看完。女孩子就這點好,媽媽說。


  我聽媽媽對爸爸說,哥哥會不感興趣是有原因的。一團色彩不鮮豔、聲源不清晰、沒有經過剪輯冗長的影像當然吸引不了哥哥的目光。媽媽說她自己也是,要不是主角是自己的寶貝,她連看都不看它一眼。


  可是今天的水果配影片時間,哥哥卻能夠從頭到尾目不轉睛的盯著電視螢幕看,而且不發一語,不只哥哥,包括我在內,全家人都是如此。那是因為啊,SONY HDR-XR500自動將爸爸今天拍攝的所有畫面配上背景音樂,以精彩畫面的方式呈現在大家的面前,在我們全家人都看的目瞪口呆之餘,爸爸更是對此項貼心的功能讚譽有加。



▲750G硬碟

  每次爸爸聽到媽媽又說存放影片和照片的空間又不夠時,我也會聽到爸爸抱怨著才到手的空間怎麼這麼快就沒了,雖然說是抱怨,不過聽的出來爸爸的聲音是喜悅的,畢竟能看到這麼多他因為要上班而錯過的畫面,總是令人感到驚喜與滿足。


  為了存放多到滿溢出來的我和哥哥的記錄,爸爸不知花掉多少血汗錢了,我想,累積起來應該不只四千多瓶養樂多吧?!還好,這次的750G的硬碟不值750瓶的養樂多,要不然爸爸就要勒緊褲帶咬牙切齒過日子了。不過,我還是覺得能每天喝一瓶養樂多,喝個兩百多天,或許會是比較好的選擇。
  


▲汰舊換新


  機器舊了不敷使用就要換,可是總不能喜新厭舊,有了新的,就扔掉舊的。人要惜福,媽媽說,因為有舊的,我們知道新的好,因為有新的,我們要珍惜舊的好,況且壞掉的舊的修好了還是可以繼續使用,就像人一樣。嗯,原來去年媽媽要阿嬤不要放棄C型肝炎的干擾素治療,就是這個道理啊!


  我想,阿嬤在看爸爸媽媽使用新買來的SONY HDR-XR500拍我和哥哥的生活寫真時,在歡笑之餘,心裡頭一定念著能看到我們平常嬉笑怒罵的樣子真好,能活著看到這一切,是上輩子修來的福。真的,我曾經聽阿嬤這麼說過。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