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你去客廳玩,媽媽要去廚房準備晚餐。」
  「媽媽,我想幫忙撕菜。」
  「今天要撕的是紅鳳菜,你想試試看嗎?」
  「嗯,好啊!」
  記得有一次,孩子吵著要我陪他們玩,想奉陪到底,卻又得準備晚餐以祭全家人的五臟廟,在兩難的情況下,我選擇了雙管齊下。

  我拿了一把波菜對孩子說,「我們來玩辦家家。」第一次看到這麼大把青菜出現在眼前作為玩物,當然異口同聲的說,「好」,他們溢於言表的興奮之情可想而知。其實,我是想假藉玩樂之名,行做家事之實。

  希望趕在外子開完會下班回到家之前煮好一整桌的菜,簡單的示範一下撕波菜的動作,剩下的就全權交給那兩個小傢伙惡搞了。除了菠菜最尾端的部分我已經事先切除以外,其它部分就任孩子千刀萬剮都無所謂,反正經過熱鍋烹煮之後又是一道色香味兼俱的佳餚。

  那一天,我記得兩個小傢伙玩的不亦樂乎,因為從我進廚房,一直到離開廚房去詢問他們撕菜的進度時,孩子才依依不捨的將放在沙拉缽中被撕的慘不忍睹的波菜交給我。從此以後,撕菜便成了孩子們的例行公事,特別是愛打雜的小寶總會在我準備下廚時跑來對我說,「媽媽,我想幫忙撕菜。」  

  孩子主動想幫忙,我樂見其成,雖然前幾次撕菜的結果賣相並不佳,不過,我相信,熟能生巧,沒有前幾次的練習,必定沒有這一次撕的成果。更重要的是,如果只是為了節省收拾善後的時間,而拒絕孩子想幫忙的意願,我想那會喪失許多讓孩子參與生活的機會,畢竟,孩子的生活中不應該只有玩具或書本,學習如何生活才是他們生存在這個世界上成就他們一輩子的利器。

  「妹妹,你知道紅鳳菜又叫做什麼菜?」
  「我不知道耶!」

  
  今天外子和大寶出門購物去了,只剩我和小寶在家裡留守。少了大寶的不按牌理出牌,我很難得的可以帶著閒適輕鬆的心情,陪著小寶從撕菜中找出生活的樂趣。

  「那,你想知道嗎?」
  「嗯。」
  「紅鳳菜又叫紅菜。」
  「紅菜。」
  「你知道為什麼嗎?」
  
  小寶搖搖頭。
  
  「因為它會噴出紅色的汁液。」

  
  記得某一天的午餐,除了紅蘿蔔炒高麗菜,我也炒了這一道將會是今晚的菜色之一,蒜香紅鳳菜,搭配的主食是米糕婆婆親手包製的泡菜水餃(給大人吃的)和白米飯(給小人吃的),還有主菜,松阪豬肉,也是米糕婆婆滷的鹹香下飯,令人讚不絕口的一道珍饈美味。

  「媽媽,紅鳳菜請你吃。」
  「菜要洗過才能吃,而且紅鳳菜很少有人生吃。」


  喜歡利用當天的菜色將自己的便當盛裝的滿是飯菜的外子(便當是我們家吃飯的傢私,與一般的飯碗佔有同等的地位),盛裝的很豐盛彷彿是外賣便當的錯覺總會令他覺得這餐飯更加可口了。


  「媽媽,紅鳳菜要怎麼撕?」
  「像這樣,把紅鳳菜葉撕下來。」


  在用餐的過程中,大寶無意間發現外子便當盒裡的水餃變了顏色,他突然大叫,「水餃怎麼變成紫色?」沒想到一堂生活上的物理課就在一餐簡單的飯食之間開講了,就是充滿了許多出乎意料的事,才叫生活。「對啊,好奇怪哦,水餃為什麼會變成紫色?」外子假裝外行向大寶反問。看了看桌上的菜餚,大寶賭定的說,「我知道了,是紅鳳菜。」

  「媽媽,是這樣嗎?」
  「覺得順手就好,怎麼撕都行。」

  當時,在好奇心的驅使之下,大寶也想要和外子的泡菜水餃一樣,讓他的白米飯也有相同的染色效果,於是,他逕自用湯匙從盤子裡舀起一小口的紅鳳菜汁淋在白飯上,混合均勻之後再放進嘴裡,沒多久,大寶隨即冒出一句話,一句從《魔豆傳奇》學來的話「好呷咯凍沒著啊!」那句話猶如在炎熱的大太陽底下,手上拿著一罐剛從冰箱拿出來冰的沁涼的啤酒,令人感覺神輕氣爽,通體舒暢。

  「妹妹,你知道為什麼爺爺喜歡吃紅鳳菜?」
  「因為爺爺喜歡吃啊!」
  「沒錯,另外一個原因是紅鳳菜可以消爺爺肚子裡的氣。」

 
 看見大寶的紫色飯,小寶也躍躍欲試,吵著要吃紫色的飯。我一面在小寶的飯上作實驗,一面轉頭問大寶,「如果我想把飯變成黃色飯,該怎麼做?」「加蛋啊!」沒錯,書上說過,而且聽起來很美味。


  「媽媽,你看,有蟲。」
  「嗯,真的有蟲,是一隻蝸牛。」
  「喂,蝸牛,你好。」
  「你好,我是扁蝸牛。」
  「你在這裡做什麼呀?」
  「我在吃菜啊!」
  「你為什麼要吃菜?」
  「因為菜是我賴以為生的食物。」

  
「如果我想把飯變成綠色飯,該怎麼做?」延續染色實驗的話題。「請小黃黃和小藍藍幫忙。」「為什麼?」我一頭霧水。「因為它們抱在一起就變成綠色啦!」有道理,書上也說過,不過能吃嗎?

  「媽媽,我們撕完了嗎?」
  「快了,再一下就好了。」
  「妹妹,你喜歡吃紅鳳菜嗎?」
  「嗯,喜歡。」
  「媽媽炒的紅鳳菜好不好吃?」
  「嗯,我最喜歡吃媽媽炒的紅鳳菜了。」

  
從孩子可以開始進食副食品時,便開始了他們與蔬菜的奇異之旅。在盤古開天時,他除了將身體變成山嶽,血液變成江河,筋脈肌肉化作道路田土之外,甚至還將皮膚毛髮化成花草樹木,而這些花草樹木便是我們賴以為生的重要物資。

  孩子對於各式各樣的蔬菜,尤其是它們的模樣抱持相當熱衷的態度,在每次的撕菜樂中,他們總是能從透過仔細觀察盤古每一吋皮膚的肌理紋路的過程中,獲得生活中的樂趣,是一種不假玩具或書本之手,輕易就能滿足的樂趣,是一種信手拈來的樂趣,是一種只要用點心就能辦到的樂趣,是一種與人分享就能感受無比幸福的樂趣。


熱鍋後以蒜頭(或薑末)爆香再大火快炒的蒜香紅鳳菜
 
  「多吃紅鳳菜,有益身體健康。」
  「為什麼?」
  「因為它可以增加你身體裡的紅血球。」
  「吃紅鳳菜,紅血球就會變的愈來愈多嗎?」
  「是啊!」
  「那它們就可以一起消滅細菌了嗎?」
  「嗯,而且紅鳳菜可以讓你有一張紅通通的蘋果臉。」
  
  吃了一口紅鳳菜之後,大寶問。

  「媽媽,我的臉變紅了嗎?」

  
看大寶吃的這麼認真,不知不覺中我的臉也跟著變紅了,可能是紅鳳菜裡的鐵質使我的臉變紅的吧,可能是看著孩子大口大口吃著紅鳳菜,是心中就要滿溢出來的幸福,使我的臉變紅了吧?!

  吃紅鳳菜,有很多好處,除了腸胃不適者與腎臟病患者之外,我建議適量攝取。有人說,晚上不適宜食用紅鳳菜,其主要原因在於它的屬性偏涼,只要在烹調的過程加入適量的薑末,就不用擔心晚上食用紅鳳菜會造成腸胃不適的問題了。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