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你可不可以動作快一點啊?
  可是,我不會穿呀!
  你昨天不是穿得好好的?!
  可是,這裡卡住了啊,我沒辦法穿好。

  近來,每到穿鞋子出門的時間,所有人都痛苦不堪,穿鞋子的人(小寶),在一旁虎視眈眈監督的人(有時是外子,大部分是我),只除了穿好鞋子坐在地板親眼目睹潑婦罵街的情節就發生在眼前的人(大寶)。

  今天,同樣的戲碼再度上演。又是一陣哀哀求救的哭腔,不吃這套的我乾脆下了最後的通諜令,要是不在計時器響之前即時穿好鞋子,就做好赤腳出門的打算了。既不吃軟也不吃硬的小寶,少了外子這座大靠山,只能孤單的呆坐在地板上,抽抽噎噎的抓起左腳的涼鞋硬是往右腳塞,沒等魔鬼粘撕開,就想一骨碌的把右腳塞住左腳鞋子裡,結果,又是,卡住了卡住了啦。

  假裝忙裡忙外的收拾著孩子製造的殘局,我早已練就了充耳不聞的功夫,逕自的把散落一地的玩具和書本拿起又放下,就這麼起身蹲下了好幾回合。其間,不時聽見小寶轉頭偷看局勢的假哭聲,而大寶呢?通常他的角色是扮演一個稱職的局外人,完全不會因為小寶的哭鬧聲而坐立難安,不過那也僅止於他心情好的時候。

  一如往常,大寶依然氣定神閒的穿好鞋子,站在哈姆和太郎的籠子前噓寒問暖(哈姆和太郎分別是家裡飼養的布丁鼠和楓葉鼠)。或許是聽厭了小寶的哭腔,再加上心急著想出門去公園溜達,一反平常的作風,大寶轉過身來對小寶說,「好,我來幫你。」小寶以終於有人可憐我了的語氣對大寶說,「嗯,謝謝哥哥。」

  就在當下感受到如釋重負的同時,對於大寶在他的老媽子就要火山爆發的前一刻,即時提供協助的行為著實讓我鬆一口氣,更是對他讚譽有加,要不是想要維持臨危不亂的形象,否則我恨不得馬上抱起他的身子從頭到腳對他猛烈親吻一番了。

  鎮日為瑣碎細事爭吵不休的兩兄妹,能如此平和的目視對方,一方願意為另一方付出,另一方也感恩一方的付出,這是我經常在夢中期待可能會發生在現實生活的畫面,沒想到它這麼快就活生生的在我眼前上演,雖然好景不常,就在大寶也無法找出小寶涼鞋穿不好的原因,一切又回復到哀哀求救的惡性循環。

  不過,我還是很享受當時大寶說出「好,我來幫你」這句話的美好畫面,那是一句多麼悅耳的聲音,當你在求助無門的時候,那是一句多麼振奮人心的聲音,當你在頹廢沮喪的時候,那是一句多麼體貼的聲音,當你在胸懷大志卻無人欣賞的時候............

  我也希望,當我對處理生活瑣事感到疲憊無可奈何的時候,大小寶會對我說:

  「好,我來幫你按摩,讓你放輕鬆一點。」
  「好,我來幫你擦地,讓你坐在沙發上休息。」
  「好,我來幫你教訓妹妹,讓你不用大呼小叫。」
  「好,我來幫你唸書,讓你的喉嚨休息一下。」
  「好,我來幫你說笑話,讓你也可以笑一笑。」
  「好,我來幫你......」

  我想,下次在小寶穿不上涼鞋而哭鬧時,我會慷慨的說:「好,我來幫你。」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