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大家七手八腳的涮著肥牛肉,嗯~~~,
敲打這篇文的同時,那股養生湯頭的香再次襲入鼻腔,
中午的那一餐仍意猶未盡,心想,
找機會一定要再造訪「小肥牛」,享受不用沾醬的原汁原味。
 
  因為天冷,有兩個星期沒見到孫子的檳榔婆婆,今天興沖沖的提著一大袋冷凍的沙鍋魚頭,打算煮給我們這一家子和大小阿姨當午餐吃。那一袋沙鍋魚頭聽檳榔婆婆說,是晨泳的同好,大家湊和足夠宅配的團購人數,向嘉義一家相當有名的沙鍋魚頭店訂購的。聽說好吃到早在拿到魚頭的隔天就吃個精光的其它同好,連同舅媽都想趁過年前再訂個幾袋,就不用傷透腦筋為了除夕圍爐要吃什麼想破頭了。
  

  但是,抵擋不了我和小阿姨的熱情攻勢,也許是麻辣的癮頭在愛吃辣的我和小阿姨的內心裡蠢蠢欲動,才有這般的能耐,說的口沫潢飛,說到好像這輩子沒吃過小肥牛就是罪過的地步,鮮少吃辣的檳榔婆婆才肯點頭答應。這讓我想起蘇東坡的至理名言,「無肉令人瘦,無竹令人俗」。


  為了配合孩子的飲食,早就戒掉吃辣的習慣,忌辣了三四年的我,其實也不是完全沒吃辣,因為蘇東坡的飲食裡不能沒有肉,我的飲食裡更不能沒有辣,就好像吃蚵仔煎不能沒有海山醬,吃鹹酥雞不能沒有九層塔,吃披薩不能沒有可樂一樣,兩者不是相得益彰,就是缺一不可。如果食物裡沒了辣味,不管食物的滋味有多麼令人垂涎三尺,我的感覺就是少了這麼一味。既然不能吃真正的辣,那麼吃點甜辣醬那種帶著甜味的辣過過乾癮解一下嘴饞,總是安慰自己,有總比沒有好。


  因此,拜甜辣醬所賜,吃辣的功力已經大不如前,簡直退步到孩子可以吃辣的程度。現在,我連吃一口一般便當店免費附贈的開胃小菜,辣蘿蔔乾或酸菜,吃完的第一個反應和不善於吃辣的孩子一樣,先是哈聲連連,接下來就是找水喝。其實,吃辣是可以訓練的,經常吃辣的人不知不覺就會愈吃愈辣,不過,只要一陣子不吃辣或沒吃那麼辣,吃辣的功力就會一落千丈,就像我一樣。



等待美味佳餚上桌的空檔,我們閒話家常,
報告彼此近日來的情況。
檳榔婆婆說她脊椎壓迫神經引起的老毛病又犯了,
小阿姨(么妹)說上次被她撞傷骨折的婦人已經出院了,
至於,大阿姨(大姐)呢?
一如往常,患有強迫症的她依舊追問我刷牙時間的長短
我說沒仔細算欸,大概是兩三分鐘吧?!
通常她的回應都是怎麼可能之類的訝異之詞。


 
  一想到吃辣,又有一群人坐陪,坐在「小肥牛」裡,看著服務人員將一盤盤火鍋料端上桌,同時將部分的火鍋料放進鍋裡煮,我難掩興奮之情,好奇的像隻聒噪的鸚鵡,吱吱喳喳的詢問火鍋料的名稱與烹煮方法,沒想到,這股興奮之情竟然渲染到孩子身上。


  從沒在外頭吃過一張大圓桌上中間有個冒著蒸騰熱氣的鍋子,還有一圈火在鍋子底下不停的抖動著,見此情狀的小寶先是大聲疾呼的問著鍋子和火的底細,「那是什麼?」「那藍色的是什麼?」,等到查清楚底細之後,小寶把視線拉回服務人員倒火鍋料的動作,一付待嫁女兒心的嬌滴模樣,靦腆害羞的說,「哇,看起來好好吃哦!」全場人的心裡除了一陣酥麻之外,沒有不莞爾一笑,包括那名服務人員。


孩子,通常是人際關係的潤滑劑。


  因為小寶的讚美詞,那名美麗身材瘦長的服務人員與我們攀談了起來。於是,在輕鬆愉快的談笑聲中,我向她提出「小肥羊」何以更名成「小肥牛」的疑問,這個疑問一直存在內心好久一段時間。每次在用餐時間開車經過「小肥羊」的時候,在車上探頭往外看,裡頭幾乎都是坐無虛席,假日期間更是一位難求,生意好到不少人甘冒刺骨寒風站在門口等候,就為了啖食「小肥羊」的美味。


  更名,是一件大事,通常是一間店,在經營不善或合夥等其它原因的牽扯之下,不得已只好更換東家時才會做的事,這種情況為什麼會出現在「小肥羊」的身上,使我百思不得其解,今天總算在那名服務人員口中得到一個出乎意料卻引人深思的答案,「牛比羊大啊,當然改叫『小肥牛』,才能表示生意愈做愈好愈做愈大呀!」


  聽她如此說來,也不無道理,一家店名字取的好不好,攸關這家店是不是能長久經營下去,以及帶來滾滾財源的興隆生意,尤其是一家賣吃的店。在一條人聲鼎沸滿是大小吃店或餐廳的街上,要吸引食店上門,一家店是不是擁有一個起眼顯目的名字就顯得更為重要了。


瞧那滷的鹹香入味的鴨血,一想起它那Q彈多汁的口感,
放入嘴裡咬一口,藏身在鴨血的麻辣湯汁,
噗吱一聲,噴濺在口腔內壁,哇,真是人間美味!


 
  不過,近來受到許多年輕人愛標新立異的影響,為了迎合年輕人的胃口,不少店家取的名字,有時經過門口抬頭猛然一看招牌,以我有限的國文造詣,還真叫不出來,而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更不得而知了。取些奇怪的店名還不都是為了招攬客人,其實,只要店裡賣的東西好吃、經濟又實惠,久而久之,一傳十十傳百,店名似乎就沒那麼重要了。


  我記得,以前在家鄉,許多常去光顧的店家如今我依然喊不出名字來,不是店名饒舌難唸,更不是店家標新立異取了我有限的國文造詣外的名字,而是它們根本就沒有店名,它們都是直接以賣的東西作為店家的招牌,如賣米糕的招牌上就寫著斗大的「米糕」二字,賣早餐的就在攤子前面掛著「豆漿」。有沒有人會走錯,不會,因為它們都是以「好吃」聞名啊!

  
  同樣以「好吃」聞名的「小肥牛」(Fatcalf),它是以「不沾醬的獨門湯底」的「好吃」,吸引各方的食客前來一嚐它的美味,我們就是眾多慕名而來的食客之一。「小肥牛」提供四種湯底,我們選擇了鴛鴦鍋湯底,一半是我和小阿姨引領企盼的,由多種含辣植物熬煮而成的辣味鍋湯底,另一半是由六十八種純天然植物熬煮而成的養生湯底。


  每回聽到「養生」兩個字,總會有一股吃了養生的東西,身體就真的「養生」了起來。如果看到餐點有「養生」字樣的不點,好像會對不起它們似的,而且,我們家的食客當中有老人(檳榔婆婆),有小孩(大寶和小寶),有不吃辣的(大阿姨),有一定要吃肉的(外子和大阿姨),所以,我們很順理成章的在養生鍋和素食鍋中選擇了養生鍋,全家老小皆大歡喜。

 

這,就是梅花豬。


  「吃火鍋怎麼能少了豬肉片呢!」這是嗜肉如命的外子他的至理名言。外子認為吃火鍋最大的享受就在於把肉片放進熱湯裡,用筷子左右擺動個四五下隨即馬上撈起的那一剎那,剛好熟又不會太熟的程度,是最令他愛不釋口的佳餚美味。去「小肥牛」當然也不例外,先來盤豬肉片再說。名為「小肥牛」,顧名思義,是牛的專賣店,但也賣其它肉類(田雞腿肉、雞腿肉、梅花豬、大草原羊捲、招牌小羔羊),照顧到嗜吃牛的人的胃,也要顧好不吃牛的人的嘴巴。



這是外子口中的佳餚美味,剛涮好撈起的梅花豬。


  一聽到小阿姨點了梅花豬,大寶興奮的手舞足蹈,差點就要從兒童餐椅上跌下來,幸好外子一把接住了他。大寶會聽到梅花豬而顯得那麼興奮不是沒有原因,前些日子,託米糕婆婆(外子的母親)的福,每次回清水一趟就有一大袋滷的色澤透亮、口感滑嫩、入口即化的梅花豬肉塊打包帶回家。聽米糕婆婆說,梅花豬肉塊和一般梅花豬肉片很像,但是,梅花豬肉塊的口感更好,雖然它滷製的時間很久,卻不影響它放在口中,柔嫩的脂肪擴散開來的口感,套一句大寶初嚐米糕婆婆特製的梅花豬肉塊時說的話,「真是好吃極了」。



也點了一盤特級牛肉。


  除了各種肉類,「小肥牛」也造福了喜歡吃海鮮的朋友,提供不少生猛海鮮。不過,礙於「養生」心作祟,一餐只吃一種肉類(兩種肉類已經極限了,來「小肥牛」總要點一盤牛吧!)加上檳榔婆婆因為以前不好的外食經驗,導致她視外面賣的海鮮為畏途,如果真的想吃海鮮,她都會到市場親自挑選現撈的,帶回家裡還活跳跳的魚蝦貝類,而且都是以最簡單的鹽巴調味,頂多在嗆蝦時加點酒,不僅增加蝦的香味,美味更是倍增。
  
 
  如果說海山醬是蚵仔煎的好朋友,那麼說火鍋料肯定是火鍋的好伙伴,一點也不為過。依稀記得以前小時候吃火鍋,最常看到的火鍋料不是魚板就是魚餃蝦餃蛋餃之類的,頂多再加幾顆貢丸,至於現在名稱多到目不暇給的火鍋配料,有些還真是叫不出口,在當時根本聽都沒聽過(金針菇丸、手工牛肉丸、黃金鱈魚子、千層花枝丸、蒙藏鮪圓燴、杏包菇丸、招牌川丸子、海鮮小湯包、),也想都沒想過(哇,麻薯也可以拿來當火鍋料)。
 
 
燕餃、千層花枝丸、招牌川丸子、海鮮小湯包,
咦,怎麼少了一樣,海鮮小湯包呢?
早就被飢腸轆轆的我們丟進鍋
煮了。

 
   全家人團圓在一起的時候就會想到吃火鍋,這種感覺就像是到了中秋節就想到烤肉一樣,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這種情形好像很自然的成為大家心中約定成俗的事了。或許是過年正好遇上天冷的關係,如果桌上能擺個火鍋,冒著熱氣,喝碗熱湯暖暖身子,一面吃著火鍋料,一面和親朋好友閒話家常,哇,這一年的辛苦隨著煮的滾燙的熱湯裊裊升起的蒸氣,也跟著煙消雲散了。
 


別看大阿姨、檳榔婆婆、和小阿姨嚴肅的模樣,
可別以為她們在吵架,
她們三人之所以不發一語,面無表情,
是因為她們非常認真地啖食享受著這一鍋的美味。
 

  快樂的時光總是過的特別快(或許是和快樂的「快」字有關吧),沒一會兒功夫,所有的人都吃飽喝足,癱坐在椅子上動彈不得了,哪裡還吃的下最後一道,原本應該是大家眾所矚目的飯後甜點,就只剩愛吃肉又愛吃甜食的大寶興緻勃勃的等待著。當大寶看見服務人員送上那一碗黃澄澄的,上面佈滿雪花般的白木耳,還有紅色的枸杞和紅棗交互點綴其間的白木耳紅棗甜湯,便迫不及待的以搶頭香之姿,從桌上拿起一碗馬上放進嘴裡一飲而盡。



心想,如果大寶能以吃甜湯的熱衷程度,
吃光他應該要吃的白飯那該有多好啊!


 
  白木耳紅棗甜湯為這一次的「小肥牛」食記畫下完美的句點。不僅大家的胃飽飽的,心也暖暖的,而每個人不管是說起話來或是笑起來也都像蜜糖一樣甜甜的。「囝仔攏安ㄋㄟ,胡蠅貪甜啦!」檳榔婆婆看大寶吃的這麼過癮,像是在欣賞一幅畫的眼光看著大寶意猶未盡的舔著嘴角上的殘餘糖汁,她的臉上泛起甜甜的笑容。


  聽的出來只是客套的問想不想再吃一碗,小阿姨打算舀起一小口甜湯放入自己口中的當頭,所有人都被大寶震耳欲聾的制止聲給震懾住了,「小阿姨,你怎麼可以吃我的甜湯呢?」這句話著實讓小阿姨的手進退兩難,於是,我提醒大寶,要是他吃了小阿姨那一碗甜湯,回家就不再吃飯後水果囉!一聽到回家不能馬上吃到小阿姨前一天去大湖採來的草莓,大寶雖有點心不甘情不願,還是小小聲的接受事實,「好吧!」他說。



檳榔婆婆在問大寶甜點滋味如何時,她,
包括所有的人,同時也在享受那一股洋溢著幸福團聚的感覺。


  一頓有家人陪伴的飯,吃的好飽、好撐、好滿足............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