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dmillword2.jpg   
   
  今天,趁著涼爽、透著陽光的好天氣,全家出了一趟遠門,
是一趟體驗老街,大啖美食,欣賞山水,放掉心情的遠門。
 
  washclothesword2.jpg  
   
  她,六十好幾,膀圓腰粗,站在最尾端的一家甜柿攤販後面,
身體有規律的左右晃動著,只要左手抬起一下,
右手就跟著前後挪動好幾下,那是我記憶中動手洗衣服的節奏,
原來那一名著紅衣衫婦人腳下站的地方是一處歷史遺跡,
「洗衫坑」,雖說是遺跡,仍舊開放給當地居民使用。
   
  peggy4word3.jpg  
   
  過洗衫坑,我們走進一條老街獨有的古意盎然純樸氣息的巷弄,
在巷口,孰知小寶一時興起,轉過身,對著外子掌握的鏡頭,
作出一連串出乎意料、目不暇給的情緒表情,有遮耳賴皮的,
有頑皮吐舌的,有嘟嘴不悅的,有發呆出神的,有張口驚嘆的,
鏡頭後的外子連按快門猛拍,喜不自勝地捕捉她的一顰一笑。
   
 
ericpeggy2word2.jpg   
   
  販售桂花冰店家的門面,是一排三塊三塊層層疊疊蓋地的磚塊,
撐起七八個排列整齊的甕,這七八個甕再頂著五層鋪頂的磚塊,
砌成了一個雋永玩味、回溯以往、時光倒轉的招呼櫃台。
孩子在櫃台前嬉戲吵鬧,你哇我一聲,我回你一個噗吱的笑,
曾幾何時,此處是多少早已老態龍鐘的老邁前人兒時拾趣的地方,
爾今,這個招呼櫃台頓時搭起一座亙古通今,繼往開來的橋樑。
   
  ericpeggythompson1word2.jpg  
   
  那張板凳,直看如似大寶口中一座壓扁扁的山,
那張板凳,橫看如似一雙手臂扶起扁擔的輪廓,
那張板凳,不知扶起多少逗留駐足的年少輕狂,
那張板凳,不知撐起多少世世代代的閣家歡顏。
 
   
   ericpeggythompson5word  
   
 

出了巷子口,一棟帶著日式禪風的平房小木屋映入眼簾,
它,是一間老郵局,雖然它已經不寄信了,

不過卻是起了我寫信的念頭…………
   
  這是一封存放內心已久至今才要寄出的信。
   
  你堅毅厚實的臂膀,一手撐起好似一個擔子千斤重的家,
在今年我的第四個母親節裡,你說,感謝我生了一對寶貝兒女,
在今年我們的結婚紀念日裡,你說,享受我洗手作羹湯的背影,
在今年寫給我的生日賀卡裡,你說,如果沒有我你也活不下去。
在我收到你送給我的禮物時,我說,有這對兒女是我們的福氣,
在與孩子們共進燭光晚餐時,我說,這是我能為這個家做的事,
在我看見你寫的字字句句時,我說,我們會攜手相伴走下去的。
   
  離開老郵局,相機沒電了………… 
   
 

於是,說服自己,當一個鐘頭的文人雅士,如從前的詩人,
不用電,不要相機,只要一雙眼睛,只要一顆心,

學習欣賞眼前的山水美景,學習看破眼前的虛無飄渺。
   
  ericpeggysally1word2.jpg   
   
 

向天湖的天,是一張白色鋪底的紙;

向天湖的樹,是紙上晦暗不明的玉;
向天湖的水,是玉搖曳生姿的舞台;

向天湖的風,使紙上的玉擺尾搖頭;
向天湖的霧,使一切在虛無縹緲間。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