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雖如往常載送孩子至何老師家上甜品藝術課程,孩子的表現卻不如以往。


  行前已經交待再三,做事要循規蹈矩,不疾不徐,不過基於尊重,我施以眼色給予暗示,並輕聲在耳邊提醒,他們卻仍舊故我。


  急於想要著手於甜品捏塑的倩,遲遲無法解開一題數學題的她顯得毛躁不安,即使何老師與我輪流協助也於事無補。冕也淪陷於寫不完作業的泥沼中。與今天反常的倩一樣(不過最近冕寫功課經常呈現暴走狀態),一時想不出答案或解題過程太過繁瑣,都給了冕天大的機會皺眉呻吟,暴躁嘶吼。


  此外,甜品藝術課程結束後接連著趕至快樂圍棋教室上圍棋個別課。課後,孩子的爸爸因著老師在課堂上數落冕在作業上打問號的題目過多,以及教過的題目卻未能仔細思考並解開而氣憤填鷹。除了要孩子返家後馬上檢討答錯與打問號的題目,且若未能在明天睡前順利完成,冕就要支付自己今天上課一半的學費,外子僅願意支付另一半。


  針對在何老師家發生的事件,我也做了事後的處置。不僅就冕當時對我的叮嚀充耳不聞嚴厲訓斥之餘,也同時撥通速老師的手機,明日請假一天。讀書,不只為獵取知識,更要學習為人處事。如今已經三年級的他,行為舉止卻未能隨著年紀與習得知識的增長而愈發成熟,那麼,上學有何用處?


  哭泣哀求著,冕抽抽噎噎,哽咽地說,他不想請假,他想上學。


  返家後,經過沐浴時間的沈澱,也在冕低頭認錯,並承諾改進之下,突衝事件雖然暫時落幕,卻給了自己反省與沈思的機會。要是冕明天真的請假一天,我該如何讓他親身經歷運用勞力賺錢的艱苦,並使他從中體會而能更加珍惜能夠讀書的日子。


  好友均建議,最快也最看得出成效的方法,可以給孩子一人一只箱子,裡頭裝著每天要回收的資源垃圾(最好是紙類,夠重),待一段時間後(如一至二個月,視回收的量而定),由孩子自己將收集來的資源垃圾搬上車,再由大人幫忙載送至回收處後,依照斤兩秤重,取得他們努力回收資源垃圾的金錢。


  藉此,透過獲取金錢的數量未能與回收的數量成正比的落差,或許能夠讓孩子更能充分體會物質生活並非想像中的取得容易。


  也期待著,資源垃圾回收處理後,孩子桀驁不訓的心也能跟著回收處理了。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