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的空檔,是探索的契機。
等待的空檔,是耐心的考驗。
等待的空檔,是熟稔的時光。
等待的空檔,是感情的依歸。
  


 -《品田牧場》餐敘- 
-小寶正在看繪本《Into the Forest》 愛家出品-
 
 
 
等,耐人尋味的一個字。
心急時,它,使人如熱鍋上的螞蟻,萬頭鑽洞,無所適從。
心定時,它,使人如涓滴的小溪流,平靜無波,細水長流。
  
 急,是一切煩心事纏上身的根源。
一件事,冠上急字,隨之接踵而至的是猶如洩洪般的連鎖反應。
  
 傍晚五點三十分,與以前的同事約好在《品田牧場》餐敘,
習慣在日落西山時分,舉家前往距離住所只隔一條街的小公園,
繞著外圍小跑步,一來消耗體力,二來強健體魄。
  
 因為這場餐敘,我們取消了跑步,以室內的輕度運動溜滑梯取代,
我,緊盯著時鐘瞧,掐指盤算從現在到出發時間只剩一個小時,
在這段時間裡,得拖著玩得意猶未盡汗如雨水的孩子沐浴更衣,
第一項大工程總算大功告成了,不過,我,根本沒心思普天同慶,
因為,不算大但是作用起來一發不可收拾的第二項工程,
正在伺機而動,只要稍稍不留神,天雷就可能勾動了地火。
  
 就在等待外子與我準備外出用品時,閒來無事的大寶冷不防地,
趁小寶喝水當頭,搶走她放在沙發上愛不釋手的假裝水果的氣球,
試圖挑起小寶繞著餐桌與他玩官兵抓強盜遊戲的念頭,
氣急敗壞毫無思緒的小寶當然追著大寶肆無忌憚的向前跑。
  
 在洗澡前,我向孩子千叮嚀萬囑咐,洗過澡後只做靜態活動,
諸如玩積木、拼拼圖、看書等,就是不准跑或跳的劇烈活動,
可不願在出門前,又得為他們的滿頭大汗搞得自己焦頭爛額,
在大人看來是約法三章的事,在孩子心中是凡有規則必有例外。
  
  
前菜,生菜沙拉與水果沙拉,二選一。

-《品田牧場》餐敘-
  
 經過幾番履勸不聽與口沫潢飛的工夫,順理成章的,
伴隨惱羞成怒的氣焰,我,獅子大開口,喊出震天價響的吼叫聲,
「全部都給我站住。」理所當然,沈浸在遊戲想像世界裡的孩子,
怎麼可能聽得見我的河東獅吼,若有,也會選擇充耳不聞。
千呼萬喚,依然起不了任何作用,只好祭出殺手諫,
「我要開始數了。」我提出警告,無動於衷的孩子,繼續追著,
「1......」,我數了,他們,繼續跑著,「2......」,我往下數,
他們嘻鬧依舊,就在開口準備數出3的那一剎那,
不敢拿自己的自由活動開玩笑,他們只好腳踩煞車以此明志。
  
 眼看著時間在與兩個小傢伙纏鬥的過程中一分一秒地消逝,
撇見時鐘,早已過了預計出門的五點十分,
在外子催促孩子坐定穿鞋的同時,我拎起放在外出包的毛巾,
輪流在孩子冒出汗滴的背上東擦西搓,玩得不亦樂乎的小寶,
三番兩次推開我為她擦汗的手,向我推三阻四,
原本從心底的火山冒出來的騰騰熱氣,在外子三言兩語的安慰,
才稍事冷卻不到半晌,卻因為小寶阻撓再三的動作,
火山終於抵擋不住熊熊火氣,爆發了,頓時岩漿全都傾流而下。
  
  
主菜,三風味豬排。

 
-《品田牧場》餐敘-
  
 「再不快點,乾脆爸爸和哥哥去,你和媽媽留在家好了!」
話才脫口而出,隨即傳來一陣稀稀疏疏的抽咽聲,
小寶哇哇大哭了起來,哭成淚人兒的她,抿起嘴嘟嚷著討抱抱,
還不時學著大寶哀求的語氣,「我不要媽媽生氣嘛!」
「那你就乖乖坐著讓我為妳擦汗,不要像毛毛蟲似的扭來扭去。」
  
 或許是火山冒出的火氣衝昏了頭,惹起急性子的老毛病,
我邊說邊使勁拉起小寶的上衣,努力擦汗的當頭,
力道似乎過猛了,一不小心,勒緊了脖子,擦痛了背,
這會兒,她哭得更大聲了,我哄得急,她哭得兇。
外子見狀,再這麼死纏爛打下去,可真是沒完沒了,
於是,一把抱起哭得梨花帶淚的小寶,直往門口衝去,
不管小寶如何哭喊媽媽抱抱,外子只管緊緊抱住她,
為的是給我喘息的時間,拾起背包,關鎖門窗,整裝待發。
  
 為了配合我們,小寶只好勉為其難按捺住想玩的衝動。
因為急著赴約,我剝奪了小寶自己穿好鞋子的步調。
為了配合我們,小寶犧牲了與她最愛的氣球交心的時間。
因為心煩意亂,外子剝奪了小寶在我身上溫存撒嬌的機會。
為了配合我們,小寶拖著不適的身體成全了履行約定的事。
因為燃眉之急,我們忘記小寶白天臉色慘白噁心嘔吐的事。
  
  

只能吃便當稀飯的小寶,
瞧見服務生阿姨送來的滿桌子好吃菜色,
指著水果沙拉,她柔聲細語的問,
媽媽,我可以吃這個嗎?

-《品田牧場》餐敘-
-小寶的話 愛家出品-
  
 大部分身為父母的人應該曾經經歷過這樣的情況,
當你要求孩子做他們已經熟能生巧的事,
尤其是在你趕著出門或事情忙得應接不暇時,倏地,
他們的身手,笨了,蠢了,停滯不動,甚或弄巧成拙了。
  
 「哥哥,散落一地的甲蟲,請統統帶牠們回家好嗎?」
上了一整天課的外子有氣無力,語氣帶點不耐與萎靡,
提醒著幾分鐘前信誓旦旦答應要收好甲蟲,
下一分秒鐘卻沈浸於海底世界的大寶,他,不是唱反調,
不是耍賴,是他太專注了,是他正在享受控制自我幻想的步調。
  
 「等你收好,再來看影片好了。」外子把決定權交給大寶,
想看影片,得先收好甲蟲,大寶心裡明白,不收,什麼也別想看,
衝著外子手中握有可以催促大寶加緊腳步的把柄,大寶一定會收,
只是時間遲早的問題,端視他何時從幻想中抽離出來,以及,
他是否能符合外子心中希望他能在他所冀望的時間內收好甲蟲。
  
 「我的兜蟲呢?」在客廳與飯廳來回踱步了好幾圈,
大寶就是遍尋不著心愛的長戢大兜蟲,我坐在飯廳地板上,
正在幫小寶收拾善後,把她一本一本從書架上撥下來的繪本,
教她有條不紊的,書背朝前,右手握書,左手推開架上的書,
把書一本一本再度放進書與書之間的空隙中。
這時,心急如焚的大寶匆忙的跑來我跟前,倉皇的問,
「媽媽,我的兜蟲不見了。」他有點抽搐嗚咽的說。
「你仔細找過了嗎?」「嗯,我都找過了,就是找不到。」
「媽媽,它是不是在跟我玩躲貓貓啊!?」大寶忐忑不安。
  
  
甜點,奶酪與抹茶冰淇淋,二選一。
哇,冰淇淋看起來好好吃哦!
媽媽,我可以吃嗎?

-《品田牧場》餐敘-
-小寶的話 愛家出品-
  
 「甲蟲怎麼還在地上,再給你十秒鐘時間,沒收好,就不看了。」
洗好澡從浴室走出來的外子如是說,不明究理,黑白不分,
他,帶了壓力,因為擠不出符合學校標準的國科會計畫,
他,帶了情緒,因為老早就想坐在案前修改稿期將近的論文了。
他認為是大寶的拖泥帶水,耽誤他心中盤算好的時間表,
但,他卻怎麼也沒料想到,在孩子心中,也有屬於他們的時間表,
只是,為了配合我們的這一張,他們的那一張經常捨棄不用罷了。
  
 如果,將心中的時間表擱置一旁,我們放慢腳步,問問孩子,
聽聽他們的心聲,瞭解他們專屬自己獨一無二的時間行程表,
依循上面排定的時間,或許,孩子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步調,
完成一切交待他要做的事,他應該做的事,以及他想做的事。
  
 不久,大寶在沙發上,找到了大兜蟲,他破涕為笑了,
他依自己的步調,心無旁騖,做好了他想和他應該做的事。
  
 或許,我們可以學習《神奇畫具箱》裡佳美的哥哥,不堅持己見,
不上緊發條,他,讓出自己事先計畫好的時間表,
給佳美以自己的步調與處事方式,執行不是她計畫中的事,
他們兄妹得到的是,發現的樂趣,探索的驚喜,與意外的學習收穫。
  
  
附餐飲料,水果茶與咖啡,二選一。

-《品田牧場》餐敘-
  
 -這是林明子《神奇畫具箱》故事內容的起頭-
  
 佳美的哥哥有一個畫具箱和一本素描簿。
畫具箱裡裝著調色盤、水彩筆和好多好多漂亮的顏料。
每次哥哥畫畫的時候,佳美都在旁邊纏著他說:「我也要畫嘛!」
「不行!」哥哥總是很神氣的這樣回答。
有一天,佳美又吵著說:「我也要畫嘛!」
  
 「不行!不行!這是我最寶貝的神奇畫具箱。」
哥哥說著就把箱子關了起來。
「可是,我也想用神奇畫具畫畫啊!」佳美緊抓著畫具箱不放。
「真拿你沒辦法。」
哥哥終於放手,把裝滿了水彩顏料的畫具箱借給佳美。
  
 佳美打開調色盤,把顏料擠在上面 。「來點兒藍色!」
哥哥邊走邊叮嚀她說:「記得用完關上箱子唷。」
「來點兒黃色!」哥哥回頭又加上一句:「不可以用太多顏料唷。」
佳美又說:「再來點兒紅色!」這時候,哥哥已經走遠了。
  
 叭答、叭答、叭答......
佳美用心的一筆一筆把顏色塗在素描簿上。藍色、黃色、紅色。 
刷刷、唧噢-
顏色一層又一層的混合著、重疊著......
  
 結果變成了不知道是什麼色彩的色彩了。
這時候,哥哥正好追球追到佳美旁邊。
「哎呀呀!你簡直畫成一團泥巴了!」「我還沒畫完呢。」
佳美知道哥哥每次畫完都會去洗木桶和調色盤,所以她也起身去找水。
  
 她提著乾淨的水回來的時候,看見一條蛇,
嘴裡叼著紅色顏料,咻咻的正往林子那邊爬去。
「喂!等一等!不可以!那是我哥哥的東西!」
佳美急急忙忙追著那條蛇。
  
 「你跑到哪兒去了?把我哥哥的水彩還來啦!」
佳美走進林子,跨過草叢,撥開樹枝,走進了葉堆,
她正要跨過樹根......「啊!-」
  
 佳美看到那支紅色的顏料了。還有藍色的、黃色的、綠色的!
一支支顏料的蓋子都已經打開。
不只是蛇在這兒,還有松鼠、小老鼠、烏鴉,大家都來畫畫了。
佳美看得目瞪口呆。這時,小熊和狐狸也各自叼著畫具箱、
素描簿和水桶,加入大家。
  
 佳美突然從樹後面跳出來。窸窸窣窣,窸窸窣窣......
烏鴉飛走了,松鼠、老鼠、蛇、狐狸、小熊,
一下子都逃得無影無蹤,只有一隻尺蠖,
正用一根小小的樹枝,蘸著紅色顏料,繼續在樹葉上畫畫。
  
 「尺蠖先生,你在畫什麼?要不要別的顏色?我還有好多耶。」
佳美動手把顏料擠在調色盤上,對尺蠖說:
「你想用什麼就用什麼,沒關係。你看這黃綠色怎麼樣?
紫色、橘色也不錯。」尺蠖慢吞吞的把身體一伸一縮,
來到調色盤旁邊取顏料。水色......粉紅......
佳美把顏料一支支拿出來,統統擠在調色盤上。
  
 不知道什麼時候,松鼠搖著尾巴從樹叢後面跳出來。
接著,老鼠、小蛇、烏鴉、狐狸和小熊也都回來了。
連原來不在的兔子、麻雀也來參加。
  
 佳美撕開素描簿,把紙分給大家。於是,所有的動物都畫了起來。
  
 佳美也跟大家一起畫。窸窸唰唰,沙沙沙沙。
林子裡一片寂靜,只聽到畫畫的聲音。
再就是嗶哩叭啦、嗶哩叭啦......那是松鼠和蜥蝪在搬運顏料呢。
  
 「佳美-」突然間,從遠處傳來哥哥的喊聲,
是哥哥在找佳美呢!動物們拿著自己的圖畫,都躲了起來。
咔沙!咔沙!咔沙!哥哥的腳步聲越來越近。
  
 「我找了你好久!你一個人躲在這裡做什麼?」
哥哥撥開樹葉,走到佳美的身邊。
佳美拿出自己的圖畫說:「哥!你看!」
  
 「哇,好棒啊!真的是神奇畫具箱耶!」連哥哥看了都嚇一大跳。
  
 -這是林明子《神奇畫具箱》故事內容的結尾-
  
 每個人的時間表,可以依據個別的喜好與需求,
將一整天的時間分隔成好幾個固定和非固定的區塊,
如用餐時間、洗澡時間、睡覺時間、玩耍時間等,是屬於固定區塊,
而跳脫這個區塊的就是非固定區塊,即彈性區塊,當有人串門子時,
要把時間挪出來給突如其來造訪的朋友,就屬這個時間區塊。
  
 生活不會是一成不變的,在我們執行固定時間區塊裡的任務時,
往往就是發生突發狀況的最佳時機,為了讓任務能順利進行,
第一種折衷作法,就是將原本要在固定時間區塊執行的任務,
挪到非固定區塊的時間裡再執行,而另外一種的折衷方法,
就是按照原定計畫,任務仍舊執行不誤,變化與計畫同時並進,
不過,換來的可能是不彰的執行效果,甚或不良的人際關係。
  
 外子在大寶的固定時間區塊裡,要求他做非固定時間區塊裡的事,
看影片,為的就是他想執行自認為原本是固定時間區塊裡的研究時間,
為了配合孩子,順理成章的搬移到非固定時間的區塊裡了。
一個要堅守崗位,一個要轉換跑道,雙方意見不合,當然有所碰撞,
火花更是少不了,在事與願違情急之下,原本單純的轉換一下念頭,
把各自在固定時間要執行的事挪到非固定時間時再執行的作法,
就能解決的問題,卻引來不必要的外在衝突與內在的罪惡感。
理所當然,整件事的主導權是在外子身上,稚幼的大寶懵懂依舊,
外子的以身作則,有彈性的悠遊在固定與非固定時區塊之間,
看在大寶眼裡,感受在他心裡,那是他最佳模仿與學習的對象,
因為他學到在不犧牲想做的事的情況下,做他應該做和要做的事。
  
 通常,處於無所事事狀態下的孩子,最是讓大人傷透腦筋了,
尤其是和不熟識孩子的人與會,或是在孩子不感興趣的場合下。
如果,孩子是一個善體人意,懂得等待的人,萬事就不用愁了,
但是,身為父母的人心知肚明,這樣天生麗質的孩子並不多,
大部分的孩子還是得仰賴父母後天對於「等待哲學」的培育與教養。
  
 當才滿兩歲的大寶想找我玩,正好我在曬衣服時,我會說:
「我很想跟你玩耶,不過你得等我把籃子裡的衣服全都曬好。」
頭幾回,大寶對這樣的回答抱持嗤之以鼻的態度,
他一定覺得我是個善變的人,兩歲以前,每次他想跟我玩的時候,
無論多忙多累,我一定會暫時停下手邊的工作,與他奉陪到底,
為的就是要滿足孩子有人隨侍在側的安全感,與撒嬌依賴的心。
有時,等我話一說完,如果今天心情晴,他會等著我摸完他的頭,
然後心滿意足的走出陽台,到客廳裡自個兒玩起甲蟲王者爭霸戰,
耐心等待;如果今天心情晦暗不明時,他會哭天搶地,
用力拉址我的手,甚或故意搗蛋,先是將曬衣架上的衣服胡拉瞎扯,
然後在地上踩踏一番,為他的等不了而抗議,他就是要我的現在。
  
 如今,大寶長大,是家裡的老大,我也長大,是兩個孩子的媽,
我與大寶生命中出現的那一個人,她,不僅改變我們的生活,
更改變了我們之間相處的模式,他,不再獨自擁有我,
他,得學會與她共享我,他,得遵循凡事都有先後順序的規則。
  
 起先不習慣改變已經維持兩年現狀的他,經常與小寶爭風吃醋,
以生活常規的退化,引起我對他關注的目光,我明白,
他的異狀其來有自,來自於我對學步兒小寶的緊迫釘人,
因此,為了減少焦慮的來源,更為了紓解積壓內心已久的不平,
我儘量分配孩子等量的固定時間區塊,給予等量的肌膚之親,
當然,就連等量的「等待哲學」的磨練更是不可或缺。
  
 訓練大寶以跪姿擦地已經有好一段時日,技熟能巧了,
但是,就是性子急了點,或許是貪玩之心使然,總是敷衍塞責,
鬼畫符似的胡亂東抹西擦,曾經來訪的同事見狀,
就擦地這件事表態,以一個三歲兒來說,能朝同一個方向,
有規律的前後移動身體或跪或伕著擦地,算是難能可貴的了。
  
 其實,從大寶一開始的排斥擦地,到現在一叫就馬上動作,
兩者天差地別的改變,的確令人覺得慶幸,不過,
就是少了自動自發主動幫忙的精神,我向同事表明立場。 
在一次偶然等待的過程中,一句隨口說出的話,挑起一顆願意的心,
那是大寶第一次表現他願意主動幫忙的心,不矯作,不勉強。
  
 因雜事纏身煩事纏心,並未呼喚大寶一起幫忙擦地的我,
逕自從書房、臥室、走廊和遊戲房,一股腦的擦到客廳,
正在看書的大寶,似乎是聯想到與卡通泰山有關的對話內容,
咚咚咚咚地跑來找我,他問:「可不可以請你拿著卡娜阿姨?」
(註:卡娜阿姨是電影泰山裡撫養泰山長大成人的大猩猩)
「現在可能沒辦法,因為媽媽正在認真的擦地。」我邊擦邊回答。
「媽媽,你為什麼要認真的擦地?」大寶頂著一個大問號問。
「這樣,黏在地板上的灰塵細菌才能被我擦得乾乾淨淨清潔溜溜。」
「擦得乾乾淨淨清潔溜溜會怎麼樣呢?」大寶邊重覆我說的語詞,
邊笑著如是問。於是,我反問他:「如果你的身體洗得乾乾淨淨,
清潔溜溜,你會覺得怎麼樣呢?」「嗯,我會覺得香香的,很舒服。」
「那你覺得會怎麼樣?」「嗯,覺得很乾淨,很舒服。」
「為了要讓地板覺得舒服乾淨,所以媽媽要認真的擦仔細的擦,
你可以先自己玩或找妹妹陪你玩,等媽媽擦好地再陪你玩。」
「媽媽,我也來幫地板擦身體好了,灰塵細菌和地板說再見囉!」
  
 在我告訴大寶要等一下的時候,他,學習等待,他,磨練耐心,
他,同時,更學會了察言觀色,體貼別人,還有,樂於助人的心。
  
  
餐後,我與同事談天說地,
坐在一旁等待返家的大寶,
正在看同事從圖書館借來的英文繪本。

-《品田牧場》餐敘-
  
 與同事餐敘那一天,在品田牧場吃飽喝足,等待服務生上甜點的空檔,
就無所事事的大寶而言,那會是一段漫長且坐立難安的煎熬時光,
所以,出門前,我向大寶耳提面命,這場餐敘媽媽早已期待以久,
見見以前的同事,聊聊過往的事蹟,我希望他在不吵不鬧的情況下,
讓我能如願以償,如果願意配合而且也做到了,我可以應允一個要求,
出乎我意料,他的要求竟是,「我想帶閃電麥坤一起去,」如此簡單。
  
 或許是我們聊得太過天花亂墜,如痴如醉了,
著實忽略了足足玩那輛車約莫一個半小時的大寶,變不出花樣來,
他開始如坐針氈,身體裡的無聊蟲準備要故態復萌了,
拿起桌上用來磨黑白芝麻粒的磨杵棒,朝著桌面東敲西打,
我趕緊制止他引人注目的破壞行為,同時提醒他和我的約法三章。
所幸,一位知道孩子有看書習慣的同事,拿出從圖書館借來的書,
讓我們多出了幾十分鐘的閒聊時刻,給了孩子無窮盡的探索能量。
  
 呂奎希雷奎斯的《鬆餅生日會》,是一本談論等待哲學的繪本,
書中的主角可蕾如果想要在奶奶生日當天可以順利吃到鬆餅,
她必須學會等待,等待爸爸的到來,等待時光的流逝,
等待學會觀察,學會體會,學會伴隨等待而來的樂趣-樂在等待。
  
 -這是《鬆餅生日會》故事內容的起頭-
  
 今天是奶奶的生日,她準備在兒童農場慶祝。
可蕾和媽媽已經到了,爸爸晚一點才會來,他們要一起吃鬆餅。
  
 可蕾看到露天咖啡座,興奮的說:「我要吃東西。」
「不行,你得等爸爸。」奶奶說:「他來了我們才吃鬆餅。」
  
 可蕾抱著小兔子輕輕摸。「爸爸來了嗎?」她問。
「再等一下下。」奶奶回答:「然後我們就吃鬆餅。」
  
 可蕾餵山羊吃青草。「爸爸來了嗎?」她又問。
「快了。」媽媽說:「然後我們就吃鬆餅。」
  
 可蕾看著牛的大眼睛。「爸爸到了沒?」她又問。
「還沒,不過快了。」媽媽說:「然後我們就吃鬆餅。」
  
 可蕾撒玉米粒給雞吃。「爸爸等一下就來了,」
她說:「然後我們就吃鬆餅。」
  
 可蕾盪秋千,越盪越高。「爸爸怎麼還不來?」她又問。
「再忍耐一下。」媽媽說:「然後我們就吃鬆餅。」
  
 可蕾爬到攀爬架上。「看得好遠喔,」
她說:「可是我沒看到爸爸。」
「別急,小乖乖,你很快就會見到他。」
奶奶說:「然後我們就吃鬆餅。」
  
 可蕾滑下溜滑梯。「爸爸來了。」她興奮的跑過去。
「爸爸,爸爸!」她高興的大聲叫:「我們來吃鬆餅!」
  
 「生日快樂。」爸爸說著,親了奶奶一下。
「謝謝。」奶奶說:「現在我們去吃鬆餅吧!來!可蕾。」
  
 「咦!可蕾呢?」媽媽問。
「剛剛還在這裡呀!會不會跑到遊戲場去?」
  
 可蕾不在遊戲場。「真奇怪,」爸爸有點生氣的說:
「會跑去哪裡?」「是啊!她一直吵著要吃鬆餅呢!」
奶奶說:「來,說不定去看雞了。」
  
 可蕾沒和雞在一起。「噢!」媽媽開始擔心了。
「希望她不會跑太遠。」「說不定去抱小兔子了。」奶奶說。
  
 可是可蕾沒有和小兔子在一起,也沒有去找山羊。
媽媽哭了,大聲叫:「可蕾!可蕾!」
「這樣不行。」奶奶說:「我們報警吧!」
  
 奶奶、媽媽和爸爸準備到餐廳打電話,卻看到可蕾坐在露天咖啡座上。
「現在我們來吃鬆餅吧!」她笑得好開心喔!
  
 -這是《鬆餅生日會》故事內容的結尾-
  
 
配合孩子的時間表,我等待。
配合我的時間表,孩子等待。
等待,是包容的開端。
等待,是體貼的過程。
等待,是學習的獲得。
等待,是歡喜的收場。

-《品田牧場》餐敘-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