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第一張,透過新買的Cannon450D,
單眼入門相機,拍攝出來的照片,
今天的早餐,全麥吐司抹一層奶油,
撒上少許的細砂糖,入烤箱五分鐘,
香酥脆的口感,懷念的簡單味,
一旁的陪襯物,卡士達巧貝,
買相機時,路過Mister Donut順道買的!
 
自大寶出生以來,我一直都是使用類單眼相機,
捕捉孩子的一顰一笑,簡言之,類單眼相機,
就是類似單眼相機的數位相機,高階於數位傻瓜機,
因為是模擬一般單眼相機,多出幾項自由操控的拍照功能,
如快門先決,光圈先決,手動對焦,和五倍光學變焦等!
   
  就我是一位非業餘的拍照工作者,
只是單純要記錄孩子全部的家庭主婦來說,
比一般數位相機高階的CASIO類單眼相機
無論拍攝功能或效果,理當游刃有餘,但是,
 
隨著孩子的愈發成長,大人可以管制的範圍相對變小,
爸爸與我身有同感,人物是最難拍的,尤其是好動的孩子,
他們無所不動,總是不安於室的追趕跑跳,從不厭倦,
不同於我們經年累月,沒電就得等著汰舊換新的蓄電池,
裝在孩子體內的是充電電池,沒電,只要接上線進插頭,
要不了幾分鐘,充飽電力,補足體力,又能活動個把小時!
   
  除此之外,往往室內光線最不充足的地方,
卻是孩子們活動最頻繁的區域範圍,
舉凡角色扮演,閱讀,用餐,沐浴,睡覺等,
面對動如脫兔的孩子處在光線不足的室內,
進行各式各樣的活動,
CASIO類單眼相機的拍攝效果,
早已不堪入目,更是不敷使用了,
於是,我與爸爸商量,決定省吃儉用勒緊褲帶,
去NOVA賣場買了這一台Cannon EOS 450D!
   
 

這一張小寶哭得抽抽噎噎的照片,
是在哀求正在掌鏡的我為她擦拭鼻涕,
我告訴她,可以去找爸爸幫忙,
她卻猛搖頭哭鬧著說不要不要,我要媽媽擦,
為了記錄小寶哭成淚人兒的畫面,
也為了適應這台EOS450D的重量,
我只好安慰她,好好好,等媽媽拍完照就幫妳擦好嗎?
   
 

 多虧小寶的配合,給了我多餘的時間適應新相機,
小寶楚楚可憐淚流滿面的表情,才能看得如此清晰,
更叫人看得更疼惜了呢!
   
  或許是自己技術有待磨鍊,又或許是機器呈現效果不彰,
對於在光線或燈光不足的室內,我從不會考慮開啟閃光燈,
頂多調整感光度至較高的數值,以呈現較柔和自然的畫面,
卻犧牲了畫面的清晰明朗,如此作為無異是挖東牆補西牆!
   
 
 這張大寶的近照,是在光線比較充足的客廳拍攝,
整張照片顯得溫暖,自然,靜縊!
   
 

幾乎同個時間,只是轉換地點,來到用餐的飯廳,
離客廳約莫十步路,照片裡的大寶笑得燦爛有神,
雖然色彩沒有上一張來得飽和與自然,
不過,比起CASIO類單眼相機,要細緻有光澤多了!
   
 
原因就出在於飯廳的光線不足,必須開啟閃光燈補足光線,
我曾經嘗試運用禁止閃光的模式捕捉大寶的狂笑,
一來大寶的狂笑動作太過劇烈,
二來我和新相機處在蜜月期的第一天,
瞬間按下快門的那一剎那,呈現出來的照片是模糊不清,
無計可施的我,只好退而求其次求助於閃光燈,
出乎意料之外,拍攝結果並不是預期中的死板僵硬,
讓我有了一個新體驗,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一部好的機器,配上一個善其事的人,事半功倍,
一部不好的機器,配上一個善其事的人,事倍功半!
   
 
見我東拍拍西照照,拍得不亦樂乎,照得歡天喜地,
爸爸便提議去戶外,試試手氣,順便驗驗機器,
不如就去宛如進自家廚房一樣的台中科博館,
拍攝對象包羅萬象,從靜態的花草植物,
到動態的昆蟲動物皆有,是相當適合練習拍攝的場所!
   
  當然,拍攝的過程中,孩子仍是鏡頭的主人翁,
不過,無論靜物或動物,是點綴孩子風采的重要配角,
撤掉配角,換上一個黑白布幕,
主角人物當時的表情依舊,卻少了當時的背景,
也丟了可以留給孩子記憶的回憶了!
 

這一張照片是在科博館植物園前拍攝的,
小寶正在搓揉她身上穿著的小碎花上衣,
掌鏡的爸爸把小寶沈浸於搓揉的表情拍得唯妙唯肖,
我開起玩笑,如果背景換成廟宇的話,
小寶不就成了裝神弄鬼的小乩童!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癖好或習慣,藉由重複的執行,
以尋求心靈的慰藉,紓發自己對周遭事物的不安全感,
或以表達自己對身邊人事物的依賴,
釋放自己因為與親近的人分離而產生的分離焦慮症!
   
  我,全身疲累無神時,就愛喫一口苦澀甘甜的黑咖啡,
冷的,熱的,端視天氣與心情而定,
天氣涼爽,心情大好,冒著蒸氣的熱咖啡,絕配;
天氣燥熱,心情大壞,泡了幾個方塊冰的咖啡,對味!
   
  爸爸,工作壓力大時,就愛嗑一塊香甜濃郁的黑蛋糕,
純的,加味的,端視想吃的欲望而定,
嘴饞有點想吃時,只要看起來有巧克力的樣子,
聞起來有巧克力的味道,嚐起來有巧克力的苦甜,是享受;
非常想吃到想藉由吃以抑制喘不過氣來的壓力時,
不加一滴鮮奶油,不摻一顆堅果的功克力蛋糕,是滿足!
   
  大寶,多愁善感時,就愛磨蹭他那一條小被被,
只要是摸起來如他形容的,細細的,軟軟的,
即使是一條擦臉用的小毛巾,都可以成為他擁入懷裡的寶貝,
小被被的四個角最受到大寶的青睞,抓起其中一角,
放在鼻頭,前後來回的搔著鼻孔間的一小塊鼻肉,
搭配從鼻子呼出來的氣息,他,得到了慰藉,有了安全感!
   
  小寶,撒嬌賴皮時,就愛磨蹭我的手肘和膝蓋,
無論何時,何地,無論何種姿勢,躺著,坐著,甚或站著,
她都能無所不摸,有時,甚至指使我手和腳的擺放位置,
躺著時,手就要放在與身呈九十度角的位置,她當枕頭靠著,
坐著時,手就要放在大腿上,好讓她坐在旁邊上下其手,
站著時,手就要貼在大腿兩側,她腳一蹬手一伸,
就可以滿足她的肌膚之親,更獲得了她內心的慰藉!
   
  要兩個活潑好動的小傢伙,同時看著鏡頭,
作出拍照的標準動作,此情此景,是可遇不可求,
不但時機抓得對,動作更要快,否則稍縱即逝,徒增婉惜!
   
 
第一張孩子與大象合影的照片中,
小寶若有似無的看著鏡頭,大寶則是看著我猛笑!
   
 
第二張孩子與大象合影的照片中,
大寶一本正經的看著鏡頭,輪到小寶看著我比手劃腳!
   
 

第三張孩子與大象合影的照片中,
兩人索性以空氣為鏡頭,恣意擺出最上相的姿勢!
 
 
 

第四張孩子與大象合影的照片中,
大寶乾脆看著他所形容的亂蓬蓬的雲當鏡頭,
故意與鏡頭後面揮汗如雨的爸爸作對,就是不正視相機鏡頭,
懵懵懂懂的小寶也隨著哥哥胡搞瞎鬧一番!
   
 

第五張孩子與大象合影的照片中,
折騰了老半天,他們終於饒了我們倆老,
同時看著鏡頭,安分守己的拍照了!
   
  影響室內拍攝結果的最大不可抗拒因素,
取決於光線的來源與多寡,室內光線多來自燈光,
尤其密閉到連一扇窗都沒有的地方更是如此,
若在設有門窗的室內,透過外頭照進來的光線,
至少可以補足室內燈光的不足與缺陷,
在完全封閉的室內進行拍攝,只有仰賴掌鏡者的功力與經驗!
   
   

這張大寶想鑽進人群窺探大王魷魚卻遍尋不著的照片,
光線來自於小寶左手邊的一整面玻璃牆,
因為光線來源多量又充足,拍出來的效果猶如置身室外,
也拍出了科博館如同菜市場擁擠與吵雜的時刻!
   
  去過科博館的朋友,對裡頭的恐龍館一定不陌生,
它是常年最受大小朋友歡迎的館藏之一,
曾經企圖透過伴隨我們四年多的CASIO類單眼相機,
拍出威猛暴龍狂喊怒吼的骸人停格畫面,
總是以黑壓壓的一片,再不就是以亮閃閃的一抹收場,
最後,還得氣呼呼的嘆口氣,輔以再拍不成誓不為人的狂語!
   
 


大寶身後的暴龍正虎視眈眈,覬覦每個經過它身邊的獵物,
大寶卻能以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之姿,
穩若泰山且滔滔不絕的講起火山與恐龍的古,
這些古都是從迪士尼的動畫影片恐龍看來的,
這是大寶每次到科博館必來的館!
   
  看得出來,這張照片的光線來自於大寶的前方,
一扇呈圓弧形的窗戶,若將恐龍館想像成一個圓,
那一扇窗約占了整個館場一半的牆,
雖然這扇窗是主要的光線來源,但是它的量卻沒有想像的足,
原因在於窗戶外頭的周圍是一片恐龍森林,
樹叢與大型的恐龍群遮蔽了室外照進室內的光線,
不過,掌鏡的爸爸能妥善運用這扇窗與EOS450D的觀景窗,
不僅創造出大寶沈浸於他真實與幻想交織的世界,
更顯現出爸爸秀出這四張連拍效果時忘形的得意模樣!
   
 

 終於來到真正考驗拍攝者功力暗無天日的密閉場所,
我們在恐龍館外頭的生命科學廳,
這張照片唯一的光線來源就是小寶抬頭呆看的地方,
愛美的小寶正搔首弄姿撥弄她的髮梢,
我向爸爸提出強烈的堅持,不准開啟閃光燈,
他說他會儘量,而且,他的確也儘量了,
透過顯示螢幕,爸爸膽戰心驚的探看拍攝效果,
倏地露出一絲他儘量了的淺笑,同時順手遞了相機給我,
我瞄一下點了點頭,嗯,賓主盡歡!
   
   
  室內待久了,兩個小傢伙都快霉氣霉力了,
我連拖帶拉的扯著孩子的衣袖,快步轉移陣地,
來到艷光四射的中庭,經過太陽公公的洗禮,
霉氣散盡的大小寶,開始玩起躲貓貓的遊戲!
坦言之,我從沒見過有人是這麼玩躲貓貓的,
大寶雙手矇住眼睛從一數到十,依我小時候的經驗,
小寶應該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尋找掩蔽物,
跌破爸爸和我的眼鏡,她竟然大剌剌的站在原處,
伺機使出自投羅網的絕技,只聽到大寶一聲我要開始找了,
小寶便咚咚咚的踩著小碎步,走到大寶跟前說我在這裡!
   
  人拍了,景拍了,史前動物也拍了,
就獨缺曾經可能在史前動物上留下足跡的昆蟲後代了,
全世界最多的物種非昆蟲莫屬,
隨處可見,有數以百萬計,
在科博館的小小動物園裡,不僅展示各種昆蟲的標本,
也飼養了幾十隻的鍬形蟲,供民眾觀賞!
   
  其實,在都市裡採集甲蟲並沒有我們想像中的困難,
不是只有在偏僻的鄉下,野外或樹林中,才有甲蟲出沒,
只要在白天先找到甲蟲喜歡的樹,如銳葉櫟或青剛櫟,
再找到有樹液分泌的樹,等到夜晚來臨時,
準備好吸引甲蟲的水果陷阱,
要抓到甲蟲就八九不離十了,
不過,礙於孩子們有一個怕蟲的老媽子,
愛蟲的爸爸只好退而求其次,到小小動物園過乾癮!
   
 
 香蕉是可以餵食甲蟲的飼料之一,
這一隻鏡頭下的鍬形蟲正在享用它的午餐,
科博館裡的甲蟲都飼養在玻璃櫃裡,
透過一層玻璃拍攝,畫面不是失真,就是有人的殘影,
但是,這一張照片,或許是因為拍攝角度的關係,
給了我們意想不到的效果,清晰,獨具!
   
  因為看海底總動員,孩子與螃蟹結了緣,
那兩隻一大一小在海底的水管上守株待兔的螃蟹,
不時發出嘿嘿嘿嘿,嘿嘿嘿嘿的咕噥聲,
當爸爸告訴大寶,甲蟲家隔壁就是螃蟹家的時候,
大寶三步併兩步的以跑代走衝進招潮蟹的家!
   
 

這一隻招潮蟹,從岸邊爬進水中,搖搖擺擺的走近玻璃櫃,
待在攝氏約莫三十度的小小動物園裡,大概想清涼一下吧,
按下快門的那一剎那,正巧它抬起右腳橫著往右走,
爸爸開玩笑說,這是一隻會站起來撒尿的招潮蟹,
照片上的綠色刮垢不是故意製造的效果,
也不是相機鏡頭磨損了,那是玻璃櫃的陳年污垢!
   
  光是耗在招潮蟹的家就將近個把鐘頭了,
興趣缺缺的小寶等哥哥等得不耐煩,開始作亂了起來,
左蹦蹦,右跳跳,爬上跳下,
跳得人仰馬翻,樂得東倒西歪,
在一旁觀察招潮蟹一舉一動的大寶根本不為所動,
依舊穩若泰山,就這麼繼續看下去,
小寶也就這麼繼續爬上去再往下跳!
   
 

來到第二個考驗拍攝者經驗與技巧的關卡,
動如脫兔的孩子,
首先,掌鏡的爸爸考慮利用快門先決的功能,
試圖捕捉小寶上上下下忽左忽右的跳躍動作,
但是,小寶實在搖晃的太厲害,
再者,沒有腳架的支撐,
要掌鏡者的手靜止不動好幾秒鐘,是強人所難,
拍出來的效果當然是糊成一團,
不氣餒的爸爸,將拍攝效果轉換為運動模式,
再利用連拍的效果,試它一試,
照片呈現出來的結果,差強人意,
爸爸樂觀其成,他說,有進步的空間!
   
  有時,事情不要做的太滿,
或許就不用經常為緊繃的內心所苦,
給自己一次兩次的機會,事情就做足做滿了,
就得處心積慮尋找下一件事,
繼續為下一件事的如何做足做滿而操勞煩憂!
   
  不如,給自己無限期的機會,
讓事情隨著它的步調與周遭環境的變化,
有條不紊慢條斯理的完成它,
完成它,不見得是做足做滿它,
依照自己心裡的一把尺,
衡量自己對事情是否完美的標準,
離心中的尺度,仍有一段距離,事情繼續做下去,
離心中的尺度,只剩一小步的距離,事情可以就此打住,
因為,有缺陷的美,在心中,才是最美的!
   
 
出乎意料的事,有時,也是最美的事,
這是角海葵,是我趁孩子觀賞招潮蟹的空檔,
溜達到水族箱駐足欣賞時拍攝下來的畫面,
雖然只使用半自動的功能,輔以調整對焦距離,
竟拍出如此自我陶醉的清晰,得意洋洋的角度,
有宛若置身其中貼近其身的錯覺!
   
 

這一張魚兒悠然自在漫遊的畫面,
是在聽到爸爸發號司令準備打道回府的當下,
原本想要拍攝後面那一隻小丑魚的我,
只好匆匆按下快門,這條不知名的魚兒,
在誤打誤撞下,順理成章的成了照片裡的主角!
   
  有一天,剛洗完澡,我為小寶擦拭身體的時候,
隨口問她,妳最喜歡做什麼事呢?
嗯,她發出假裝考慮了一下的聲音,
我最喜歡玩了,
哦,我附和她的回答,妳最喜歡玩啊,
那,我接著問她,妳最喜歡玩什麼呢?
嗯,她假裝一本正經的兩隻小眼睛轉了一圈才回答,
我最喜歡玩積木啊,還有呢,我追問,
嗯,玩汽球啊,還有嗎,我鍥而不捨繼續問,
嗯,玩車子啊,哦,我假裝發出驚嘆聲,這麼多啊,
聽我這麼一說,小寶露出微笑驕傲的說,嗯!
   
  第二次,我再問相同的問題時,
小寶給的答案與第一次差不多,只是順序對調而已,
最喜歡玩什麼的第一名,汽球,
第二名,車子,第三名,積木,
這兩次的答案,給了我檢視自我態度的機會,
對待孩子想法的態度,
孩子,年紀小,但,做任何事,她都是認真以對!
   
  孩子,就像魚,一條悠遊自在的魚,
他,漫無目的地朝有目的的方向遊,
他,樂不思蜀地遊在追尋到的目的中,
他,蠻不在乎地遊,他,專心一致地遊!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