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屁股會怎麼樣......
 
爸爸,可以幫我抓抓癢嗎?爸爸面露狐疑問,抓哪裡的癢?
抓這裡啊,大寶指向他的左右手都抓不到的灰色地帶,屁股溝!
   
  爸爸面有難色說,你可以抓的到啊,話一說完馬上抓起大寶的右手,
放在屁股溝槽處,你看這不就抓到了嗎?大寶上下其手抓東抓西,
抓左抓右,只差沒把右手伸進肛門裡,就是抓不到他屁股溝的癢處,
爸爸只有勉為其難猛猛的抓了兩三下,享受兩三下舒緩癢處的大寶,
心有飄飄然,意猶未盡,側起身轉頭向爸爸提出再次抓癢的請求,
請你快快的抓,爸爸聽的一楞楞,他反問你請我快快抓嗎?嗯,他回應!
   
  爸爸不甘示弱,虎著臉說,快快抓屁股會流血,還可能會爛掉,
因為白血球來不及殺死侵入屁股溝的細菌,他煞有其事的嚇唬大寶,
如果屁股爛掉就沒屁股了,而且走在路上人家還會笑你沒屁股,
沒聽完爸爸說的這一席話,大寶就已經嚇的屁滾尿流,起身縮進被子裡,
只冒出一張露出眼睛和鼻頭的臉,嘟嚷說沒屁股會怎麼樣?!
   
  沒屁股會怎麼樣,大寶正經八百的問, 爸爸義正言詞的回答,
沒屁股就不能大便了,不能大便,久了肚子會脹,脹久了就會便秘,
便秘久了會長痔瘡,長久了就會開始流血......
這番話聽在大寶的耳朵,那些血脈賁張血流不止兒童不宜的畫面,
肯定在他的小腦袋瓜裡轉個不停,還會盪氣回暢個好些日子!
   
  躺臥床緣,右手枕在後腦勺,左手與身垂直,雙腿交叉勾著,
額頭貼靠在我左手的小寶,正以點頭如搗蒜之姿,以頭為杵,
以手為臼,上下規律或搗或歇,有種要搗碎我肉皮裡骨頭的遐想!
   
  當時陷入空想的我沒去理會小寶準時在睡前上演的搗蒜情節,
只是偶有痛楚襲來,管知覺的神經告訴我縮回左手,手是縮了,
也不痛了,不過管空想的右腦又把我從知覺感受裡抽離出來,手再度伸出去!
   
我在想,如果有一天屁股不見了......,會怎麼樣?
   
一幅沒屁股的好笑模樣倏然的浮現腦海......
   
  如果有一天屁股不見了,每個人的背影看起來全都一個樣兒;
如果有一天屁股不見了,每個人做起事來有點不太一樣了;
如果有一天屁股不見了,每個人看東西的角度不太一樣了;
   
  如果有一天屁股不見了,站著上課,爬過天花板的蜘蛛看得更清楚了;

(花一個陪小寶塗鴉的時光,用色鉛筆畫的連小學生級數都不如的圖!)
   
  如果有一天屁股不見了,站著吃飯,踮起腳跟就可以夾取想吃的菜色;
如果有一天屁股不見了,穿褲子時,不用分前後一伸一拉褲子穿好了;
如果有一天屁股不見了,上廁所時,脫下褲子大小便溺全部一次解決;
   
如果有一天屁股不見了,看電影時,不用對號入座找點就定位就好了;
如果有一天屁股不見了,買車子時,專找碰不著頂踩不到地的四人公車;
   
  如果有一天屁股不見了,椅子不再是椅子,成了踩踏墊高的工具;
如果有一天屁股不見了,沙發不再是沙發,成了躺臥休憩的床鋪;
   
  如果有一天屁股不見了,形容一個人的美,唯有前禿凸後平至為貼切;
如果有一天屁股不見了,形容一個人的媚,唯有腰束奶鼓摸起來沒屁股;
   
  如果有一天屁股不見了,再也無法悠然坐在馬桶上看完一份報紙;
如果有一天屁股不見了,再也無法蹲伏欣賞從土裡冒出的枝芽;
如果有一天屁股不見了,再也無法靜坐觀賞一部娓娓鋪敘的電影;
如果有一天屁股不見了,再也無法撫摸小寶那嫩滑細軟的圓屁股!
   
  左手一陣酥麻刺痛喚起我的知覺神經,我回過神來,大寶已經躺平蘊釀睡意,
小寶也昏昏欲睡語無倫次了,才幾分鐘如果有一天屁股不見了的空想,
猶如已經紮紮實實站了一整天,雙腳痠軟腫脹,我欠起身,抬頭挺胸坐端正,
摸探小寶的頸項和背脊的同時,突然有種可以坐著真好的慶幸和感激, 
我雙手合十,十指緊扣,祈禱著可千萬不要發生如果有一天屁股不見了的事!
   

最近,大寶總愛問和身體有關的為什麼,而且是一天到問個沒完!

   
  媽媽,為什麼我的身體會一直不斷的長大呢?
你的身體會不斷的長大,就像樹苗每天吸取氧氣和水分一樣,
只要攝取足夠的食物和水分,就和樹苗長成大樹一樣,你也會長得高大壯碩!
一樣的問題相同的答案,大寶第一次的回應,是不是和刺河豚一樣,
吸飽了空氣和水,肚子就會脹大,變得圓鼓鼓的?!
大寶第二次的回應,就像水一直在長大一樣,我側著頭反問他,為什麼,
因為你在裝水的時候,水會一直往上長大啊!
 
爸爸,為什麼尿尿會從小雞雞裡跑出來呢?
你尿出來的尿就是剛才喝進肚子裡的水,從你的嘴巴到小雞雞之間,
有一根很長的吸管,水會從嘴巴的吸管頭流到小雞雞的吸管尾,
等快流到吸管尾時,你就會有尿意,它在提醒你尿尿就要從小雞雞出來了!
   
  媽媽, 為什麼紅蘿蔔吃進嘴裡,會從喉嚨吞到肚子裡呢?
從你的嘴巴到肚子之間有一條比吸管要粗的管子,就像隧道一樣,
嘴裡的食物殘渣會經過這個隧道,經過喉嚨,進入你的胃裡,
待食物在胃裡消化吸收之後,剩餘的廢棄物就會一條腸子通到底,
等就要到底時,你就會有便意,它在提醒你大便就要從肛門口冒出來了!
   
  我猜,過沒多久,大寶一定會巴著我,死纏爛打的問,人為什麼有屁股?
屁股可以用來作什麼?閃電麥坤有屁股嗎?獨角仙有屁股嗎?積木有屁股嗎?
等到那個時候,我倒是急著想反問他,如果有一天屁股不見了,會怎麼樣?
積蓄腦裡就快溢滿的好奇心,就想聽聽從他的小嘴巴裡蹦出意猶未盡的隻字片語!
   
最近,大寶也愛搞笑耍幽默,經常把故事,歌詞,或影片聽來的話,
經過細膩咀嚼消化吸引之後,再重新編造一番!
不過,有時是大寶突發其想說出來的話,這些話雖聽似沒邏輯卻令人玩味!
   
5/14 從米糕奶奶的家回自家的途中,大寶吵嚷著要唱哈姆的歌,我一時摸不著頭緒,
什麼哈姆的歌,我不懂耶,大寶含糊的想解釋清楚,就是那首hamster的歌,
我納悶,什麼時候唱過hamster的歌,小寶接下來的一句媽媽請你唱guava好嗎,
喚回什麼哈姆的歌的記憶,哦,那首歌啊......
Hungry, hungry, let's eat hamster. 
Everybody sit down now, sit down now.
Ha, ha, ha ,ha, it's hamster time.
中文意思是......
肚子餓了,肚子餓了,我們來吃哈姆吧,
每個人都坐下,每個人都坐下,
哈,哈,哈,哈,吃哈姆的時間到了!
哈姆是我們家的一隻布丁鼠,陪伴我們有半年的光景,大寶不是真的要吃掉它,
他只是戲謔的玩起代換名詞的遊戲,尤其是代換成guava時,笑到不能再笑了!
這一首是改編自ABC Bakery的歌,我們家的開飯歌,原來的歌詞是這麼寫的,
Hungry, hungry, let's eat dinner.
Everybody sit down now, sit down now.
Ha, ha, ha, ha, it's dinner time.
   
5/30 大寶把球收進箱子裡時,冒出這一句”一根棍子打鯊魚”的話,
原句是”一根棍子打棒球”! 
   
6/06 恐龍在咬我的脖子,呵呵呵呵(笑聲),恐龍你咬我,我會好癢哦,
大寶把抓他癢的恐龍放置一旁,自言自語的說,這樣,我就不癢了!
   
6/12 我躲在這裡,你沒看見嗎?我是一隻變色龍,爬上樹幹時,就變成褐色!

(模仿艾瑞卡爾的拼拼湊湊的變色龍)
   
6/16 大寶邊喝水邊唱著”我美麗的口渴”,翻唱自汽車總動員的家園一首歌,
原來的歌詞是”我美麗的家園”!
   
6/22 太陽公公開心的不得了,所以熱的不得了!
   
7/04 睡前,我在唸海茲雅尼許的在某些日子裡時,爸爸要大寶先刷完牙再聽故事,
大寶擔心他在刷牙的時候,故事就唸完了,在走去廁所的路上他轉頭對我說,
媽媽,你嘴巴瞇瞇,等我刷完牙,再唸那本書好嗎?

(海茲雅尼許寫的文字,賀格邦許畫的圖,林素蘭翻譯)
   
7/08 太空船一降落,從船裡跳出一個噁心的螃蟹,螃蟹大叫,我要來抓你啦!
螃蟹來了,溫和的香蕉人全部被壓碎,螃蟹打破所有的雕像,把書丟的滿天飛,
他喀嚓喀嚓的把山咬碎,然後吸乾海水,吞下所有的果凍魚!
螃蟹大口大口吃掉整個星球,除了中間的球心,那兒吃起來太燙,
還有星球的兩端,那兒吃起來太冰......
大寶背出我要來抓你啦這本書大部分的故事,還把怪獸代換成螃蟹!

(湯尼羅斯寫的文字畫的圖,郝廣才翻譯)
   
7/11 我不喜歡綠色的螃蟹穿紅色的螃蟹,我喜歡紅色的螃蟹穿綠色的螃蟹!
   
7/19 我是細菌,左踢踢右踢踢,讓你生病在兮兮!
   
7/20 如果你欺負我,我就在你手上大臭便! 
   
7/25 我要把巨人高高舉起,再重重摔進海裡,然後它就會愈變愈小,
變成薄薄的一小片巨人,就整個兒消失不見了,最後它會愈變愈大,
就跟其它怪獸說再見了!

(故事內容改編自艾瑞卡爾的爸爸我要月亮,林良翻譯)
   

愛搞笑耍幽默的大寶,就算一點點芝麻蒜皮的小事,故事情節,或話語, 
都可以笑到無以復加,不支倒地的程度!

   
 

放暑假了,有跳舞底子的爸爸經常閒來沒事,就愛在大小寶面前班門弄斧,
揮舞個幾拳,左右踢個幾回,別看他七十幾公斤的噸位,動起身來猶是游刃有餘,
雙手內彎平舉至胸前,重心放腳跟,雙腳腳尖朝內與身呈四十五度角,
只稍想像自己走路內八的模樣,就和爸爸做的停格動作相去不遠了!

   
 

跟著嘴裡唸唸有詞的節奏,爸爸的雙手微彎往外,同時雙腳往外移動,
就這麼一內一外一左一右一前一後看似簡單明瞭的反覆動作,
著實讓躺臥沙發上,呆若木雞朝天花板盯著看的大寶,樂在地上打滾,
也讓昔日號稱霹靂舞王的爸爸汗流浹背,脫掉上衣坦胸露背,
面對大寶苦苦哀求的好幾個再來一次,氣喘如牛的爸爸只有頻頻求饒!

   
 

每回唸愛思考的青蛙這本有漫畫風格的繪本時,大寶非得指定我唸才行,
在一旁吹鼻子乾瞪眼的爸爸,語帶酸氣心有不甘的說,我唸不行嗎?
我想請媽媽唸這本書,大寶堅持己見,可是媽媽在忙,爸爸執迷不悟,
拿起愛思考的青蛙,攤在日式餐桌上,一屁股蹬坐在地板上, 
前胸倚在桌緣,正襟危坐準備起頭開始唸時,大寶冷不防的扯走那本書,
我不要爸爸唸,我不要你唸,我想媽媽唸,我想媽媽唸,他大聲叫嚷! 

   
 

有些故事是爸爸和我都可以唸的,有些故事是爸爸可以唸我不可以唸,
有些故事是我可以唸爸爸不可以唸的,有些時候如爸爸上班不在家,
本來我不可以唸的故事,為了一解思書之苦,只有委屈求全請我唸,
唸著唸著不知不覺的那個故事順其自然的成了我可以唸的管轄範圍,
不過,好像還沒有爸爸和我都不可以唸的,除非大寶想自己看的時候!

   
 

愛思考的青蛙就是一本我可以唸爸爸不可以唸的故事書,
經常不等我從第一頁以緩慢如牛步的速度唸到最後一頁,
大寶按捺不住想笑的衝動,逕自翻到想笑的那一頁,從那兒開始唸,
那一頁就是愛思考的青蛙和跟著愛思考的青蛙思考的老鼠談天空的頁,
要唸到大寶真正要笑的那四格漫畫的前一刻,撇見他嘴角微微上揚,
作出預備開始哄堂大笑的神情,仿佛等我唸完那一句青蛙興高采烈說的話,
“這裡也是天空空空空”,他就會笑到人仰馬翻,鼻水眼淚都噴出來!

   
 

哥哥,你看,爸爸要開始變魔術了,ㄟ喀的杯喀禿禿的禿禿退(咒語),
魔術都還沒變,倒是大寶就先變了,變的歪七扭八,彎腰駝背,
因為他己經笑到直不起腰來了!

   
 

孩子的歡樂其實很容易滿足,做幾個動作,唸幾則故事,說幾句話語,
”媽媽,我想要Guji Guji(搔癢的通關密語)!”,
”爸爸,請你變魔術給我看好不好?”,
”媽媽,請你唸愛思考的青蛙給我聽好不好?”, 
”爸爸,請你唸我要來抓你啦給我聽好不好?”,
就可以讓孩子興高采烈個好一會兒,在這段欣喜若狂的時間裡,
他們還會吮指回味樂無窮,不時盯著爸媽看,眼睛在轉,腦袋跟著轉,
轉著先前做的動作,唸的故事,說的話,一開始只是嘴角開始微微上揚,
轉到精采絕倫之處,嘴角突然撕烈開來,咯咯大笑了出來!

   
大寶這麼愛耍寶搞笑,多少和遺傳扯的上關係吧,傳自悶葫蘆的爸爸多一點,
還是傳自無厘頭的媽媽多一點,沒個標準,用尺量也沒個準頭,反正量不到!
雖然用尺量不到耍寶搞笑的程度,不過倒是可以用書發覺幽默底子的深厚淺薄,
底子深的,書中一丁點兒的蛛絲馬跡,都會縈迴心頭久久不去,想來就愛笑一下,
底子淺的,藉由尋找書中的蛛絲馬跡,帶起好笑的因子,開始培養好笑好玩的心!

(06/29/2008 大寶扮鬼臉)
   
  如果可以用書來發覺幽默底子的深淺,那會是什麼樣的書呢?
那是會讓孩子笑的書,會讓孩子想一看再看一笑再笑的書,
現在我就介紹六本會讓大寶笑,讓他吵著要唸又要笑的書!
   
  第一本要介紹的是五味太郎的身體的各位! 

(五味太郎寫的字畫的圖,蔣家鋼翻譯)
   
  腦袋空空的在路上走,畫面是一個人閉起眼睛,雙手插口袋,悠閒的走著!
咦,這是什麼,插在口袋的右手手指忽然發問,右手從口袋裡拿出一顆糖,
哦,這是上次別人給的糖啦,腦袋想起來了說!
眼睛仔細看了看,發表意見,好髒啊,還沾了灰塵什麼的!
對啊,而且有點變軟了,已經不能吃了吧,指尖捏了捏,很擔心的說!
這時那個人拆開了糖果的包裝紙袋,
用左手的大拇指和食指取出一顆黃澄飽滿的糖果,
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正對著取下的紙袋不知如何是好時,
嘴巴急忙的說,沒事,沒事,還好得很,當然可以吃!
您瞧,沒問題啦,沒問題,好吃得很啦,舌頭開心的說!
   
通常,我唸到這裡的時候,大寶都會笑這麼一下!
   
  故事繼續說下去......
啊,真好吃,可是,口好渴,想喝水,喉嚨也加進來說,
去公園,那裡有水 喝,腦袋提供情報,
去公園是嗎,往這走,腳說話了,
今天可真熱呀,頭頂也說話了,
快走,快走,腳又說話了,它催促著那個人趕快走!
   
  故事先暫停一下,談一小段兒這本書的畫風......
家裡收藏了好幾本五味太郎的書籍,不是刻意的,是不知不覺愛上就買的,
有中文的,有英文的,有的是畫冊,有的是遊戲書,有知識的,有幽默的,
這本身體的各位就是一本知識和幽默兼具的中文書,
五味太郎把身體的各個部位化身為各個獨立的個體,賦與人的五官感受,
例如手指會發問,因為它有觸覺,它摸到糖果,因為它有腦袋,它產生疑問,
因為它有嘴巴,它在發問;眼睛會發表意見,因為它是眼睛,它看見沾灰塵的糖果,因為它有腦袋,它產生厭惡,因為它有嘴巴,它要發表意見;嘴巴想吃糖果,
因為它有眼睛,它看見糖果,因為它有嘴巴,它在發泌想吃的唾液!
   
  五味太郎的畫總是給我一種輕鬆活脫簡單易懂的體驗與滑稽突梯的解脫,
兔子先生去散步是他1987年的作品,故事內容是講有關路上標誌的作用,
主角兔子先生要出門去散步了,它家的門上貼了個兔子的標誌,
在路上兔子先生分別看到”往前走”,”樓梯”,”橋”,”小心斜坡”,
”眼淚汪汪”,”回家去”,”繼續往前走”,”小心坑洞”,”倒立”,
”船”,”海”,和”哥倆好”的標誌,看到這些五味太郎給的蛛絲馬跡,
應該猜得到兔子先生走在路上發生了什麼事,作者給了標誌脫胎換骨的機會,
他以簡單純淨綠意盎然的草地為底,帶出悠閒自在出門散步的主角兔子先生,
更帶出故事所要傳達的主題,那就是,出門散步時,記得注意看清標誌,
因為它會透露出你能不能安然無恙順利抵達你要去的漫無目的的目的地!
無論是兔子先生的房子,花草樹木,標誌,還有標誌指示的實物或情景,
構圖簡單卻饒富趣味,猶如信手拈來,天外飛來一筆隨想隨畫的作品!
   
  回頭談談五味太郎的身體的各位,這本書每頁的主要畫面都是那一個人,
次要畫面則以OS的方式穿插身體各部位的想法,舉喉嚨想喝水的畫面為例,
主角那一個人站在頁的最中間,雙手平舉往下彎曲,左腳在前右腳彎曲在後,
似小跑步狀,在主角接近右臉頰的位置,有一個類似三角飯團的輪廓,
裡面畫的是一杯插著吸管的飲料,飲料上方寫了water表水的英文單字,
飲料下方也用白色的筆寫了在我看來應該是兩個到現在還是看不懂的英文單字,
明目張膽不矯揉造作的告訴讀者,就是我,身體的各位,喉嚨口渴想喝水!
   
  有時這些次要畫面,是為了要突顯周遭正在發生的事情,如頭頂喊熱的畫面,
五味太郎將太陽公公畫在上面的頁緣處,露出它四分之三的臉,
戴副墨鏡咬牙切齒一付想熱死主角的模樣,在主角和太陽公公之間,
也有一個類似三角飯團的輪廓,不過這一個的三個角圓滑了些,
裡頭畫的是五個從太陽公公指向主角頭頂的箭頭,有四根短箭,一根長箭,
長箭在正中間,是短箭的兩倍長,四根短箭分居長箭的左右兩側,它們相互平行,
誰不知道太陽公公會照到主角的頭頂,作者何必畫蛇添足,畫箭頭提示呢?
五味太郎的作品就是這樣,即使一個平凡無奇的想法,甚或一個理所當然的現象,
他都會以幽默的筆觸,細膩的思維,迥異的角度,重新詮釋根深柢固的想法,
再次解讀麻木不仁的現象,所以每回看這一頁時,心中總有真的好熱啊的感受!
   
身體的各位這本書至此不再贅言,讓想幽默的心換換味蕾,
第二本要介紹的書是小魯出版社出版的動物絕對不應該穿衣服!

(茱蒂巴瑞特寫的字,隆巴瑞特畫的圖,沙永玲翻譯)
   
  我記得第一次唸這本書時,應該是兩個月前,大小寶一點反應也沒有,
大寶還算給點面子,只是雙手撐起手臂,雙腳左右來回往後踢,
在一片扭動不安聲中聽完整個故事,然而,小寶卻沒這麼上道,她跑開了,
還跑到遠遠的客廳沙發那一邊,她不留情面的冒犯行徑,似乎在告訴我,
這什麼爛故事啊,聽不懂也就算了,還看不懂呢!
的確,就兩個月前才剛滿2歲的小寶而言,故事中的畫面即使認真看了也不懂,
因為讀這本書前得熟知主角動物們外觀和習性,才懂得懂巴瑞特夫婦的幽默!
   
  兩個月後的今天,再拾起這本書,除了想重振它應有的雄風之外,
更想一雪大寶不安小寶跑開的前恥,果不其然,經過短暫的填鴨集訓,
在唸這本書時,我們開始有了不算良好但還過的去的互動!
在六月的某天午後,我同大小寶宣布,今天我們唸動物絕對不應該穿衣服這本書,
大小寶猶如挖到寶藏似的,爭相推擠較勁想取得最佳的挖掘位置,
小寶搶得先機,搶到坐在我左腿上最貼近書本內容的位置,
大寶也不甘示弱,取得站在我右邊隨時可以趴在手上柔軟服貼的位置,
等大小寶就定位後,動物絕對不應該穿衣服的故事於焉展開!
在我帶唸動物絕對不應該穿衣服的書名時,大寶緊接著補上和褲子三個字,
從第一頁到最後一頁,大小寶不發一語,靜悄悄的聽著,偶有幾個呵的笑聲,
書唸完了,不等我先提問,大寶就提出要求說,請你再唸一次好嗎?
我心想,求之不得,書雖是錢買,總要有人聽才值錢啊!
假裝很勉為其難的嗜睡模樣,我拖著泥帶點水回答,好~~~,再唸一次吧!
   
  動物,絕對不應該穿衣服...... 
因為,對一隻豪豬來說,穿衣服,是個大災難!
唸完這句話,隨即映入眼簾的是一隻穿著小紅圓點衣服的豪豬,
這件衣服早已被豪豬身上的尖刺刺的千瘡百孔,刺上還留小紅圓點的碎布料!
   
  動物,絕對不應該穿衣服...... 
因為,一頭駱駝或許在不該打扮的地方亂打扮! 
猜猜看,駱駝在不該打扮的地方亂打扮會是什麼樣的景象?!
日本作者松居直在幸福的種子親子共讀圖畫書一書中,談起閱讀圖畫書的插畫,
提到孩子和大人不同的閱讀方式,大人看書時,目光習慣隨著文字走,
看文字以瞭解內容,然後在心中描繪書本內容的畫面;孩子看書時,
詳細閱讀圖畫的細節,組合細節以瞭解圖畫的意義,即使不識字仍舊看得懂!
其實早在我唸完這句話之前,眼睛就己經等不及去瞄那頭駱駝的扮像了,
它在不應該打扮的地方,駝峰,亂打扮,戴上了兩頂帽子,
帽子不是應該戴在頭上的嗎?就一頭不曾戴過帽子的駱駝而言,
駝峰或許是個不錯的地方,所以它在前峰戴了頂西部牛仔帽,後峰則是棒球帽!
   
  大小寶看過這一頁的反應是容我繼續往下唸,他們對駱駝扮像沒疑問沒評論,
他們詳細閱讀圖畫的細節,組合細節,已經瞭解圖畫要傳達的意義了嗎?
大小寶的確不識字,的確他們看書時也不看字,問題是他們看懂了嗎?
沒疑問?是他們對駱駝這樣的扮像視為理所當然?
只在台北市立動物園看過幾頭的大小寶在想,反正也沒真正見著幾頭駱駝,
書裡的這一頭駱駝可能只是他們沒見過的眾多駱駝中的其中一頭而已!?
還是,他們根本對駱駝的身體構造一無所知,駱峰是什麼?有什麼用途?
沒評論?難道他們就這麼欣然接受作者這樣的安排,把帽子套在駝峰上?
還是,他們不會同我們大人認為的一樣,帽子就應該戴在頭頂上?
難道他們沒想過,如果駱駝真的應該穿衣服,帽子是唯一的選擇嗎?
套上牛仔褲,感覺如何?換上豪豬的小紅圓點上衣,應該會比豪豬合身許多,
只不過,包裹在衣服裡的駝峰,看似呼之欲出,是不是蠢蠢欲動,
想要竄出透一口久別重逢的新鮮空氣?
   
無論內心思緒如何游離奔走,故事還是得繼續說下去,
動物,絕對不應該穿衣服......因為,一條蛇會穿不上褲子!
它說我不想穿褲子,大寶右手撐起桌子,左手指著從褲子鑽出來的蛇繼續說,
那是蛇寶寶,那蛇媽媽去哪裡了呢?啊,她出去狩獵了!
   
  動物,絕對不應該穿衣服...... 因為,一隻老鼠會在衣帽中迷路!
咦,老鼠在哪裡,大寶提出疑問的同時,還不時地探頭探腦,
想在花團錦簇的衣帽裡,尋找作者留給讀者老鼠下落的蛛絲馬跡!
  從這裡開始,就讓我們學習孩子看書的方式,只看圖不看字,
可是,問題是這裡只有字沒圖耶,啊,對哦,我怎麼沒想到,不過,
那有什麼關係呢,就學孩子看事物的方式,單憑想像創造心中的畫面啊,
若真的創造不出任何文字兜的起來的畫面,那就買本書回家細酌品嚐不就得了!
  
   
  動物,絕對不應該穿衣服......因為,一隻綿羊穿上衣服,恐怕會感覺很熱!
動物,絕對不應該穿衣服......因為,一頭豬可能會把衣服搞得髒兮兮的!
動物,絕對不應該穿衣服......因為,母雞穿上衣服,日子可就不好過了!
動物,絕對不應該穿衣服......因為,一隻袋鼠會覺得穿衣服挺沒必要的!
   
  第三本要介紹的私房幽默書是奧莉薇一人大樂隊!

(伊恩福克納寫的字畫的圖,郝廣才翻譯)
   
  奧莉薇在書裡做的事,大寶做過,奧莉薇在書裡說的話,大寶說過!
奧莉薇在房裡翻箱倒篋,媽媽問怎麼了,她說找不到另一隻紅襪子;
大寶在床頭櫃東翻西找,我問怎麼了,他說找不到抹抓癢的藥膏!
穿著一雙紅襪子的奧莉薇走出房間,開心的跟媽媽說看煙火會有樂隊表演;
找到抺抓癢藥膏的大寶走出房間,著急的要我幫他抹在屁股上!
媽媽說看煙火時應該不會有樂隊表演,奧莉薇懊惱說怎麼可以沒有樂隊呢;
我說屁股又沒被蚊子咬抓抓就好了不用抹藥,大寶堅持說怎麼可以不抹藥呢!
   
猜猜看,幽默樂觀的奧莉薇會有什麼驚人之舉呢?
也猜一下,畏縮敏感的大寶會有什麼令人嘖奇之處呢?
   
  既然如此,就由我自己來當樂隊,奧莉薇自信滿滿的說;
既然這樣,就由我自己給屁股抹藥好了,大寶不想假手他人的說!
你腦袋瓜裡想的是哪一種樂隊啊,媽媽問,當然是煙火秀的軍樂隊啊;
你要怎麼給屁股抹藥呢,我問,用右手抹一下藥塗在屁股上就可以了啊!
但是你一個人怎麼搞樂隊呢,媽媽說,為什麼不行,奧莉薇反駁;
但是你一個人怎麼抹到抓癢的地方呢,我說,我可以的,大寶堅持到底!
你不覺得樂隊聽起來就像有很多人嗎,媽媽向奧莉薇解釋;
你不覺得在好端端的屁股抺藥很奇怪嗎,我向大寶解釋!
今天早上你不是說,我一個人聲音抵得過五個人嗎,奧莉薇理直氣壯;
可是今天早上你也在頭上抹抓癢的藥,你也沒被蚊子咬啊,大寶義正詞嚴的回答!
   
  光是看到這兒,耳尖眼利的你,一定猜到奧莉薇的下一步,沒錯,
就是一個人搞起樂隊來了,而且還有模有樣,大寶的部分就不用猜了,
直接跳過省略,因為事情發展到最後不是他自己抹就是不勝其擾的爸爸抹了!
接下來的一整天裡,奧莉薇忙著收集組成樂隊的東西,
她向威廉弟弟借鐵琴,向小恩弟弟借鼓,向爹地借吊帶褲的紅色吊帶,
萬事俱備就欠東風了,只差一件合適的服裝,給自己挑了件藍白條紋的長袖連身衣,奧莉薇的一人大樂隊就此組隊完成,奏樂............
   
  當奧莉薇走進來時,大家都得承認,她聽起來真的不像只有一個人!
但是好不容易組裝拼湊好的一人大樂隊,就在臨門的一腳就要跨出去時,
奧莉薇決定不帶樂隊看煙火了,她三分鐘熱度的無所謂行徑,
就和大寶比三分鐘長一點的五分鐘熱度如出一轍,總有一曲同工之妙,
才說要組合積木維修站給賽車們休息,這會兒組合好了,又說不要了,
車子們說他們不用維修,他們只想待在賽車場裡賽車,才組合好賽車場,
繞不了幾圈,又改變心意改口說要出外兜風去,孩子常見的兩項特質,
堅持和善變,奧莉薇和大寶倒是表現的非常淋漓盡致!
   
  奧莉薇不想搞樂隊,總算沒搞頭了,可以浩浩蕩蕩出發去看煙火秀了吧,
生活總要伴隨點出乎意料,才不致於順暢過了頭,失了興緻,賠了快樂,
所以奧莉薇還是有頭要搞,看煙火秀且慢,先瞧瞧奧莉薇學大人化妝的模樣!
我非常喜歡作者描繪奧莉薇化妝之後的自得意滿,她以讀者為鏡,
雙手撐著洗手台的角落,側著身,臉微微向左,頭輕輕上揚呈四十五度角,
張開塗著一抹厚實飽滿口紅的雙唇,露出整齊潔白的上排牙齒,在這一頁裡,
奧莉薇完全不發一語不坑一聲,沒有人參與這次的搞頭,沒有半點聲響,
她驕恣極了,她沈浸在搞過頭後所能得到莫過於此的最大快感,
這種快感就只有在四下無人之時,以矯揉造作之姿,才能體現,不是嗎?!
   
  介紹了三本好玩好笑的幽默書,先好好玩一玩笑一笑,另外那三本玩笑書,
就等玩完笑完這三本書,再來繼續玩那三本書笑那三本書,
請拭目以俟下一篇的再見我的重要幽默書(暫定)!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