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去過的地方.蒙上之後的情感.那個地方變了!

(07/09新社桃李河畔.吊鐘花)
 
 
 
看到它,青蛙和蟾蜍五個字浮現腦海,
是青蛙,是蟾蜍,不是腦海中想理的問題,
是青蛙,是蟾蜍,單純扶持的心就在這裡!

(07/09新社桃李河畔.提燈穿吊袋的青蛙)
   
  碰觸花的手,是碰觸周遭世界的手,
這雙手觸及了看見的人事物,
這顆心想摸索遇上的人事物,
這雙手和這顆心,傳達的是,喜怒哀樂!

(07/09新社桃李河畔.一個在看彩色椒的小孩)
 
 
  看人事物的外表,喜的滋味嚐在心頭;
探人事物的內在,怒潮隨波打在腦海;
了人事物的本質,哀愁刺破喜樂的心;
換人事物的角度,樂觀抵擋侵犯人的心!
 
 
  心,是浮動在空氣中的塵,隨風起隨風落,
風起,心在地上,風落,心在花上;
風起,心在花上,風落,心在樹上;
風起,心在樹上,風落,心在天上!
 
 
  它想像自己是葉,風起,葉在樹上,風落,葉在樹上;
它想像自己是樹,風起,樹在地上,風落,樹在地上;
它想像自己是根,風起,根在地下,風落,根在地下!


(07/09新社桃李河畔.一棵樹)
   
  心,想當一朵花,隨四季更迭花開花落,
花開時,迎接太陽的熱情,
花開時,面對烏雲的無情,
花開時,接受雨水的洗禮;
花落時,向太陽揮手道再見,
花落時,向烏雲揮手道再見,
花落時,向雨水揮手道再見,
開花時,再相見!

(07/09新社桃李河畔.繡球花)
   
  心,想當一顆果實,隨成長過程變換面貌,
小時候,青青的,苦苦的,硬硬的;
長大些,黃黃的,澀澀的,脆脆的;
再大些,紫紫的,酸酸的,軟軟的;
更大些,紅紅的,甜甜的,滑滑的!

(07/09新社桃李河畔.彩色椒)
   
  心,想當一隻蜂,只管採香甜的蜜!
心,想當一隻貓,只管整天懶洋洋!
心,想當一隻鴨,只管在湖裡鴛鴦戲水!
心,想當一條魚,只管在水裡悠遊自在!

(07/09新社桃李河畔.木頭蜂)
   
   
 
背影,是寄居在地上的土,有甜甜的,有苦苦的,
甜甜的土,背影是它,平滑的樣,淺慮的味,和緩的質;
苦苦的土,背影是它,尖銳的樣,深憂的味,匆促的質;
背影,不究樣,不論味,不談質,永遠貼附屬於它的地,
地是它,平穩沈寂,忠實冷靜!


(07/09新社桃李河畔.背影)
   
  它想像自己是海葵,想攀附誰,就攀附誰;
它想像自己是變色龍,想變換顏色,就變換顏色;
它想像自己是烏龜殼,藏住想讓它藏住的地!
   
  背影,想當一顆蒲公英的種子,隨風飄散到處寄託;
背影,想當一只斷了線的風箏,鳥瞰尋找抓它的手;
背影,想當離開烏雲的小雨滴,碰撞感受要藏的地!
   
  有一天,浮動在空氣中的心,和寄居在地上的背影相遇了,
背影說,可以和我一起作伴嗎?
心說,我在空氣,你在地,怎麼作伴?
背影說,你可以找個地方歇歇腳!
心說,好,那我就停在葉子上好了!
背影說,太棒了!
心說,可是我在葉,你在土,怎麼作伴?
背影說,你只要每天低下頭來,和我說說話!
心說,那樣太累人了,不如我停在樹幹上好了!
背影說,太好了,你離我更近了!
心說,可是,樹每天都得直挺挺的,太累人了,停在根上好了!
背影說,太棒了,你離我又更近了!
心說,可是,根每天都得和土緊緊抱在一起,太累人了!
背影說,緊緊抱在一起沒什麼不好啊!
心說,算了,我還是作回我自己的心好了!
說完,心飄走了,留在原地的是失望的背影!
   
   
  第二天,心回來了,看見心的背影高興極了,
背影說,你決定回來和我一起作伴了嗎?
心說,不是,我回來是要問你一件事!
背影說,什麼事?
心說,寄居在地上是什麼感覺?
背影思索了一下,它說,乾乾的,黏黏的!
心說,什麼是乾乾的,黏黏的?
背影說,
天氣晴朗的時候,我在的地就會乾乾的,
傾盆大雨的時候,我在的地就會黏黏的!
心說,我沒待過黏黏的土,那是什麼感覺?
背影說,就是雨打在地上的感覺啊!
心說,好難懂,可不可以說的簡單一點啊?
背影說,
螞蟻告訴我明天會下一場大雨,
到了明天你就知道黏黏的感覺!
心說,好,明天再見了!
說完,心又飄走了,留在原地的是期待的背影!
   
  明天到了,心來了,看見心來的背影興奮極了,
背影說,你又來看我了!
心說,雨呢?
背影說,下過了!
心說,什麼時候?
背影說,剛剛!
心說,我來的太晚了!
背影說,不打緊!
心說,為什麼?
背影說,地已經濕了,你摸摸看!
心摸了一下地說,原來這就是黏黏的感覺!
背影說,你喜歡乾乾的地還是黏黏的地?
心說,我喜歡乾乾的地!
背影說,為什麼?黏黏的地沒什麼不好啊!
心說,踩在黏黏的地上,讓我的心好黏!
背影說,
有時感覺黏黏的也不錯,
如果一直都是乾乾的,那也太無聊,太無趣了!
心說,可是,我就是不喜歡黏黏的感覺啊!
說完,心又飄走了,留在原地的是落寞的背影!
   
  第四天,心又來了,看見心的背影喜出望外,
背影說,你改變心意了嗎?
心說,你可以答應我一件事嗎?
背影說,你說說看!
心說,你寄居的地可以永遠都是乾乾的嗎?
背影楞了半响,說不出一句話,後來,
它望著天回神過來說,不可能!
心說,為什麼?你都沒試過怎麼知道不可能!
背影說,因為乾乾的和黏黏的都是天決定的!
心說,天是誰?
背影說,你的頭上就是天!
心說,我的頭上就是天,是我的天嗎?
背影說,
嗯,你頭上的天是你的天,
我頭上的天就是我的天!
心說,
我可以要我頭上的天叫你頭上的天,
不要讓你的地黏黏的!
背影思索一下,它說,不可能!
心說,為什麼?
背影說,因為你頭上的天和我頭上的天是同一個天啊!
心說,我們沒辦法改變天嗎?
背影說,沒辦法!
心說,那怎麼辦,我也想找人作伴!
背影說,改變你的心啊!
心說,什麼意思?
背影說,
想像乾乾的是心情好的日子,
黏黏的是心情壞的日子!
心說,的確,黏黏的讓人心情糟!
背影說,
心情好的日子到了,可以重做心情壞的時候做不好的事,
心情壞的日子到了,可以做些讓壞心情好一點的事!
心說,黏黏的感覺好像也沒那麼不好!
說完,心貼在黏黏的地,和背影緊緊依偎在一起!
   
  當心遇見了背影,我寄託了對大姐的擔憂;
當心遇見了背影,我宣洩了對大姐的拖累;
當心遇見了背影,我承受了對大姐的歉意;
當心遇見了背影,我承諾了對大姐的關照!
   
  我坐在案前,想提筆寫些什麼,
卻什麼也寫不出來,什麼也想不起來,
但,我腦筋是滿溢的,滿到分不清哪些是我要字!
早已脫皮泛紅的雙手在水中流竄用力搓洗,
早已破皮發炎的頭皮在手中忍受刺痛侵蝕,
早已倦怠恍惚的雙頰埋在濕漉漉的手中痛哭失聲,
一幕一幕震撼心胸的畫面,不留情面向我襲來!
我不知所措,我目光呆滯,我沈靜下來,我痛哭失聲!
   
  早在去年的今天,見著病灶,卻任由它盤據大姐的心;
早在去年的今天,醫師開藥,沒療癒被病灶盤據的心,
卻療癒我們的以為病灶已走的心;
早在去年的今天,心有寄託,大姐樂當保姆陪孩子玩;
早在去年的今天,各司其職,全家和和氣氣笑談風聲!
   
  事有蹊蹺,家變樣了!
   
  謾罵,成了家中最常聽見的問候聲;
諷刺,任人憑任何違背判準的事說的話;
吼叫,被違背的判準慾求不滿藉此宣洩;
威脅,要息事寧人展現權威的最後手段!
   
  變樣的家,任誰也不想,任誰也不要;
變樣的家,是日積月累,是恣意妄為;
變樣的家,究是非善惡,無眾矢之的!
   
   
  昨日午時,提起話筒,掛在耳上,凝視模糊的數字板,
按下再熟悉不過的號碼,默念再熟悉不過的數字,
閃過腦海的是不再熟悉的臉龐,不再熟悉的心靈!
那頭的話筒響了,接的人是我想的人,閒話家常一下,
問起前一晚的相處,她說按表操課,沒遭謾罵威脅,
她,抽抽嗒嗒的哭了,哭出她的累,她的苦,她的忍!
   
  事情會好轉的,一句給了她也給了我對未來的期待,
期待再次的談笑風聲,期待再次的和和氣氣,
期待那些是永遠的,不變的,一直到終老,都是如此!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