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打電話向游泳池詢問關於展延孩子游泳長訓課程一事。未曾申請展延,只憑上課證上標示的期限,電話那頭的櫃台小姐非常篤定的說,我展延過一次。

 

 

  莫須有的指控,不服的我也斬釘截鐵地向她表示,如此的舉動我未曾有過,她且回應說,當時為我們辦理上課證的小姐已經主動為我們展延。那樣的結果不該由我們負責,我心裡想。上課證上明白列出我們各有一次展延與一次保留的權利,我向她聲明。

 

  稍候一會兒,詢問展延的理由之前,那名櫃台小姐卻接著詢問,怎麼從去年的九月開始已經到現在了課還沒上完?我輕描淡寫回應她,有時候孩子因著生病或有事纏身無法前往上課。令我訝異的是,以一付不可思議的口吻(果然是個還沒當媽的小姐),未抱同理心的她說,怎麼會隔這麼多次沒來上課?誰能預料孩子什麼時候生病?病多久?我也沒好氣的回她這番話。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