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7898_rotationsmalltag.jpg 

03/16/2010 地瓜煎餅  

 

  蜜地瓜是幾乎每次從清水婆家返回台中的路上,經過龍井時,必定會買的晚點。

 

  那一家攤子販售的蜜地瓜沒有比其它家特別,或便宜,只向她買,是因為熟悉的味道,與習慣養成之後逐漸建立的親切氛圍。老闆有時是阿婆,有時是自個兒的女兒,女兒有兩個,都出嫁了,她們的孩子都與勛和倩相仿,約莫是就讀幼稚園的年紀。其中一位女兒和兩個子女住阿婆家,是因親家在附近開工廠,圖方便,也好照應,很自然的婆媳親家間打成一片。另一位也住附近,有空也回家幫忙打雜。

 

  親切好客的阿婆,雖然明知我會搖手拒絕,只要看見我下車,她仍熱情的抽起一根牙韱,插中一塊滷的橙黃相間的蜜地瓜,要我親口品嚐。我總以很晚了,晚上吃太飽,或怕胖為由心領了她的好意,她也會笑著說淺嚐而已不會飽,也不會胖到哪裡去。見我如此堅持,阿婆如往常的縮回她的手,接著用夾子一個個夾起蜜到在攤子上頭日光燈的照耀下,依然透著油光的黃紅地瓜,有時巧逢時令,還能幸運的吃到較一般地瓜鬆軟且甜度略低,其擁有地瓜和芋頭混合口感的蜜紫地瓜。

 

  甜滋滋口味的蜜地瓜,是孩子愛吃的口味,我還是偏好忠於原味,光是直接蒸食或烤製,就已經夠讓我魂牽夢縈了,錦上添花的並不受我青睞,也不致拒絕往來。蜜地瓜一般是30元60元的賣,通常使用百元找下的金額,我會全數用來買以斤兩秤重的生地瓜。比起蜜地瓜,生地瓜划算多了。

 

  偶爾,人是需要甜食,滿足欲望之餘,也能振奮精神,或填補心靈空缺,有時也是一種習慣,與安全感。買蜜地瓜好像成為往返清水和台中時一定要做的事,不稍我提醒和詢問,也經常是孩子主動指定要吃的零嘴。這種心態與氣氛就好像早餐無論吃什麼,餐桌上一定要擺上一杯新鮮現煮的濾泡式咖啡一樣,如果沒有,今天的一切對我而言都不對勁了。有沒有吃,或有沒有喝完,並不重要,其實心裡在乎的是一個感覺,那是一個專屬於自己,突顯自我價值甚或優越感的生活態度。

 

  不過,滿足是一時的和短暫的。吃不完或喝不完的,怎麼辦?放隔日大部分食物的美味不增反減,即時就算冰過的蜜地瓜口味Q彈有勁,要以此打發孩子難"饞"的味蕾,可小看了他們敏銳的舌尖。再者,也不希望容易生痰的孩子食用過甜的食物,因此,今天早餐的菜單,除了溫牛奶與日前做的葡萄乾乳酪胚芽芝麻麵包,也附上蜜地瓜的再製品,地瓜煎餅,餵飽甜食的胃,也補足些許纖維含量,是道簡單且美味營養的早點,更適合充當餐與餐之間的小點心。

 

  材料,現成蜜地瓜250克,樹薯粉20克,太白粉15克,黑糖1大匙。作法,將所有材料攪拌均勻成團,分割成適當大小,搓圓壓平放入熱油裡文火慢煎至表面金黃焦脆即成。

 

  這款地瓜煎餅嚐起來與客家傳統番薯餅有異曲同工之處,很受孩子歡迎。我想,若煮成湯,一碗九份地瓜圓湯旋即不費力也完成了。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