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9226_rotationsmalltag.jpg 

03/29/2010 漢堡三明治  

 

  嚐一口只不過變了模樣的麥香雞,勛說非常嫩,我不禁想起適才發生的事,恍然,沒想到一個當媽的心原來這麼嫩。------03/29/2010

 

  做地瓜球時已現端倪,我卻不夠細膩的去察覺,感受,因早已完全沈浸於與倩一起待在廚房,享受她如何將一顆小圓地瓜團揉成一顆大地瓜球的美好氛圍。非以往,若是在客廳裡聽見我呼著呼著試嚐甫出爐的食物,勛總不忘蹦上蹦下的跳進廚房湊熱鬧,搶嚐一口新鮮滋味。今天,卻是在我呼叫了半天,他才意興闌珊的走來,問,吃什麼。表情木訥,慵懶,笨拙的用拇指和食指夾取還熱燙的地瓜球,一入口,啊的一聲,吐出來,唉呀,忘了勛的舌頭不勝燙呀!

 

  待涼幾秒鐘,唯一的地瓜球,他吃了。我和倩終於忙完,勛想去中庭騎腳踏車,我依著他。稍早,見他累的趴在沙潑上,我開始擔心。騎了一會兒腳踏車,把勛叫來摸摸背,檢視他流汗了沒,今天天氣又忽然豔陽高照,讓人捉摸不定的天氣,突然,我所有事都拿不定主意。怎麼,體溫偏高,聯想起樓上的一切,原來,是發燒的緣故,使勛懶洋洋的,提不起勁。

 

  催促著兩個孩子趕緊上樓,希望能在中午以前抵達小兒科診所順利就診。急,使人心慌慌,感受我的急躁,孩子表現的比平常反常,焦慮。最後,終於趕鴨子上架了,衝出停車格,穿過車道,越過鐵門,躍入街道,繞進位於小兒科診所的路旁,停好車,招呼孩子下車,我們一起飛奔進診所。還好,一切都來得及。

 

  醫生詢問狀況,瞧了瞧,摸摸,量量,體溫38.4度,偏高。以沒有嘔吐腹瀉為參考依據,醫生粗略判斷是尋常感冒,只要定時吃藥,少飲牛乳,和食用冰涼食物,且多休息就成了。醫生一邊盯著電腦打記錄一邊對不知是我還是勛說,接著詢問勛挖耳屎的意願。鮮少挖耳屎,且不喜侵入性接觸,勛起先一口回絕,不過,也在醫生和我的相勸,勛勉強就範,此舉卻促成了我認清一件事的導火線。永遠要有心裡準備,原本你以為的那個人其實並不是你以為的那樣。現在即使認清了,心裡難免失落,傷心,悔恨,疼惜。也幸好認清了,才不致折損孩子對病毒的抵抗能力。

 

  叮囑了挖耳屎過程的注意事項,見勛點點頭,醫生和護士像是說好似的,一人抵住頭,一人抓住手,利用一隻像鑷子的器具,前面有個彎勾,夾拾起右耳那一塊大耳屎,醫生開玩笑,現在是不是聽的比較清楚?!接著換左耳,但這次勛感覺不對了,可能有些刺痛吧,直覺反應就是抓住那一隻鑷子,突然,原本謙和有禮,對任何人有說有笑,是孩子心中的甲蟲醫生,這會兒生起氣,以指責訓示的口吻,叫勛別亂動,以免發生不測。醫生再試一次,一旁的我看的膽戰心驚,卻又不知該如何是好,勛又再一次的畏縮,醫生只好作罷。當時的氣氛鬼譎,且,我可以深切感覺到,醫生開始不悅。

 

  再次交待好事項,我們離開診間,到外頭等待取藥。此時,勛說肚子痛,也想起早上他曾經提及肚子痛的事,趕緊再拉回兩個孩子,向醫生問個清楚。都還沒摸著頭緒呢,醫生蒼促的好似想趕走一場午餐約會,只不過是廢物賭住腸道,回去儘量找辦法解一解就沒事。今早勛才解過,醫生不假思索的回,那就是沒解乾淨,才再回頭觸摸勛的腹部,見勛像條蟲一縮一伸,醫生肯定下手不輕,還惡人先告狀,惡狠狠的要勛別亂動。天啊,我怎麼讓孩子面臨這樣的窘境,讓自己陷入了自責與懊悔的深淵。

  

  領好藥,牽起孩子的手,時間來到午時了。我們走進診所隔壁一家素食自助餐,挑選幾樣時蔬為午餐應急。結帳時,甫放下便當盒於秤上,結帳人員問要不要飯,待我要反應,他不耐的口氣使我在掏錢包時抬頭看他一眼,要不要飯!不用。六十元。

 

  再次上車,迴轉,勛說肚子好痛想躺一下,我沒吭聲,倩問午餐是不是吃便當,我沒吭聲。

 

  我哭了......

 

  孩子的爸說的沒錯,有了孩子,母親是強者。但,他沒料到,當孩子受屈時,母親卻反而委身成為弱者。我不敢輕舉妄動,深怕孩子再次忍住折磨,受到傷害。

 

  不信任甲蟲醫生,我們決定帶勛去看另一位醫生,是原本便深受我們信任的醫生。除了交待不吃水果,不吃冰,不吃甜,多喝水,注意發燒外,且補充,他不會將退燒藥隱藏在白包裡。另一名駐診的女醫師也說,小孩子的耳屎不要經常挖,且如果挖不出來更不要硬挖,等孩子漸長,絨毛也漸長,自然會將耳屎排出。但是,若真的已經影響聽力,那就勢在必行。

 

  漢堡三明治僅僅將前晚漏掉沒吃的漢堡切成條狀,入熱油中小火慢煎至金黃,即成孩子的午餐主食。待嚐一口只不過變了模樣的麥香雞,勛說非常嫩,我不禁想起適才發生的事,恍然,沒想到一個當媽的心原來這麼嫩......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