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為何,勛和孩子的爸為著遊戲而彼此言語交惡。事後,經過審思,明白自己有錯,在被動道歉過後,勛邀請孩子的爸繼續進行未完的遊戲,但此時氣頭上的他說什麼也不要。------05/15/2010

 

  為找回爸爸的歡心,勛逕自取出一張畫紙,畫滿一至二十四的數字,接著,拿起那張畫紙,走向正背對著他而坐忙於安裝小阿姨電腦的爸爸,清清喉嚨,他說。爸爸,我希望你開心一點,所以我畫好數字請你玩丟沙包的遊戲。

 

  耳聞這番話,是孩子為讓自己開心而煞費的苦心,在鋼鐵表面的遮掩且勛的軟語呢喃下,孩子的爸早已耳軟,心軟了。

 

  這遊戲,勛指定,由我作陪,憶起勛的偏心,我可是半推半就的,與勛約法三章,得遵守裁判公正不阿的原則,才肯鬆口配合參與"希望爸爸開心一點"的遊戲。宣布遊戲正式開始,勛仍然難掩爸爸沙包丟出的分數比我高的喜悅,面露興奮之情,將下一次丟擲者的沙包遞給他。

 

  雖吃味,卻見著父子倆的情深,且勛因著達到爸爸開心的目的而找回目信與璀璨的笑容,雖不公,但享受他們從彼此的不悅到相視而笑的轉換過程。勛是這樣的,當自己或別人感到傷心,難過,生氣,失望時,不會放任不管,他會試著努力修好,直到彼此回復事發前原有的狀態,才肯罷休。雖然有時裂痕已然無法修復至平滑圓滿,但是他依舊相信,心會因此事過境遷的。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